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祺玉:“苏兄,不知对着戏有何感想。”

  苏韵:“看着就好,不必当真,人都说这女子悲哀,男子抛弃她,去享受荣华富贵,女子一人拉扯这孩子长大。却不知这孩子并非男子的,而是与他人苟且生下的,男子知道后非常生气,才休了女子,而后碰到现在的佳人。世人只知谁弱便可怜谁,却不知谁值得惋惜,谁值得怜悯。”

  祺玉:“哦,原来还有这层关系。”

  苏韵:“如果有人骗了你,你会怎么做。”

  祺玉:“若骗了我,我就不再和他相见。”

  苏韵:“哦,这样啊,不知祺玉兄骗我你的身份改怎么算了,老死不相往来。”

  祺玉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及站起来:“对不住,苏二公子,那日多有冒犯,还望海涵。”

  苏韵:“罢了罢了,人生在世小心些也好。”

  祺玉:“对了,上次公子说那弹琴的姑凉会去弹琴,祺某在那等了一天,也没见人影。”

  这会儿轮到苏韵尴尬了:“可能是有事耽搁了吧。”话语间时间就过去了,苏韵一机灵:“修云,我突然想吃梨糕了,你去帮我买一些,祺玉兄借你这木头疙瘩一用,去陪我家侍卫探探路可好。”看向云儿和金术,祺玉看过去说:“金术你就随苏兄说的去吧。”

  二人转身走了,她又回过神来继续看戏。大马路上,前面一帅侍卫,后面一柔弱侍卫,修云正眼泛桃花看着金术的后背,不料突然回头逮着正着。金术摆着一张冷脸:“你知道在哪吗?”

  云儿:“我知道,你跟我来就好。”二人去去就回,到了戏园子。

  苏韵看到戏看的差不多了便说:“这戏也看完了,茶水也喝的差不多,祺玉兄就此一别了。”

  祺玉:“若是日后有缘,我便请你喝茶。”

  苏韵心道还是别了,嘴上却说:“一定。”苏韵一等人走后,祺玉也走了。祺王府中,祺玉对金术说:“你觉得此人如何。”

  金术:“不做作,不讨好,不敷衍,有自己的见解,说直话,就是侍卫身手有点弱,还是可以结交的。”

  祺玉:“他知道我的身份也不讨好,不过也是苏家也不用讨好谁,唉,你去找下我书房珍藏的字画,送过去,说是赔礼。”

  过了几时苏然拿到字画,一脸诧异,随后便抬脚来了苏韵这。见人正在树下晒太阳说:“你可真悠闲,人家送东西都送到我这了,你还不知道了。”

  苏韵说:“什么东西,我怎么不知。”

  一摊开一副画,还是大家作。愣了一下然后就明白了。苏然嘀咕了一会儿说远离祺玉,女儿家不要跟男人混在一起,小心为上。就被苏韵赶走了,突然一想,那个祺玉好似还在等着自己在湖亭中弹琴了,哎,到时扯个谎说要搬去江南吧,只能这样了。

  到了初九这天,下午苏韵带着修云去了西苑湖,船未到亭中,就远远见到一袭白衣站在亭中,看到这,苏韵打了个颤,虽知道自己女儿装和画了眉毛和嘴唇的男装大有不同,缺还是觉得不妥,在回去怕是来不急了。

  靠岸后,苏韵走上船,先稍稍行了礼。

  苏韵:“不知可有空位让小女子休息偏刻。”

  祺玉:“小姐,请。”

  苏韵:“多谢!”

  随及云儿将古琴放在石桌上,然后苏韵扶手而起,苏韵弹琴,祺玉站在亭中手中一杯茶,苏韵后面站着一侍卫一丫鬟,这画面竟看起来一丝违和感都没有,有的却是一丝唯美,只是琴声中带着一丝伤感。

  曲终,祺玉:“小姐,好琴艺。”

  苏韵:“公子说笑了。”

  祺玉:“不知小姐芳名是?”

  苏韵:“公子就叫我南沐吧。”

  祺玉:“在下祺玉,我的母亲也是爱琴之人,不知小姐可愿结交一下,想必母亲会很高兴的。”

  苏韵:“那就有些可惜了,过几天就要随爹爹南下了,今日怕是最后一日了,今天弹的也是离别曲。”说着还扶手摸了摸琴。

  祺玉:“这样吗,着实有些可惜了,以后听不到这般好听的曲子了。”

  苏韵:“那我在弹一曲以解这离别的伤悲。”

  曲终

  苏韵和祺玉二人就此告别。

  这一日,修云随着苏韵出来逛街时,看到一恶霸踢翻在路边乞讨的碗,还出口恶骂圈打脚踢,出口阻止。

  苏韵:“住手,你们要干什么。”

  恶霸:“你是谁,多管闲事。”

  苏韵:“他还是个孩子,路边乞讨犯你的谁了吗?”

  恶霸:“老子看他不爽,怎么想英雄救美啊,少给老子在这逞英雄。”

  苏韵:“他们都是一些流离失所的孩子,若他人你的孩子走丢,也有人像这样伤害你的孩子,你作何感想。”

  恶霸说你居然咒我,大怒冲下人道给我打,苏韵及时出手护着那孩子,一边推着那孩向后,一边开打,和修云一起出手,快要结束时,又来了一批家丁。

  恶霸一脸恶狠狠的开口道:“给我狠狠的打,要你多管闲事。”

  混乱之中混进了二人,看清之后发现是祺玉二人,苏韵心想:真的背,又撞见了。这下立马解决了,苏韵转身对祺玉道:“多谢祺玉兄出手相助,苏某感激不尽。”话未落,只见祺玉拽了一把苏韵,只听一见闷哼。苏韵猛回头,祺玉的右手手臂上插了一把匕首。苏韵一时气极给了那恶霸一掌真真打的他倒地吐血。

  只见祺玉只手将匕首拔了出来,苏韵顾不得其他,从怀中掏出手帕,将祺玉的上袖扯的更大,用帕子包了起来。

  让金术把恶霸绑了起来,随后苏韵报了官,知府一看是祺玉,还出了血,两腿直抖。直到这时恶霸嘴里还骂骂咧咧说着什么,你们敢绑我,老子搞死你们。随后苏韵直接给了他一巴掌,让他闭嘴。

  苏韵开口对知府道:“想必来的路上知府就知道事情原由吧,至于他,还希望知府好好处理,我想上头也不感有人施加压力,不要让百姓失望,也不要让我们失望。”

  知府随后大喊:“来人,给我把他推出去打个四十大板,随后押进大牢。”

  随后苏韵叫来一辆马车,将祺玉送上车称他人伤好了,就请他喝酒,答谢今日搭救之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