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华如丝

苍华如丝

一问尘缘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方醒

  我缓缓睁开双眼,入目得是苍穹浅灰的色泽,伴着纷扬天地的大雪,一起迎接我的苏醒。

  令丘大雪,千年的奇景。这样迷幻般的景色,确实应景。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想来应该是一个沧海桑田的时间,否则,令丘这个地方,不会有这样的天色。以前,这的天儿,都是蓝的刺眼。

  我动了动身子,躺的太久了,弄的我僵硬的不知道怎么翻身,感觉像是万万年前,刚从阿娘肚子里生出来一样。

  但是好在我凭着一股坚韧与伶俐,终于在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学会了翻身。我扭动着下了玉床,见我平躺的四周已被白雪覆了一层,昔日火蛇草炙热的红色已经被盖了个严实,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究竟睡了多久。

  岂是一个沧海桑田便能了事的?

  令丘山四周多火,万年不息。如今,却是大雪压青松,如果没有个万把千年,这里必然不是这样一个景象。想来,是因为我睡的太久,灵气单薄,难以维持山中时令的运转,才让这座多火的大山落魄至此,竟被大雪覆了生机。

  我站在玉床边上缓了缓身子,转眼打量了一圈,见我沉睡时躺的玉床在一片大山谷下,洞口开在最上方,我抬头看了看,有些奇怪,是谁将我放在了这里?我若是没有记错,我神力散尽,即将沉睡之前,应该是在那棵老衡桐树跟前,陪着良墨才对啊。我呆了一呆,沉思了片刻,却实在想不出个结果,我心下宽慰自己,怕是睡的太久,忘了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也是有的。

  我正打算在歇上一会,却是转瞬之间想到了良墨,我不禁有些担心,不晓得这么多年过去,那只花妖的肉身还实在否?也不晓得我的鸟丹到底管不管用,别就是晚了这一小会,那花妖便散了个干净,这三千大千世界,数十亿凡尘,我要上哪收集他的魂魄?当即,化了鸟形,扑棱着朝洞口飞去。

  令丘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我按着记忆走了一圈,山还是那个山,草还是那个草,树也还是那个树,只是少了点生气,多点了白雪,其他的都正常。

  身侧一棵色泽沉碧的老树上积满了细雪,树枝上的叶子却未飘落,只是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有些暗淡。这山里的一切像是被时间抛弃了一般,几万年除了多了一些雪,竟然同我沉睡之前一模一样。但我晓得,沧海桑田变得不只是我的心。我伸出手摸着老树树身上深浅不一的纹理,忽然觉得有点迷糊,这万年前发生的事,是不是我沉睡时做的一个梦呢?

  树身上有着浅浅的划痕,历经了万年风雨,竟然还这般清晰。我瞧着,眼前就忽然浮现出一个影子,生生逼得我的心抽了一下。

  天色将晴未晴,但大雪已停,南山中谷的条风已经开始缓缓的吹出了,我摇头好不容易才按下心中翻涌的情绪。抬头看这棵老树,衡桐树通身碧绿的色泽在此时的天色下显得有些暗淡,我挑起一缕灵力灌注到树身上,片刻,缓缓显出一个人形。

  红衣墨发,是记忆中良墨的脸。

  我盯着那人影仔细瞧了好生一会,才终于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这只花妖还没有散没了,我一颗琉璃心倒是可以放下了。

  万万年的沉睡,良墨的样子还是没有变,神色安稳,长眉微斜,似乎即刻便能在我眼前醒来,然后风轻云淡的同我打声招呼。

  我盯着良墨瞧了好久,看他的肉身实在,还未有消散的迹象,看来,我的鸟丹还是有点用处,但是,过了这万万年的消磨,只怕也挺不了多久了,若是不能寻得他飘散的魂魄,良墨的肉身迟早还是要散的。

  四海八荒,六合九州,哪怕踏足饿鬼畜道,只要能寻得良墨的一缕魂,我都要去试试才行。

  因果循环,这是我欠下的债,我定然是要还的。我隔着树身轻轻抚上他的眉眼,想着若是没有那场劫难,若是我没有那般愚蠢,良墨现下,怕是逍遥的很,又怎会在这衡桐树里被封得上万年呢。

  我叹着气又转头看了看四周,睡了太久,怕是令丘的样子我都有些忘了,我还需在重新看看,看看从前那些草木,忆忆往昔的人与事,毕竟有些前尘旧事还需得回忆回忆,哪怕再不堪也要给自己提个醒,留个教训才行。

  我刚想动身,却忽的听见身后有人叫我,声音被风吹的有些朦胧,听的不太真切。

  我才睡醒不久,脑子还是浑浑噩噩的,这声音听着熟悉,但是我却一时想不起来,于是转身看向身后。

  天色终于在此时放晴,遮天的乌云缓缓散了开去,自云缝里透出一缕光来,刚巧打在眼前人的身上,照亮了他的脸。浓眉墨发,一双好看的长眼似敛了满山的雪色,他望着我,微蹙的浓眉显得俊俏的不行。

  我瞬间被钉在了原地。

  是他!怎么会是他?我呆呆的看了好久才终于肯定。无数的情绪潮水般涌来,夹杂着过往,雷霆般的敲打着我的心。思绪百转千回,最终沉淀为一个名字:陆苍梧!

  前尘往事云烟般过眼。我站在他面前看了许久,他也没有说话,就那样站着任由我打量。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但是,我猜应该是平静的。

  他还是老样子,看来时间过的再久他也不会变了,还是一样沉默冷静,不动声色。我在心中感慨。

  不知过了多久,还是陆苍梧开口打破了沉寂,他的声音沉沉传来:“汐禾,你终于醒了。”

  我不知道我应该弄出什么表情,大概是睡的太久,面部肌肉有点僵硬,我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只得扳起脸来沙哑着开口,:“陆苍梧,我说了,你我在不相见。”

  我转身就走,他还是站在那里没有动,风中隐约传来他的声音:“汐禾……”

  白雪此时已经融化,脚下的火蛇草突然开始大片大片的生长,就像千万年前的记忆一般,挣扎着冲破禁锢。

  何为宿命?如此一梦,万年长久,怎能醒来的第一眼就见到你?陆苍梧,你我之间为何仍是剪不断?

方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