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寻法

  三界六道,十方诸佛,凡是褪去本形凡胎的生灵,都有可能凝炼魂魄为仙骨,成就神体,然享齐天之寿,共日月同辉。

  仙有仙骨但无魂魄,所以神仙一旦逝世,只得化做一抹清尘,一缕青烟,世间便再难觅踪迹。但是人、妖却与仙大为不同,他们自降生或幻化之时,便由三魂七魄凝聚成肉身,一旦魂魄消散,肉身便再无生机,但是魂魄若是没有化为气泽,便能被有心人寻得修复,再有个重生的机会。良墨生于令丘千年未能修炼成仙,仍是幻化成形的妖灵,所以才在散尽修为之时,与凡界人类一般,先消散魂魄,因此,我才得以用鸟丹封住他剩余的精魂。

  但是我一睡八万年,这时间于仙来说不过尔尔,可对于良墨散于天地的孤魂来说,却是极度漫长的时间。

  这八万年的时间,先不说这一魂一魄散于何地,单说与肉身分离了八万年,这魂魄是否化为了天地之间的一抹气泽都很难说。我现在虽有救他的铿锵意志,但是真正要从何处着手,一时之间,却实在找不出个法子。

  令丘此时就我一个活物,实在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与我商量对策,我阿爹虽有大神通,但是他最是遵从造化,他离开令丘时便与我说过,自身的劫数姻缘皆由天定,需得让我尝试尝试,才不算白活。所以,他出谷时一并将谷内的活物都遣散了出去,现在想要找他,只怕是更难。而我又极少出山,令丘之外所能认识的,只怕五个手指头都凑不齐。陆苍梧是断然找不得的,宸姬与我更是死对头,余下的,就只留个打了几次照面的纪渊了。我与他不算熟识,实在不好意思就这样鲁莽的去求人家帮我。

  我蹲在衡桐树下苦思了半日,仍是没能想出个好法子。南山中谷的条风不急不慢的拂面而过,头上枝叶奏出轻快的声响,一时之间,我内心却是满满的挫败,活了几万年的时间,怎的就般无用?

  想想自己活过的这几万年时间,我似乎除了为那段一厢情愿的情爱徒惹一身伤外,真的是半点长进也无,害得良墨被封了八万年,如今,我却又连怎么救他都不晓得。

  我起身,聚了一丝灵力注入树身,良墨的脸缓缓显现在我眼前,我静静看着他在树身内沉睡的俊脸,斜飞的长眉似乎还带着一抹笑意,比之记忆中那个张扬放肆的少年,此时此刻,他倒是有了点沉稳与温柔。

  “良墨,我是不是太没用了?至今都想不出个法子救你,以往那些日子真的算是白活了。”我看着良墨的脸轻声道,记忆忽的飘回几万年前,那时良墨初初化形,正值令丘三月春来,而此时再看良墨,他似乎与那时别无二致,只是却被天意捉弄,生生划开一道万年的长河,我伸手抚上他的眉眼,说道:“令丘如今又入深春了,你还记得你初次化形时看到的景色吗?定是上苍眷顾着你,八万年来,令丘景色未变,等你醒过来,第一眼瞧见的,定然是你熟悉的。”想了想,又说:“对了,令丘南山的那块荒地还没耕呢,你打赌输给了我,醒来后可别赖账。”

  我对着良墨显现在树身上的残影不停絮叨,自己也不晓得要同他说些什么,只是想跟他说话,心里不知是悲伤还是寂寥亦或是其它的什么,一团乱麻似的掺在一起,压的我胸口闷闷的。

