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4.下言久别离

  白筱陡然脊背发凉,下意识后退一步之际,周简已经反应迅速的将她一把带到自己身后,

  与此同时,周简已经迈上前一步,站在白筱身前。

  白筱在他身后瑟瑟发抖了一秒,用手捂住嘴巴,才能压下自己一瞬间的恐惧,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明明锁好了门,要是在她手里冷硬的触感让她更加清醒,

  他现在周简背后,看到面前黑洞洞的巨型门洞,仿佛随时能够吞噬他们。

  周简已经向前迈了一步,现在走廊与房间之间,

  白筱恐惧未消,伸手抓住他的衣摆,示意他不要去,

  周简回过头看他一眼,用眼神回应她,然后推开她的手。

  白筱紧张的站在原地,想打开手机,又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万一是毛贼,开了手机看到他们的样子,反而不好。

  况且周简已经走了进去,万一伤着他……一时间她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周简很快适应了室内的黑暗,眼睛习惯了环境,这是他年少就生活的地方,

  清晰的印象早就刻在他的脑海里,他凭借记忆轻车熟路的靠了过去,一寸寸捕捉着危险的气息,

  室内有阳光晒过后混杂着栀子花的味道,有空气从窗台掀开窗帘流动而来,

  却吹不散一股浓浓的刺鼻气味,似乎很熟悉,却又一时分辨不出来是什么……

  随着窗帘的摆动,室内本就暗沉的光明明灭灭,

  他慢慢靠近,也同样否决了开灯,他一个男人置身于何种境地不重要,

  可他的心里脑海全是在为白筱打算,经过餐桌时,他顺手拿了桌子上的一个物件,

  是一个花瓶,黑魍魍的室内让周简能听到自己轻微的脚步声,和白筱并不平稳的呼吸。

  他在原地站立下来,想通过听觉来判断是否有危险,

  忽然,有更为轻微的脚步声靠了过来,周简屏息凝神,

  像旁边迈了一步,挡在通往白筱的路线上,手紧紧的握紧,全身的肌肉都蓄势待发,

  就在他思考如何应对的间隙,那脚步声消失了,

  下一秒,一盏明灯在头顶亮起,目光所及之处,都被温暖的光笼罩,

  周简一回头就看到白筱的目光,带着一丝坚定和担心,

  只不过一眼,白筱就又别开目光,然后周简看到她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他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发现并不宽敞的室内,

  虽然看上去并不凌乱,可仔细观察,就能发现明显被人翻动过。

  白筱已经上前去查看被翻找的地方,周简快速在室内搜索一遍,

  没有人……但有人来过,房间里满满的陌生人的气息,以及物品被翻找过的痕迹……

  下一秒,周简就注意到老旧的地板上杂乱无章的洒落着一滩滩水渍,

  紧接着,他的头皮发麻的意识到,刚刚哪些怪味道,正是地上的“水渍”散发出来的汽油味道!

  周简扭过头,就对上了白筱的目光,四目相接的瞬间,两人都明白了这汽油的“意义”!

  有人想在这里寻找什么?没找到……所以想要销毁他要找的东西,

  可是他又突然改了主意,在房间里淋了汽油,却没有继续下一步……

  究竟是为了什么?周简警惕的查找着四周,白筱的表情亦是一片沉寂的整理着物品,虽然不动声色,

  可周简了解,她一定不是对这件事无所谓的,她的内心,也许有着不少于周简的震惊和愤怒……

  可周简从少年时就知道白筱的心性,越是让她在意、气愤的事,她反而越平静。

  周简适时的阻止了她,白筱背对着周简,停了下来,却没有转身,

  周简:“筱筱……报警吧。”

  多余的话,周简没有说出口,但是他心里明白,这件事并不像是简单的毛贼入室盗窃,

  门锁完好无损,室内被浇灌了汽油,显然是有人有备而来,可从白筱刚刚整理物品时可以看出,

  并没有贵重物品丢失,且白筱和白父常年生活拮据,

  若是有人求财,绝不会选择他们这样的人家。

  可如果不是求财,那么来人又是为了什么呢?

  周简不禁觉得费解,可是他忽然想到白父的离世,

  隐隐约约间,他总觉得这件事和白父有关系,

  而且,这件事并不能随着白父的离世而尘归尘,土归土……

  他不禁担忧白筱的处境,有什么是用死亡都无法解开的结……?

  而更显而易见的是,这个没有随着白父死亡结束的结,现在落到了白筱头上。

  有一会儿的静默,周简才发现白筱的脸上已经淌出两行清泪,

  他的心中好像被塞进两把尘埃,说不出的难受,让他的眉头紧绷。

  他拉起白筱的手,也不去擦她的眼泪,白筱的情绪又到了崩塌的边缘,

  但无助的隐忍并不能缓释这一刻她对现实的怀疑,

  究竟是谁?究竟是为了什么?就这样轻易地拿走可怜的父亲的生命,

  就这样将她的人生里所剩无几的亲情劫掠一空,

  她此刻站在无比熟悉的家里,却没有一丝一毫安全感,

  可是她还不能嘶喊,无处反击,这让她一瞬间全盘否定了自己的一切,

  这世界凄苦、暗黑,没有人知晓她是如何度过那些没有一丝光亮的日日夜夜,

  当她咬紧牙关,撑着肩膀,用力的去和生活切磋,认真的与命运抗争,

  可无论她多努力,多用心,却始终在生活的股掌之间……

  她想用力的哭喊这不公,这厄运……但最终她还是让自己沉默,

  白筱不禁在心里自嘲,大概这是她自己所剩的唯一风度了。

  不论生活如何狗血,如何满地荆棘,她都一步步的踏过来了……

  电话很快接通了,荀警官的声音听上去还很清醒:“喂?你是哪里?”

  白筱用平静的声音将发生的事告知荀放,掐断电话,她脸上的泪痕已干。

  白筱转身:“走吧,离开这里,去吃饭。”

  周简在心里叹一口气,更感叹白筱的坚韧,这些年……他似乎再也没有见过比白筱更像一根蒲草的女人了。

  周简先一步走到门边,示意白筱,他依旧走在她身后。

  车子再次划过黑夜,白筱坐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

  周简也只是认真的开车,等白筱反应过来,车子已经上了一条陌生的滨海大道,

  白筱从座位上坐直身体,看着车窗外,不等她开头,周简先她一步,道:“去我家,太晚了!”

  白筱依旧沉默不语,她还在心里拉锯着是否可以走进周简的生活……

  真的就这样被挾裹着向前,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让他为自己继续付出吗……?

  心里的天平快速倾向否定,可车子已经停在了一个安静的小院前的草坪上。

  白筱懊恼自己刚刚没有及时拒绝,她在座位上犹豫一秒,

  周简已经从一侧走过来,为她拉开了车门。

74.下言久别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