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出山

  自我醒来到现在,已有数日有余,纵使我万般舍不得却也到不得不动身的时候了。

  出山这一日是个顶好的天气,因着此次出门乃是一趟颇费时日的行程,故而在临走之前我特意绕山转了一圈,见山谷外的业火焚的欢快,火势迅猛,直冲天际,便稍稍放宽了心。只要令丘的业火不灭,除了真正的大神通者,旁人怕是很难进得谷内。

  寻了一周发现没什么不妥,我便又在老蘅桐树下多瞧了良墨几眼,看看天色怕是不早了,这才依依不舍的挥手散了他的身影。

  我站在树下叹了口气,搂紧了刚刚巡山时搜来的一兜弼麒果,伸手捏了个决,唤来一片祥云,刚刚踏上去,余光撇见了老蘅桐树繁茂的树冠,我站在云端想了想,伸手折下一枝树杈来,这才转了方向,飞出谷外。

  然而不过半晌,我便遇着了难题。因我不知道纪渊所在的三十六重天该怎么走……

  这是我第三次出令丘,对于外间天地,我还是不大熟悉,我也不过飞了半个时辰,便被这方向难住了,只晓得要去陆苍梧那凤宫所在的丹穴山的方位需得西行。但是我要去的中方三十六重天却要往东南西北哪个方向去?话说,这中方到底是如何定义的?思来想去,一时之间,我竟连令丘所处的方位都有些辨别不清了。

  我四处望了望,但见云海浩渺,各处无甚差别,当下叹了口气,心头隐隐有些上火……

  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我总得想个办法,碰巧瞧见脚下是一泓辽阔天河,薄云缱绻间,隐见黛色山体绵延不休,秀美壮阔。于是便停了行程,搭了半个云头歇脚。

  我悬在这方碧波之上愣神,偶有几缕清风拂过,带动我身下的云头晃动,我半椅着身子,颇是享受。飘忽之间,猛的想起之前呆在山中看仙志录时,书中曾有一处提过一物,名为迷谷,说这树长的像构树却呈现黑色的纹理,且通身光华四射,若折了它的树枝佩带在身上,便可使人不迷失方向。这东西倒是与我现下这情况甚是匹合。我约摸记得那书中说这迷谷树长在南方鹊山系第一座山头上,那山好似叫作招摇山。

  可……若我真有这么好的认路本领,我也就不会坐在这发愁了……

  我又长长叹了口气,正坐在云头上抓耳搔腮之际,忽的见远处那方天河之上有一黑一白两个身影,虽说那二人离我远了些,但得亏我一双鸟眼瞧的清楚,那二人立在天河之上,气势有些骇人,就连上空的祥云都被吓得不剩一丝,瞧这架势,这黑白二人似乎是要打架,哦不,切磋……

  我心中欢喜万分,终于遇见了两活物,看那二人气势拔宏,定然不是寻常小仙,我只需下去问一问路,便可解了这燃眉之急。

  忽的又想起这二人正在打……正在切磋,定然是不能被旁人打扰的,我若是现在下去问路,只怕那二人会合起伙来打我……思虑了片刻,觉得甚是有理,于是我便摆正身姿,有些肃然的端坐在云头,耐心的等着他们切磋完,顺便给他们当个观众,给这二人加加油……想罢,便从袖口里掏出一枚弼麒果,就着身上的衣裳擦了擦泥……

  天河之上,那二人似乎已经对视完毕,赛前缛节也应当是行完了,那白衣仙者微微一动,还来不及看清,身影却已经到了那黑衣仙者的跟前,黑衣仙者也微微抬了手……

  嚯,看这修为,这定是一场大戏!

  如此精彩的时刻,自然不能错过分毫,我坐在云头上有些激动,握紧了弼麒果,眼睛刚刚睁大,视线却被那白衣仙者急转直下的身影吸引住,只见他头下脚上直直的冲着耸起的山脉飞了过去,不消片刻,他落下去的那方山林腾起一片不大不小的蘑菇云……

  切磋结束。

  这……

  我坐在云头上有些戚戚然,低下眼瞧我那还未送到嘴边的弼麒果,觉得这场比试结束的忒快了些。可惜了我将这果子擦的这般干净……

  不过转念一寻思,这也挺好,现在我便可以过去问路了。我把果子随手一塞,站直了身子,便摇晃着迎向了那黑衣仙者。

出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