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3.引君入香堂

  周简:“妈,我想结婚了,和白筱,成一个家,我不想再等了。况且,你不是也一直催我的吗?”

  周简满含期待的眼神,让白筱的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像是人生的某件大事突然降临,

  即将接受被结局审判的她,纵然是一早就有了准备,今日席间,周简也已经做出了承诺,

  可是此刻,她还是有些忐忑,像是被扔到了空中,怕掉下来时无着无落,摔得面目全非。

  江淑芬显然一早就了解自己儿子的坚定,她不置可否,脸上也是密不透风的淡然,可那一双眼睛流转的光,无时无刻不透露着一颗善于伪装的心。

  白筱在片刻间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心想不如以不变应万变。

  周母:“傻孩子,妈妈这也是为你打算啊。”

  周简:“那就好,我最想要的就是你的祝福,我么多年,咱们母子相依为命,现在我们三个人一起。”

  白筱被握住的手传来周简的力量,让她摇摆不定的心找到方向,她此刻无法权衡,也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才会又一次让自己进入这个漩涡。

  她爱周简吗?白筱扪心自问,答案不容置疑,早到不知道是她年少时的那一天,“周简”这个名字,就成了她流年中的一道刻痕,经年累月,用光阴浇灌,不曾停歇,无法磨灭!

  可是,她突然间想起十一年前的那些不堪往事,一阵恶心猛然涌出她的心头,生生掐断她的一切念想……眼泪就要翻滚、迅猛而出。

  无法再坚持,再自欺,再自己骗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江淑芬徐徐开口,声音在夜灯的光晕下像一条游走的蛇,吐出信子,荼毒着这个晚夜不安的梦:“儿子啊!妈妈自认为已经足够容忍……没有在你们进门时,就把她从从这里赶出去。我一直压着不提,真当我瞎吗?”

  周母突然起身,绕过桌子快速将周简的衣领掀开,一条骇人的疤撕开了此刻的时空,江淑芬和白筱又一次不约而同的眼睛忍不住的红了一圈。

  白筱再也坐不住,迅速从针板般的椅子上弹了起来,椅子发出清脆的擦地声,片刻后归于沉寂。

  就在这时,周母语气粗励的叫住她:“白筱!你就在哪里,我倒是想和你们评评理,试问天下那个母亲能不心疼自己的孩子。你看看,这条疤,是因为你留的吧。你叫我怎么坦然的接受你……

  周简:“妈!好好地,说这些干嘛?”周简语气不悦,那知周母听后态度更甚,凌厉俱增。

  周母“周简!你闭嘴!当年的原因,我万般追问,你就是不说,如今你回来了,”

  周母目光聚回白筱身上:“你倒是来说一说,你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儿子,害他差点连命都没了了?为什么?那以后,他又不要命的找你,找了那么久,你都杳无音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好容易从阴影里走出来,你倒好,又回来了!这怎么让我不怀疑你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又来兴风作浪!作为一个母亲,我真的看不出你有多爱我的儿子,你又有多得体大方,可以和我的儿子在一起,共同承担后半生的风风雨雨!”

  半刻的沉默,两个女人像是雨夜里对峙的两艘货船,在漂浮的大海上看不清暗沉的表情下的暗流涌动,白筱始终没说话,周简却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忐忑显而易见,不停的请求母亲不要这样,可周母并不买账,反而因为周简不停为白筱开脱而点着了一样,已经渐渐转为愤怒。

  周母:“白筱!你倒是说话啊!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如今回来又是为什么?哑巴了吗?”

  白筱依旧如磐石般的沉默,她的内心正在被撕扯,鲜血淋漓,却没有出口。

  周母继续发力:“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周简的命都差点折在你手上,怎么还有脸,出现在这里?”

  “怎么还有脸?怎么还有脸?怎么还有脸?……”这句如魔咒般又如诅咒的短短五个字,彻底击溃白筱的防线,也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周简已经盛怒:“妈!……你不要说了,你不知道她有多苦,而且,白叔叔也刚刚过世了!”

  与此同时,白筱用力挣开紧握她的周简的手,快步冲向门口……

  “白筱!”周简厉声呼喊,她已经顾不上什么,怎么还有脸还待在这里?

  冬夜的冷风嗖嗖,一瞬间让她全身的细胞骤然清醒,然后是潮水般的自嘲涌向心头,眼睛几乎不变事物……跌跌撞撞,没有方向。

  周简不顾江淑芬的制止,甩开母亲紧握的手,快速冲向门口,电梯已经在他面前堪堪关闭。

  深夜的街角寂静无声,他在原地打转,用眼睛搜索此刻空荡荡的世界,仿佛天地间一切都消失了……

  周简不敢停留,略作判断,朝着面前的一条路急步而去。

  时间真的让人变得足够强大吗?可以用它流水无痕般的长袖善舞拨弄是非,消弭仇怨吗?

  时间真的足够宽容吗?可以在无声无息中流失掉那些斑驳的暗影,让人不计前嫌,坦诚以对吗?

  还是时间本就是这世间最锋利的武器,伤人于无形,不管是多年前,还是经年后,都可以让人在时间里找到彼此作的茧。

  大概等到彼此老去的那天,我们都不能完全明了,时间根本就是一个自称能治百病的庸医,却无法自医的病入膏肓,它临终前夕,总是用无数人的时间为它陪葬!

  入夜的墓园暗无天光,白筱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像是一步步的靠近深渊。

  看守墓园的保安大概正和家人手机视频,被突然出现的白筱吓的差点丢掉手里的电话,

  但他很快认出来人的父亲刚刚下葬,墓园的管理条例并没有规定不允许晚上扫墓,他不再做多打量白筱,与她讲话白筱也不理会,小伙子也许早就见惯了被死亡打击后的人生百态,遂不多话,开了门让她进入。

83.引君入香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