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5. 酒窖里的第三个人

  自从第一次见伊芙琳,听她说起这种酒的时候,崔斯特就很好奇,这种酒到底是怎样酿造出来的。那酒确实很醇香,让人忍不住贪恋。

  “你真应该邀请我参观你的酒窖,因为我开始对‘她’感兴趣了。”崔斯特的话虽然示意的是酒,但眼睛看的,却是伊芙琳。

  “看来,我该把杰斯找来,让他把酒钱结一下了。”伊芙琳抱着手臂,装作威胁的姿态看着崔斯特。

  “你真不该提他。”崔斯特刚刚说完,杰斯推门而入。

  杰斯的状态不太好,崔斯特猜想应该跟他受伤的手臂有关。崔斯特转头对伊芙琳说:“美丽的小姐,现在结账的人已经来了,您可以不用再监视我了。”说完,补上了一个礼貌的微笑。

  伊芙琳识趣地离开了吧台,去整理酒架了。

  “说吧,怎么弄成这幅样子的?”崔斯特没有看杰斯。

  “昨天夜里,镇上用于开设银行的四箱金币被盗走了。”

  “那些贼呢?别告诉我,一群毛贼能够伤到身手敏捷的杰斯探长?”崔斯特虽然嘴上不信,但心里已经开始认真思考这件事了。

  “盗贼,只有一个人。”

  崔斯特眉头紧皱,此刻,他可以清晰地看见杰斯鼻尖上的汗珠。

  镇上开设银行是很早就开始计划的,只是因为向上级请示资金的问题,让这计划足足推迟了两年。

  “金币是月初的时候运到的,每天都有专人看管,一直以来都没什么状况发生。顺便说一句,你那的两枚也是其中之一。昨天夜里,存放金币的仓库传出了警报声。昨晚正好是我在带队巡逻,听到警报声时,我几乎没有犹豫就冲了进去,那时候金币已经不见了。”杰斯喝了一口酒,然后继续说道:“我当然知道要想运走那四箱金币至少需要二十个人。但是从始至终,不论是昨晚的人影,还是地上的脚印,都只能看出,对方确实只有一个人。真他妈的见鬼!”杰斯越说越激动,可见,他是打心底不愿意相信这件事。

  “那你是怎么被他打伤的?”

  “那家伙枪法非常准,他逃到后院之后翻墙跑掉了,从墙上跳下去之前,我清楚的看见,他就是瞄着我开的枪,还好我反应够快。”

  听完了杰斯的叙述,崔斯特的疑惑更深了。

  按照杰斯的说法,开设银行的事很多人应该都已经知道了,既然是早就盯上了这批金币,为什么不在刚刚运送到或者在运送的途中抢走呢?偏偏要等这么久,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崔斯特把疑惑说给杰斯听,杰斯有些惊讶:“听你这么说,你已经知道是谁盗走了金币?”

  崔斯特摇了摇头:“我只是猜到了袭击你的人是谁,至于金币是不是他盗走的,现在还不能下结论。”

  金币被盗的事,让崔斯特无法入睡,所以直到深夜,他还在街上闲逛。

  不知不觉,崔斯特又走到了酒馆门前,这么晚了,伊芙琳一定已经睡了。

  就在崔斯特准备离开的时候,他隐约看到了一个人影快速的钻入了酒馆的后门。

  崔斯特有些在意,但还是没有犹豫地就跟了过去。毕竟,那人的身影很奇怪,像是头上长着两只触角。

  门并没有关紧,进去之后,崔斯特发现这是一个平时放杂物的储物间。而在屋子的角落里,有一块被翻开的木板。

  跟崔斯特想得一样,这是一个地下酒窖。那些木桶摆放得很整齐,也并没有什么灰尘。崔斯特并没有点燃火柴,所以他只能靠手去摸。

  忽然,他感觉到有东西贴着他的脸划过,那是一把匕首。随后,一个人影冲到了他的面前。

  “亲爱的小姐,你的匕首如果再偏一点,你就再也见不到这么迷人的面孔了。”

  火柴的光束在两人中间摇晃,崔斯特这时才看见,伊芙琳的手中,还有一把匕首。

  崔斯特上下打量着伊芙琳,她只穿了一件睡袍,这让崔斯特更加好奇的向她的胸口多看了两眼。

  伊芙琳抬手将火柴打灭,然后向里面的木桶架跑去。

  当崔斯特再想追过去的时候,火光在旁边又亮起。只见伊芙琳依然穿着睡袍,却是从身旁的木桶架后走了出来。

  “怎么,这酒窖里有什么东西很吸引你么?”

  那声音,充满了诱惑。

Chapter 5. 酒窖里的第三个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