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洗三

  转眼间就到了谢绵骐和谢绵骥兄弟洗三的日子。因着谢世成离家多年,总是有好事的人反复编排,为了堵住外面的悠悠之口,谢大将军对外的说法是,谢世成带着夫人外出游学去了。如今这游学归来,又恰逢双生子之喜,理所当然的这洗三礼办的是不能简陋了。

  况且,谢世成是谢大将军的独子。谢夫人沈令茹也是沈家的嫡女。都是当朝重臣,想要来贺喜的人自然是络绎不绝的…

  “娘,是女儿不孝,您可别哭坏了眼睛。”谢夫人带着哭腔说道。“你还知道叫我娘?”来人一身深色罗裙用金丝镶边,暗纹绣着牡丹,牡丹本是华贵之花,穿在这妇人身上却多了端庄之感。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两鬓几丝白发却是出卖了她的年龄。这便是沈令茹的母亲沈夫人了。“便是出了门子,就不认娘家人了不成!你和谢家这小子这些年来在外隐姓埋名,也不知道受了多少苦,都瘦成这样了…”沈夫人本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如今看见女儿竟也是忍不住眼泪了。“娘,都是女儿不好,当初闹得实在是不像样子,夫君他也是没有办法,他一露面,第二天保准就被他爹抓去参军了…”

  沈夫人听罢,也就渐渐收了眼泪,情有可原她不是不懂,只是还是心疼女儿罢了。“罢了,等过几日你出了月子,给你祖父和你爹请个安去,不然实在是不像样子…别看你爹不说,心里可不知道怎么担心你呢。”“是女儿不孝…”“对了,我的宝贝外孙女呢?”“估计公爹正带着阿九认人呢,采星去带小小姐过来,给外祖母请安。”

  出了院子便是人声嘈杂的了,阿九被谢大将军带着认了一圈的叔叔伯伯,却是一个都没记住。“呼…总算是逃出来了。”阿九掏出小手绢,像模像样的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这群叔叔伯伯可真是热情极了,想到刚刚有个大概是叫什么翰林院侍读的,一下把自己抱过去,若不是祖父阻拦,还打算亲自己一下…阿九打了个寒噤,想不到古人也都这么“热情亲切”啊。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是小鸟的声音?阿九走着走着便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细细弱弱的,不留心倒是听不仔细。阿九心声好奇,寻着声音绕到树后。“谢家阿九,好久不见。”

  本以为是落在地上的小鸟却摇身一变变成了个小小少年,惊的阿九有些回不过神来。“你…你是那天坑里的小弟弟!”“…”小小少年傅瑾言有些哭笑不得:这人认亲认得真是熟练自然啊…“你怎么会在我家啊?”“自然是来参加你亲弟弟洗三的…”傅瑾言很认真的强调你亲弟弟几个字。阿九恍若未闻,想到上次自己救了他,他却还欺负他的救命恩人,阿九就气不打一处来。

  傅瑾言却是不管面前糯米团子样的小姑娘对自己摆黑脸。今日她穿了件鹅黄色的长裙,金丝绣花,梳着整齐的双挂髻,越发显得她柔弱可爱,即使摆出最冷漠的神情,也不过像是撒娇的小猫一样。“我记得你今年是五岁了吧?”还未到韶年的傅瑾言不懂什么是喜欢,只知道一向早熟寡言的自己,却总是忍不住的想欺负面前这个团子样的小姑娘。小阿九虽然还对上次他掐自己脸的事耿耿于怀,但还是装不出任性生气,只好不情不愿的答道:“算你猜对啦!”

第十一章 洗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