  我一直不停的同他说话,良墨的眉眼实在太过温柔,我说着说着却忽的落下泪来,一时忍不住俯身趴在了衡桐树上,隔着树身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似乎这样都能感觉得到他的体温,与八万年前他抱住我时一样温暖,我泪眼朦胧的道:“良墨,你等着我,等我回来救你,等你醒过来,我再不欺负你了,什么活都不让你干,你就陪我说说话就行,现在令丘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不知道抱着良墨自言自语说了多久的话,待我好不容易平复心情之后,令丘天色都已渐暗。我最后看了良墨几眼,觉得时间再不能耽搁,是时候该收拾一下准备出山了。

  都说这浩渺天地之间遗存着数万神兵利器,有些是父神在世之时一手打造而成,有些则是沐着天地之气幻化而生。

  当年父神劈开天地所用的巨斧亦是天地气泽幻化成形的神器。所以,若是要救得良墨,我觉得需得寻上个有通天法力的宝物才是解决问题的上上之策。但是这宝物到底是与一般的物什有些许区别,最主要的,还是这宝物万年难觅其踪。我怀里的这颗琉璃心与封住良墨肉身的老衡桐树都算得上是上古的神物,但是,却都派不上用场。因此,我要找的这宝物还必须要有个凝魂聚魄的功效。

  以前良墨曾同我说过,除了诸佛居住的西方极乐天外,四海九州之中,当属中方九霄三十六天的主君天帝坐下能人异士最多。数万神兵利器,我自然不可能一一知晓它们的用处,但是我可以去九重天上找几个大神通帮我,亦或是帮我出个主意,告诉我怎样才能招魂救人也行。

  纪渊乃是三十六天天帝膝下的玄孙,找他帮忙自然是最好的。想着他此前还曾在狻猊一族动乱之时救过我一命,怎么也算是个救命的恩人,就冲着这一点,我也应当去拜访拜访才是。

  当然,求他帮忙只能算是报恩之时的一个不情之请……

  借着调理身子的机会,我又在令丘多呆了几日,每天除了陪良墨聊天,便是看看山中的景色,因着我体内的琉璃心再次跳动,也唤醒了山中同我一起沉睡的数万生灵,令丘此时已经鲜活的一如万年之前。

  出山之前我坐在衡桐树枝上俯瞰整个令丘,令丘的春季是最美的,火蛇草的种子新生,淡淡的绿色夹在一片火红之中,显得奇异而梦幻,这样美的景色,却因我的过错而停止了整整八万年,不知,山中的灵物可曾怨我?

  我将怀中琉璃心吐纳出的灵气收进广灵珠里,然后施法让珠子同衡桐树的气泽联系在一起,这样便可以借着衡桐树上古的神力催发广灵珠,释放出收入进去的灵力,以便于山中灵物进修。这样,我便可以放心出山,再不会因为我的离开而让令丘再受重创。

  临走之前,我又从良墨的肉身中抽出了一缕精魂,将它封在我左手的一串念珠中,如此我便能感知良墨肉身的变化,念珠的颜色由红变浅的过程,便是良墨肉身所能维持的时间。一旦念珠没了颜色,良墨的肉身便散了。

  我站在老衡桐树下留恋的看着良墨沉睡的俊脸,余光恍惚中瞟到一侧树身上浅淡的划痕。

  “我既媚君姿,君亦悦我颜。”

  这是陆苍梧当时在令丘时,我与他一起刻上去的,思绪不受控制的悠悠飘回那个时候,陆苍梧曾在这树下教我念这首《定情诗》,念到这一处时,我赖着他,非要将这句诗刻在衡桐树上,以证明我们之间的情缘。右手似乎隐约传来一阵热度,像极了陆苍梧那时握住我右手时的温度。

  我伸手抚过那些浅淡的划痕,再抬手时,树身上光洁如新。

  陆苍梧,你我之间已成陌路,既然这样,不如就当我们从未遇见,那些你给我的温柔,权当是我过往做的一场美梦吧。此后,再不论恩怨,你我之间,断个干净。

  只是,记忆深处为何总能听见声音?是谁笑声泠泠,语气满是欣喜的重复着:“我既媚君姿,君亦悦我颜。”?

寻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