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突变

    人的一辈子不过须臾几十载,那仙的一辈子能有多长?我没算过,但是当我被困在狻猊族的寒冰狱里时,我觉得自己的命是真的快要到头了。

   这令丘山之外的世界,真是太大了,这捉摸不定的天数似乎也比我在山中的那几千年时光来的更频繁。

  我也不晓得自己这命数怎么就这样波折,我拖着一颗被情所伤的心正打算狼狈的回到令丘时,却不知是何原因突遇凶兽狻猊,可怜我寡不敌众,被他们生擒关了起来。

  被困在寒冰狱里受千年寒气侵体之时,我也时常再想,这样的苦难加之遇到陆苍梧是不是上天安排给我的一个劫?若真是这样,我想我会好过一些,毕竟这只是一个劫数,若是渡不过去,也怨不得别人。只是,我有些想我阿爹阿娘,想良墨,想令丘。

   我自小生在令丘,这山四周万丈高的业火焚的令丘从无冬日,因此造成我从小怕冷的身骨,纵使是令丘入夜那微微的凉风,都叫我抱怨,可我却被困在寒冰狱里整整一个月。

   这寒冰狱的寒气实在厉害,纵使我心里揣着父神的一颗琉璃心,挺了半月也还是吃不消了,左肩的伤势似乎已经恶化的更加严重,我开始混混噩噩,即使偶尔的清醒,我也觉得,自己怕是熬不过去了。

   我每日被冻醒又被冻晕,我不知道自己是醒着还是昏迷的时候在做梦,好在狱里开了一扇小窗,我还能靠着透过窗子的微微日光来做简单的判断。

   那日的日光刚刚透过窗,我迷糊的转醒时听到外边守卫的小兵在那里闲聊,凶兽特有的沉闷嗓音嘶哑着传来:“你说,咱们现在守的这个小仙能有用吗?那凤族的帝君会因为她来闯咱们的地魔宫?我怎么觉得,还是劫了那个新帝后比较靠谱省事呢?”另一道声音带笑传来:“怎么,你没听说?这小仙可和那新凤君的关系不一般,早前还拦了婚仗呢。不过啊,狻王早就计划好了,这只不过是个引子,要是那新帝君真的来了地魔宫,刚好是丹穴山兵力薄弱的时候,然后就让藏在祁迷山后方百里的兄弟一起开攻,到时候一定能擒了那新帝后。无论哪个,他都得乖乖就擒,只是看看这两个女人,他到底会先救谁了,等着吧,最多不过两日,一定有消息。”

   我那时若是有力气,我一定冲着他们大喊,告诉他们抓错人了,我在陆苍梧那里毫无意义,充其量只能算个旧人。赶紧把我放了,我要回家!但是我的灵气消耗的实在太严重,睁开眼睛都成了问题,我想着,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是两日,醒来时小窗无日光。隐约能听到外边混乱的声音,我挺着力气爬到狱门边上查看,却发现这监狱里边居然连个守门的都没有。

   我不想死在这么个寒冷的地方,我觉得我要死还是死在令丘会比较舒坦。我趁着守备松懈,寂出全部的力气和法术打开那个狱门,小心翼翼逃走的时候,仍是听见那些狻猊凶兽嘶哑着大骂,陆苍梧的名字幽幽飘进耳朵:“他*的,陆苍梧怎么就这么狡猾?明着要来地魔宫救人,居然打着幌子跑去了祁迷山,现在好了,计划这么久,全打了水漂,也特么不知道毕方鸟的公主长个什么样,怎么就这么宝贝?”

   我隐在他们身后,闭紧嘴,放缓呼吸,一颗琉璃心千疮百孔,我虽知道陆苍梧是真的对我无情,可是,我却不晓得,他连救我一命都这般奢侈。我那般一厢情愿的爱上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喉头一股腥甜上涌,却被我紧紧关在嘴里,嘴角细细流下的鲜血,让我在这魔宫里第一次感觉温暖。

   好在我逃出去不久遇见了纪渊,我求他将我送回了令丘,当我再次回到令丘,见到良墨时,我只能靠着琉璃心为我吊着的一口气勉强同他说话。

   我看着我离开不过半年的令丘山,火蛇草显出颓唐的色泽,天色是低迷的灰蓝,良墨的脸色苍白的几近透明。我的眼泪突然不受控制的落下来,我终于明白,我到底错在了哪里,不是我一厢情愿地爱上陆苍梧,而是因为情爱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我居然为了陆苍梧,抛弃了令丘山谷中靠着我一颗琉璃心存活下来的数十万生灵,我这般狠心的抛下他们,比之陆苍梧,我更加残忍。

   我艰难的伸手抱住良墨,将脸深深的埋在他的胸膛里,我听见自己闷闷的声音,:“良墨,告诉我,你耗了多少修为才帮我救了令丘?”他的声音柔柔的,没了往日的笑闹:“不过半载,不妨事的。”

   我在山谷中整整养了一百年。

   这躺在石床上的一百年里,我几乎逼着自己不再去想陆苍梧,也是在这一百年的时间里让我明白,原来,忘记一个人比爱上一个人更难。

   我的身体算不上大好,左肩膀上的伤口留下长长的一道疤痕,从锁骨一直蜿蜒到胸口,身上的琉璃心也只是勉强恢复了一些灵气,我用自己一颗鸟丹缓慢疗伤,将琉璃心的灵气悉数散到了山中,以供灵物修习化形,但是好在我已经可以同良墨不费力气的说笑了。良墨陪在我跟前,一百年里几乎就没离开我超过半个时辰,我身体渐好后同他打笑,说他像我阿娘,可就连我阿娘都不曾这样着紧我,他这样倒像个过分护崽的母鸡。他却从来都是用一种我瞧不清楚的眼神看我一眼,然后深深的朝我翻个白眼,道:“你若是我生的崽子,我怕是不会让你活到今天了……”

   “……”

   良墨卸了半载的修为为我护住了令丘,又细心照顾了我整整一百年,我不晓得怎么回报他的恩情,只得每天勤勉的帮他分担家务,我想,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就算没了陆苍梧,总还有良墨陪着我,我一点也不会寂寞。

   春去秋来,火蛇草几度摇曳,转眼又是五十年过去。我回到了数千年前的生活,每天坐在衡桐树枝上抖腿望天,伸长脖子看远处的良墨为我找果子,似乎一百五十年前的那些事全然没有发生过,从来就没有一个叫陆苍梧的少年郎来到令丘,也没有人冷着一张俊脸却语气暖暖的叫我:“汐禾……”只是偶尔失神的时候还会觉得,天边有只五采芳华的大鸟盘旋着落在我身边。

突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