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缘浅

  一直晓得我是个没什么慧根的神仙,参悟不透佛法,更是明白不了天意。

   遇见陆苍梧后,我才更能明白,天意实在难违。

   我在令丘魂不守舍的等了三日,终究还是抵不住内心的惶恐,趁着良墨不在的时候偷偷跑出了令丘。

  全然记不得山中灵物全靠我一颗琉璃心过活。

  我早已顾不得令丘四时之气的运转,管不得山中大小生灵的沐修,万事万物都敌不得良墨那句‘凤凰一族的新帝,名叫陆苍梧的,过些时日要娶了毕方鸟一族的宸姬公主’一话来的更让人心惊。

   此前近万年的时间里,我从没有出过令丘,对于山外的世界,我陌生的很,我不知道陆苍梧所说的丹穴山在哪,也不知道要找他应该是从东南西北哪个方向寻起,但对于未知的恐惧都被急切寻找陆苍梧的心情按压下去,我急切的想要证明良墨口中的陆苍梧另有其人,而我心心念念的陆苍梧断然不会抛下我去同其他女子成婚。

  我兜兜转转找了许久,最后由着天意指引遇见了纪渊,他是中天龙族帝君膝下最小的孙子,此次凤族新帝大婚,他奉了天帝的浩旨,前去观礼。

   我跟着他一路西走,路过夹阳,灌湘,鸡山……行了整整两千八百万里才见到了他,见到了我心心念念的陆苍梧。

   墨发星眸,沉稳淡漠,是我熟悉的脸。可此时他却穿着一身大红的喜袍,过于浓烈的颜色衬得他的冷眉微微挂了暖色,身下一头玄色的麒麟配着盘旋于他周身引颈长鸣的五色神鸟,龙章凤资,天质自然。他身后是绵延十里的锦绣红仗。

   时间赶的刚刚好。这一天,我方到,他新娶,分秒不差。

   我拦在他身前,隔着十臂远的距离呆呆望着他,我一脸狼狈,满身风尘,我在心里暗喜地期盼着,他会跳下麒麟跑过来抱住我。

   他却坐在麒麟上,冷冷的将我望着。

   我看着陆苍梧,望着他微冷的双眸,我突然感到害怕,一颗心从来没有这般跳过,扑通扑通,似要跳出我的胸腔,我怕良墨的话是真的,我怕他真的不要我了,我来不及责问他为何突然离开,只颤抖着声音对他道:“苍梧,我等了你好久,你怎么没回来呢?”

   他一双眉眼未动,出声冷冽:“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说:“我来找你,他们说你要娶妻了,我不信,所以……”

   却有人出声截断了我的话,声音柔柔弱弱,像是风吹流云于天边漫过一般,:“这位仙子,我毕方鸟一族与凤族缔结百年之好,这事可是儿戏不得的,今日这般样子,仙子瞧着,可还有什么不信的?”女子自玄色的麒麟后面现身出来,顶着巍峨华贵的凤冠,额前的流苏摇曳不停,大红喜服的裙摆在她身后拖的长长的。

   我晓得,她便是宸姬公主了,陆苍梧十里红仗迎来的妻。

   她转头看向陆苍梧,泛着水光的一双杏眸里满是疑惑,转头问我:“只是,不知仙子今日前来所谓何事?现下这般样子实在冒失,是与苍梧相识的朋友?若是方便,还请告知,酒宴虽薄,但也可以多备一副碗筷。”

   陆苍梧还是看着我,漆黑的一双长眼里却夹着淡淡风雪:“不过一个旧人而已,不必麻烦了。”

   不过一个旧人,而已。

   我念着这句话,反复几遍,一颗心像被刀子划了一般,疼的我几乎窒息,可我仍不死心,因为我不信陆苍梧这么快就忘了我,忘了我与他在一起的那两百年时光。我哽咽着问他:“一个旧人?那我与你在一起的那两百年呢?你全忘了?”

   他身下的水麒麟躁动着打了一个响鼻,我听见他声音冷冷传来:“我不曾对你有过任何承诺,你走吧。”

   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带过我与他两百年的光景。

缘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