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纠缠

  我倒在良墨的怀里看他一张俊脸全无血色,我知道他生气了,于是趁着身体还能动,我努力伸手攥拳打在他胸前,同他打笑道:“良墨,你若是愿意在我死后给我立个碑,我就告诉你,我的那些酒都藏在哪。”他却握住我渐渐滑落的手,语气带着我不曾听过的抖音:“手怎么这么凉?别说话了,我带你取取暖,一会就好了。”我在他怀里轻轻摇头,他像是没有看见一般,抱着我极快的往山里走,走了几步,却突然停了下来,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抱着我颓然的跪在地上,声音带着痛苦:“怎么会这样?你去了哪?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样,汐禾,你再忍忍,我马上就……”我打断他的话,被他的紧张烫出了眼泪,我说:“良墨,我救不好了,你抱着我看看令丘吧,这的样子,我可不能忘啊。”他呆了半晌,突然笑起来,声音已然没了刚才的恐慌:“谁说救不回来了?有我在呢,怕什么?令丘你是忘不了了,只是,别忘了我就行。”我突然觉得不对,伸手紧紧攥住他的衣袖,来不急仔细去想便急声说道:“良墨,别,你别、这是我的劫数,和你没有关系……”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一团红光紧紧的锁在里边,红光里满是充沛的灵气,正横冲直撞的冲进我的身体,快速的修补我的伤势,我突然之间发现,这是良墨再用毕生的修为为我续命!

   我在红光里不停的拍打,企图冲破结界,但是身体太过虚弱,这根本就毫无意义。但是我不能让他做这么傻的事,毕生的修为啊,他还未修成仙体,若是都给了我,他怕是要代我去死了!我在结界中冲他怒吼:“良墨,你疯了?做什么傻事,快放了我!”他却笑了笑,声音穿过结界,模糊的震痛我的耳朵,他说:“汐禾,几千年了,你怎么就没能看出来呢?你才是我的劫啊。”我听着,忽然愣住,他手中的动作没停,翻手又结出一个印,脸色却越来越苍白,我听见他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散开,朦胧的像是出自南山中谷的条风,他说:“汐禾,授人以名,便是授人以情。我若是死了,你还会记得有一个叫做良墨的花妖吗?他见到你的第一眼,可就再也没能忘了你呢……”

   万万年的时光咻忽而过。

   此时,我坐在万年之前搭建的茅屋里头,跟前破败的小木桌上摆了一罐子刚刚挖出来的新酒,存了万万年,隔着罐子都能闻到它的香味,很适合怀念旧事的时候喝。事情到这里似乎就可以结束了,我抬头望了一眼天色,此时此刻的天,可和良墨消散之时的天色不一样,那时候,天阴沉的要命。

   良墨用尽了毕生的修为为我滋养了体内的琉璃心,补了那一碗心头血,当我从红光中艰难的爬出来时,良墨的肉身已经快要散了,我抱住他的身子哭的撕心裂肺,他已经没了力气,只余一双眼睛紧紧的看着我,我想,他应该是舍不得我。于是我抱着他,同他说了好多的话,我说:“良墨,你总说我笨,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可是,我怎么值得呢?”我说:“良墨,你还记不记得?你未化形之前,还是一朵红花的时候,我还曾折了老树的树枝替你挡阳光呢,因为那时候,就你开的最美最好看。”我也学着他的样子笑着说:“你也别怕,我也可以救你,等等我,你就当是睡会。”

   当时,良墨的灵气滋养琉璃心还不到半个时辰,我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取出了我体内的鸟丹,放进了良墨的身体,然后将他封进了衡桐树的树身里,但还是有些晚了,他的一魂一魄先我一步离开良墨的肉体飘散在了天地之间。我也因琉璃心复苏需要过度吞噬灵气而进入了无休止的沉睡。

   这一睡,就是万年的时间,如今我再醒来,不知今夕何夕。

   我伸手又为自己添了杯酒,然后探头去看罐子,发现居然还剩了大半,恍然觉得这万年的时光也就不过如此,回忆起来竟只需要几杯酒的时间。

   令丘自我醒来便缓缓的恢复了生气,我这一边饮酒一边想想陈年旧事也就不过半个时辰,我探头看了看茅屋外头的景色,极远处的天儿显出微末的红色来,应该是令丘四周的业火已经开始重新焚烧起来了吧。回忆那些旧事,我只想给自己提个醒,此次醒来便是新生,莫要再尝情爱,给自己惹不痛快。

   罐子里的酒香顺着暖风幽幽的飘散开去,想起陆苍梧在令丘山中之时同我说过,酒虽香但却不能贪杯,可我现在醒过来却一时之间不晓得自己要做些什么。以前阿爹阿娘不在的时候,有良墨陪着我,良墨走的时候,陆苍梧又来了,哪怕是万年前那伤情的几百年时间里也不曾像现在这样,一颗琉璃心空空荡荡的找不到个安放处。

   我对着酒罐子发了长长的一个呆,终于想起一件天大的事情来!我得去找良墨散掉的魂魄!

   我伸手拍在自己的脑门上,睡了这么久,不会是把脑子都睡得傻掉了吧?

   但这也不能怪我,出山去找良墨的魂魄要筹备的事情太多,我在喝第一杯酒的时候其实还在思考怎么才算是个万全的办法,可等第二杯酒下肚就不知道怎么的开始回忆起我那些匆匆逝去的青春年华了……酒当真是个误事的东西!

   我急忙把那半罐子的酒封了口子,然后抱在怀里头走出茅屋,想着这酒虽然误事,但是无聊的时候还是可以拿出来喝喝解闷,我还是把它重新埋在树底下免得浪费了。

   老衡桐树离茅屋其实很近,但是我还未沉睡之前,同良墨在这茅屋之前又搭了一个棚子,不仅挡住了大半的视线,又要多绕一些路,怀里头的酒罐子说沉不沉,但说轻也不轻,我想了想,便提起力气一个纵身从上头飞了过去。

   老衡桐树渐渐露出大半,宽大繁密的枝叶随着条风左右晃荡之时,却意外的显出一个人形来。

   我在半空看着,惊的我差点摔下来,一颗心突突的狂跳,心想,莫不是良墨也同我一般,睡了万年自己苏醒了?

纠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