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4. 法外狂徒

  即使在平民的眼里,‘法外狂徒’这个称呼也有极强的威慑力,更不用提警员了。而在赏金猎人的眼里,那却是一块肥肉。巨额的赏金足够让猎人下半生丰衣足食。但事实是,敢于尝试的猎人几乎都没有了下半生。

  没错,不是全部。只有崔斯特是个例外。

  这个时候,如果说最不想听到‘法外狂徒’这个称呼的,除了有钱人,应该就是崔斯特了。

  “真是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他已经在酒馆坐了一整天,眼看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他想见的人却还没有出现,只有吧台上一束孤零零的花。

  “我好像真的需要那个叫‘好运’的东西。”他把最后一杯酒灌进嘴里,然后转身走出了酒馆。

  秋风轻轻地拂在他的脸上,他感觉清醒了很多。镇子依然像每天一样热闹,不对,好像今天格外热闹。崔斯特跟着喧闹声走着,很快他看到了喧闹的源头。

  那是一个流动的马戏团,几只简易的大号木箱格外显眼。观看的人大多都是小孩子和年轻的姑娘。他好奇的凑了上去,果然,伊芙琳也在,而且她还被小丑邀请到身边配合表演。

  没有人看得清小丑是怎样一次又一次地从伊芙琳的身上变出那种稀有花的。而那个卖花的小家伙看上去比任何人都开心,毕竟这样一来,他的花就不用愁卖不出去了。

  可能是在监室睡得习惯了,这一晚上应该是崔斯特睡得最差的一晚了。

  “早上好啊,赖账先生。”这是崔斯特推开酒吧门之后,迎来的第一句问候。而此时的伊芙琳是背对着他的。

  “我真的觉得你的耳朵应该跟我的是一对。”崔斯特笑了,昨晚的阴郁瞬间消散了。

  “所以,看起来是真的了?你真的光荣地被杰斯盯上了?”伊芙琳放下手里正在擦拭的酒杯。

  “不是被杰斯盯上了,而是被总探长盯上了。”崔斯特眨了眨眼睛,接过酒杯,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但是,我只跟他们说了‘法外狂徒’,他们就把我放出来了。”崔斯特故意压低声音说道。

  “这么说,你并不知道到底是谁杀了监狱长?杰斯如果知道你在骗他的话,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请你喝酒了。”伊芙琳说完就想离开,却被崔斯特拦了回来。

  “好了,我不开玩笑了。说实话,这案子真的让我很头疼。”崔斯特一脸诚恳地看着伊芙琳,她也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

  “有没有兴趣看一个魔术?”伊芙琳说完,神秘地笑了。

  就算距离只有三十公分,崔斯特还是没有看清,伊芙琳到底是怎样让那枚金币穿过玻璃杯底进入杯子里的。

  “这是昨天那位马戏团的小丑先生教给我的,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识破的。”伊芙琳骄傲的像一只高贵的天鹅,那样子,真的是把崔斯特的所有目光都吸走了。

  尽管被伊芙琳迷得神魂颠倒,但只要出了酒馆,他就立刻恢复了一贯的冷静面孔。

  他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来回忆一个‘老朋友’,格雷斯福。

  那个被称为‘法外狂徒’的男人,让他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这个男人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情。陌生的是,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见过他的样子,包括崔斯特。

  “如果他的刀再偏一公分......”崔斯特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处的疤痕,这是他作为‘例外’的标志。毕竟,那个生死之夜让他永生难忘。

Chapter 4. 法外狂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