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旧事(1)

  都说前世因,今生果。我虽然没有轮回转世一说,但是我想,若要说清楚我和陆苍梧之间的过往,还需要往前倒溯个万八千年的。

  彼时,我才刚从我阿爹那里承袭一颗琉璃心,管理令丘也不过就是千年的光景。阿爹阿娘早就耐不住,双双跑去了南荒过起了二人世界。

  令丘山自洪荒伊始便是一座大火山,自从阿爹避世,来到这山上蜗居后,便靠着父神羽化之时留给他的一颗琉璃心,用其庞泽的灵力滋养了山中的草木,山上的花草生来便有灵智,可以顺着四时之气,经万年太阳灼照,同其他洞天福地的生灵一般顺利化形飞仙。

  良墨便是自我接管令丘后以自身灵气孕育出的第一个花妖。这名字还是我给他取的。

  但这只大红花化形而成的花妖实在是不思进取,经过了近千年的时间,依然没能历经天劫,飞升成仙。白白辜负了我为他取名的一片恩情。

  话说,这山上虽有草木,但都是惹眼的红色,阿娘怀我的时候,脾气暴躁的跟吞了令丘业火似的,死活非得要看翠绿的草木,天天念叨,又哭又闹的,逼得我阿爹实在没有办法,只得上天入地的去找,游访八荒,寻遍九州,才再一处上古遗迹中找来一棵衡桐树,将它种在了家门口。

  这衡桐树是上古神树,性喜浴火,但偏生得通体翠绿。我阿娘瞧着心喜,便在树上头搭了窝棚,我便是在这棵老树上落地。

  听我阿爹说,我们颙号鸟一族,是远古神袛凤凰一脉的分支,虽然没有凤凰他们那般扬名四海,但是也是远古神袛的遗存。大洪荒时期,天下大乱,我们一族大多应劫消亡,如今,却只剩我们一家了。所以阿爹几乎避世不出,将自己关在令丘山。直至我长大,阿爹才放心的携了我阿娘跑出去逍遥。

  我随了阿娘的性子,对这棵老衡桐树喜欢的紧,天天坐在树枝丫上晒太阳,我以为自己就应该在这样的生活中消磨,但是,天意却安排了我遇见陆苍梧。

  陆苍梧的本身便是一只华光流彩的凤凰。他迢迢千里自丹穴山来到令丘,为的是可以寻得一枝衡桐树的枝杈,来帮他化了天劫,顺利涅槃。

  在此之前,我不曾出过令丘,这山也不曾有外人来过。是以,陆苍梧是我长成千年以来,见的第一个外人。

  令丘山四周业火,直焚天际,除了我们颙号鸟,想来也只有凤凰一脉才能进的山来。

  我第一次见到陆苍梧的时候,令丘已经入秋,绵延无尽的火蛇草摇曳着抖落畜养了一个夏季的果实,赤红色的种子被中山的暖风吹拂着,纷扬了整个令丘。我照例坐在衡桐树的枝丫上抖腿望天,一只五色芳华的火凤便这样撞进我的眼里。

  他缓缓落地,流光的尾羽划过天际时,火蛇草逼人的赤色生生被他压的暗淡了下去。他在我面前现出人形,是个风流俊美的少年郎。

  当时我瞧着他,感觉他美的像是衡桐树万年沉淀的碧色,使人目眩神迷。

  他自落地幻化后,便一直瞧着这棵老树,一动不动,但是我坐在树上看的清楚,他一双好看的长眼里满是警觉,大概是觉得这树周围应该有个什么机关、猛兽之类的,所以他站在那观察情况。

  我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好玩的紧。虽我阿爹曾和我说过,凡世间大补之物,百步之内必有剧毒,但是我们一家却不是那般小气,我阿爹说了,能跨过业火进入山中的,无论为何,必然都是天定的缘分。于是,我在树上喊他:“喂,不用看了,没什么要紧的。”

  应该是我说的太过突兀,他又太过警觉,不想被我这一声吓了一跳,他抬头闻声看向我的时候,都有点呆了。我被他的样子逗得笑个不停,却见他在树下一脸的严肃,沉闷着声音问我:“你是谁?”

  在这山中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问我,我仔细想了片刻,道:“我,我是汐禾。”

  然后又想了想对他说:“也是一只大鸟。”

  想来,我居然是从见到陆苍梧的第一眼开始就在向他示好,从一开始到结束,一直都是。

旧事(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