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旧事(2)

  遇见陆苍梧时,良墨这个没什么上进心的妖已经离开令丘外出浪荡潇洒去了。我因揣着一颗琉璃心,担着山中四时时令的运转和山中大小生灵的命,只得无奈呆在山里看家。是以,陆苍梧来的时候,整座令丘化了人形的活物,就我一个。

  陆苍梧跟我说,他要找衡桐树的枝杈,用以躲避历劫的天火,希望可助他顺利涅槃飞升,为此他在外间已经寻了百年了。我当时听了不仅深信不疑还挺同情他的,觉得他这只凤凰不仅是个冷面鬼还是个有洁癖的。

  大多凤凰涅槃飞升之时,需得承天火三道,过则生,败则灭。天火需得应劫之人受了才行,衡桐树枝最多保个凤羽不被业火焚烧罢了。他却为此找了百年,真是执着。

  后来我每每闲来无聊回想这段过往,总觉得,若是良墨能晚走个两三百年,结局定然不会是现在这个形容。我也不至于蠢到这个地步。

  天意,果真难测,竟到了如斯地步。

  阿爹跟我说,六道众生,轮转四生,循环三界,六道轮回爱为根,故六道众生是有情众生。我深以为然,本着这个友爱的原则,并不刁难他,当下折了树枝给他。看着他离开的时候,我觉得这只是万年仙河中的插曲,却没有想到,不过月余,我就在令丘一座山谷中捡到了一只烤焦了的凤凰。

  那时的陆苍梧,狼狈死了。浑身的凤羽被业火烧的漆黑,不仔细看,就像一只褪毛的乌鸦。我晓得,怕是这只凤凰刚刚历了劫。凤凰涅槃,天火携雷。他应该是被天雷的威压击的神识有些涣散,我把他从山谷中拖回来时,他一直昏迷不醒。我把他留在我的洞口里休息,有时也用些浅薄的灵力替他滋养神识,他一直睡了近半季的时间才悠悠醒过来。天劫难渡,他虽然醒了过来,但是一时半会还不能幻化成人形,我便每日从山中找来弼麒果给他吃,凤凰应该是不吃这种果子的,只是,令丘除了这个就只有火蛇草的种子了,我私以为,这弼麒果可比种子好吃,他倒也识时务,半分也不挑剔,只是每每吃起来总是皱着个眉头。

  那段时间,他作为一只狼狈的丑凤凰,也没少被我嘲笑。

  那段日子过得和顺舒畅,我白天就带着他在衡桐树上的窝棚里吹风,要不就到山谷中寻找火蛇草新抽嫩叶的种子,令丘没什么好看的景色,只有在夏初的时候,火蛇草新生,才能显现出一种极淡的绿色,血红淡绿,远远的看过去,也勉强算是一道奇景。令丘晚上无月,黑的跟陆苍梧烧焦的羽毛一样,无聊的紧,陆苍梧一身凤羽虽被烧的漆黑,但是御寒的功能还在,我便靠在他身上打哈欠,第二天却总是在他的羽翅下醒来。

  又不知过了多久,他身上原本烧焦的羽毛褪去,重新长出五彩芳华的凤羽,在他到得令丘的第二年秋天,重新在我面前幻化出了人形。

  长眼薄唇,风流俊美。当是翩翩少年郎。

  自他幻了人形之后,他也并没有立即离开令丘,而是留在了这里,和我一起欣赏了山中四时变换两百余年。虽然还是一副冷面鬼神的样子,但却细心教了我许多山外的东西。

  我不晓得他作为一个已经涅槃飞升的神仙,怎么会那么多的人间把戏,但是我阿爹同我说,世间万物,凡是生灵者都有自身的造化,我想,他应该是一个将自身造化同人间烟火味联系在一起的神仙,所以当他教我怎么生火做饭,怎么酿出美酒,怎么搭个茅屋御寒的时候,我都细心的一一学了。虽然做饭烧了他的袍子,又时不时偷喝他新入地的花酒,劈了他伐来当房梁的圆木当柴……但是,他从未生过气,而是沉着一张俊脸扶着额头带了一丝浅浅的无奈,柔声的喊我一句:“汐禾……”整整两百年,他一直陪着我,教我过着凡世烟火气息的日子,直至我爱上他为止。

  天知道,爱之一字,毁人不倦。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爱上陆苍梧的,在此之前,阿爹阿娘也从未清楚的为我讲解过,我只能在良墨给我找来的话本子上模糊的了解,看过的话本子基本一合就忘,只得一句话烙在我的琉璃心上。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当我醒悟我爱上陆苍梧时,我的心情,我至今都记得,那样的欢喜,又那样的羞涩,现在想来,我都觉得自己那时的样子真是好笑到了极点。

  因为,当我想和他一起携手同渡漫漫仙河时,他却突然不见了。无声无息,毫无征兆的。

  接下来的事情似乎有些伤情,当然,这只是对我来说。

  对于陆苍梧的消失,我一开始并不觉得害怕,因为我想他生在令丘之外,定然是有些事情要处理的,等他无事,必然会回来,我想他同我一样,想要和我一起执手偕老。

  我想我想,当真只是我想,一厢情愿。

  我盼着他回来,这一盼就是许多年。直到良墨回到令丘。

  他从山外回来,听了见了许多奇闻异事,他不嫌麻烦的一一同我说来。那时,我们坐在我和陆苍梧一起搭建的茅草屋里头,不远处便是那棵老衡桐树,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听他念叨,看着那棵老树,想着前些日子,我拉着陆苍梧一起,在这树身上刻了字做见证,一颗心又扑通的快了些

  良墨在一边喝我新酿的酒润喉,说我总算出息了一回,居然还能弄出点有滋味的水来,我听了朝他翻个白眼,继续想我和陆苍梧的事,想着前前些日子,我和他还一起编了个同心结挂在了这茅屋的房檐下,我斜眼瞧了那同心结一眼,脸瞬间就红了。

  良墨在一旁看着我甚是奇怪,伸手在我眼前晃荡一圈,说:“你这脸红个什么劲啊,这凤族的新帝,娶的又不是你。”我被他一晃招回了神,回头问他:“什么凤族的新帝?凤族的老帝君呢?怎么这么快就禅位了?”良墨伸出一只手盖在我的脑门上,疼的我直呲牙,他有些气愤的道:“我说了这么些许时间,你竟然神游去了,我说的是凤凰一族的新帝,名叫陆苍梧的,过些时日要娶了毕方鸟一族的宸姬公主,凤族的老帝君,听闻已经陨落了。”

  良墨后头说些什么,我听的不大清了,只知道,有一位名叫陆苍梧的凤族新帝要娶妻了,娶的是宸姬,而不是汐禾。

  屋檐下的同心结随着条风左右晃荡,我的一颗琉璃心也七上八下的没个着落。

旧事(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