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9.三五明月满

  一时间室内的气氛急转直下,周简还没搞清楚状况,

  就看到白父又是几口血喷出来,然后身体一软,就要不好,

  白筱惊吓难当,已经变了语调,唤着白父,

  宋天也已经上前两步,站在了床边,一脸严肃。

  几乎是同时,荀警官已经捡起地上的记录簿,

  而周简则冲出了病房,对着走廊的导医台大声呼喊,很快,走廊里响起急促的跑步声。

  室内的人很快被请了出去,主治大夫姜成也迈着风一样的步伐晚一步走进病房。

  白筱立在走廊沉默不语,眼底已经擎着眼泪,

  荀警官看她这幅模样,有些讪讪的收回来到嘴边的安慰,

  终归是自己牵连着白父出此意外,刚刚那吐血的情况,

  怕是不太好,如果老人家,是因为自己心急,让他受累配合有个三长两短,那他可真是罪孽深重了……

  想要帮助人,不曾想操之过急,反而连累了这对父女。

  荀警官此刻站在白筱一侧,脸上涌出深深的忧戚和自责,

  一低头,脸色更是郁闷,刚刚白父笔画过的地方,此刻殷红一片……

  白父本就病重,下笔轻浅,笔记簿合上的瞬间,血渍晕开,如今,那浅淡的比划,什么也看不清了。

  周简一转头,就看到荀警官正埋头沉思着,眼风一扫,他已明白了大半,

  荀警官怕是想要着急回去,想办法保留笔记,可此时此刻走,又有些不近人情。

  周简:“荀警官,这里有我在,你有事就先忙去吧。”

  荀警官感激地看他一眼,他知道周简是给他一个离开的台阶,

  否则,白父的情况无论好坏,都与他有着不可推卸的关系,

  他不是不想留下,也不是怕负责任,而是真的需要回去实验室,

  把笔记簿交给技术员处理,不知道能不能保留下来有用的只言片语,

  其次,白父比划的“杀人”,他一直也耿耿于怀,究竟是什么情况,他说不好,

  而白父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如果……他手上的笔记簿就变得很重要,

  显然此刻就在在这里,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垂危的老人身上不太明智,

  好在周简善解人意,他立刻借坡下驴:“那年轻人,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得赶紧回去一趟。”

  他边说边扬一扬手里的记录簿,又对白筱道:“丫头,对不住了,我再来看望老人家。”

  不知道白筱有没有听到,她只站在病房门口,关切着她的父亲,没有回应。

  荀警官也不计较,转身快步离开了,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角落里的宋天和周简,

  距离隔得不远,可周简分明看到荀警官想说什么,可话到了嘴边,他又转身继续离开了。

  他一瞬间想起白父刚刚那个怪异的举动,心情有些闷滞,

  回头望一眼,宋天依旧站在走廊的天光里,背着光,有些沉寂,

  他注意到周简在看他,回过头看他一眼,又将目光投向白筱站立的门口。

  三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周简的心里并不好受,

  他不理解白父刚刚的行为,自己也没有什么冒犯到他的举动,

  可那个笔记簿是实实在在朝着他扔过来的,他不由得有一点沮丧、灰心,

  本打算等白父身体好点了,和老人家说一说他和白筱的事,

  可如今看来,他要走的路,并不平坦。

  正沉思间,白筱道:“你们回去吧。”她没有回头,语气却是毫无波澜的平静。

  两个男人都没有回答,但都明白她的语气里,是不由分说的坚定,在赖在这里,会适得其反。

  宋天已经先一步开口对白筱道:“那你自己注意,我再来看望叔叔。”说罢看一眼周简,就转身离开了。

  周简在原地站立片刻,白筱的背影瘦小挺拔,就在他面前,触手可及,

  可此刻他却没来由的心里没底,白筱爸爸一定要好起来,一定要好起来……他不禁在心里默默祈祷。

  忽然面前的门推开了,护士和医生陆续走了出来,主治大夫表示白父咳血并不严重,

  主要是老人情绪波动,腹部的淤血咳出来也好,但不能让白父再受到刺激。

  白筱听着医生的嘱托,很是用心,周简的心放下一点,但并不平静。

  医生离开了,他望着白筱走进病房,想开口,她却始终没有回头。

  白筱的背影消失了,周简才迈开脚步,朝着出口走去,离开前,他又去了一趟导医台,

  问了一下白父的治疗费用是否还有余额,索性又充了一些,才悻悻的离去了。

  走出医院,太阳已经被乌云笼罩着,冬日的下午,没了阳光,

  天就像随时都会黑了一般,死气沉沉的没有温度,周简将手插进大衣口袋汇入人流。

  他没有回公司,而是去了律师方平哪里,想请他找找秦华的资料,

  白父刚醒来之际,他们之间的相处还算正常,周简理解他望向他的眼神,

  包含了太多欲言又止的东西,他期待着,白父能早些好起来,

  他时常走动着,让他们的关系更加融洽,也为他和白筱之路铺路,

  可白父忽然的怪异行为,让他措手不及,又困惑不已。

  重逢后的白筱本就对他冷淡,如果白父不赞同他们,他的这条路,恐怕漫漫无期,

  周简越想,眉宇间越森寂,或许,症结就在白父写下的字里行间上,

  也或许,那个管道工秦华,知道些什么,否则,他为何在警方的限制自由下逃逸了……

  不知不觉,车子就到了方平事务所楼下,他这才想起拨电话,结果方平却不在。

  周简挂了电话,有些郁闷的看着车窗外的灰色天空,已经擦黑了,

  时间过的飞快,他倏忽间有种恍惚感,让他不由得想到年少时和如今不一样的境况,

  那时候热热烈烈的天光,他和同学们总嫌时间漫长,恨不能一天就长大成人,去抓捕自己的人生轨迹,

  可如今人生轨迹已然平稳有序,并且已经有了清晰的方向,

  可时间仿佛总爱开玩笑,总让一个人不知不觉中就已然顾此失彼。

  就如同周简,曾经他的快乐年少,由他和白筱紧紧在握,他向往着未来快快到来,

  可未来来过之后,他猛然间就丢了最珍视的情感,这并非他所愿,却无力反驳,

  如今,他只能攀着这上天唯一怜悯,让他们重逢的线索,

  哪怕前路坎坷漫漫,他都要披荆斩棘,因为白筱,是他此生最源源不竭的动力。

  他要她,再没有任何念头让他改变这个想法,而这个想法,他从未改变。

69.三五明月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