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8.仰观众星列

  荀放从笔记本上抬起头,盯着白父苍老又着急的眼神,

  一时间四下无话,仿佛都在心里琢磨,白父一个残疾人,怎么会和秦华那样年纪的人有交集,

  并且,这交集似乎并不愉快,是建立在恩怨之上的。

  荀放:“那你们……”他忽然停住,似乎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心里的揣测,

  白父见他停下,一时间又着急起来,下意识就用打着点滴的手给荀放比划,

  刚刚才回血的手背,霎时间因为走了针鼓起一个包,

  白筱就要变了颜色,拉住父亲的手制止他。

  白父本就是急脾气,一时间没办法和荀放沟通,又被自己女儿拉住不动动作,

  条件反射就从嘴里吐出一串词语,只不过受气胸影响,

  那一串词语中,声音一个重一个轻,一个清晰一个模糊。

  几个人都听的一头雾水,但随着白父话音渐落,室内的三个人不由得都变了眼色,

  尤其是白筱,有些诧异的看着父亲,似乎是在辨别从父亲嘴里听到的那个词语是否是发错了音节。

  可是当她用认真的眼神看着父亲求证时,白父又抬手从嘴里吐出一个词语,

  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清晰,让人听的更加准确,但同时,白筱的眉头皱了起来。

  荀放和周简不约而同的看了对方一眼,发现对方的反应是听到和自己同样的词语的表情。

  不由得都有些表情的变化,室内再度恢复沉默,只有白父偶尔的如鬼魅般怪异的发声,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沉重。

  因为白父那一段话虽然听不清楚,但其中的一个词语大家都听的清楚明白—杀人。

  如果是一个正常的人,用正常的交流方式,在合适的场合说出这个词语,并没有让人闻之色变的力量,

  可是在这样的下午,西晒的顶楼的走廊尽头的病床上,

  一个瘫痪很多年的老人,用常人难以理解的语句,在病中将这句话费劲的向警察提出,

  并且就在不久前,他刚和嫌疑人发生了冲突,其中一人还逃逸了……

  这就让整件事变得有些似是而非,扑朔迷离了,

  白父说的这个词,八成和他自己或和秦华有关……

  可是,他究竟指的什么呢?他和秦华杀了人?还是他们中的某一个人杀人?

  或者是他们看到别人杀人?过去发生的事?还是即将要发生的事?

  荀放变得更加一脸沉寂,如果是即将要发生的事?

  他此刻……也许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他去做,

  当下,他的脸色更凝重了,可一个病中的老人的话,他该怎样去甄别……

  白父还在呜呜哇哇的比划着些什么,想要试图说的更清楚明白,

  可他始终是病重着,任何话语通过他的声带发出,却被气流压制,变成话不成调的哽瑟。

  白父越着急,越是让在场的人满意揣摩他的意思,有一瞬间的僵局,

  白父却忽然夺过去荀放手里的记录簿,抓起笔想要写些什么,

  荀放会意,放开了手,白父匆忙间,握笔就在纸上写,

  却忘了自己手上,还扎着针头,许是被针刺痛,他握住的笔条件反射般被松开了手,

  白父脸色也是一禀,手背上已经是青紫色,肿的老高,

  白筱的脸上不无担忧,但是她明白父亲的用心,细心安抚着老人,

  荀警官注视着白筱的神情,思量着她该是要像大部分家属,

  斥责警察不近人情,规劝家属等身体很好了再配合警察云云,

  不曾想白筱从被子旮旯里捡起刚刚掉落的笔,递到白父的左手上,在白父的耳畔轻声道:“不急,慢慢来。”

  白父接过笔,情绪稍稍温和一点,开始用左手埋头在纸上。

  荀放和白筱下意识的凑近白父,看着他用缓慢的过程,歪扭出几行笔画,

  不等白父完整的写出来,就听到一个声音即清又轻的划过长空:“白筱”。

  室内的人除了白父,都被这个叫声吸引,回过头就看到病房的门廊处站着一个男人,

  宽大的身材挡住了光线,随着他的靠近,室内也有一瞬间的明暗交错。

  站在最外围的周简最先认出了来人,正是宋天。

  周简:“你来了。”

  宋天的眼神带着温和的微笑:“来看看白筱爸爸。”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眼神也转向了白筱,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大。

  白筱:“宋天?你怎么来了?”

  宋天:“听你的口气,我不应该来?”他的语气清软,让人平生出亲近。

  白筱本来是好奇他怎么知道父亲的事,可一转念,就想到王月遗那个大嘴巴,遂给出一个老友的笑算是回应。

  周简却这时候开口:“你来的正是时候。”

  白筱下意识随着周简的话看像他,周简正站在她和宋天之间,和后者面对面,

  看不见周简表情,但他出口的话,却让人觉得,带着某种显而易见的表态,

  似乎在宣告他在某种关系上,拥有一定的发言权。

  宋天冲他一笑:“还是晚你一步。”

  周简:“何止一步?”

  宋天:“那是几步?”

  周简:“差之毫厘,缪以千里。”

  宋天:“哦?那我要加快步伐了。”

  周简:“不如换一种赛事。”

  宋天:“此生只钟爱赛跑。”

  周简:“此生只捍卫荣耀。”

  两个男人,你一句,我一句,像是在叙旧,语气里却又有或多或少的锋芒,

  就在室内的人听的一头雾水的时候,两个男人又不约而同的停止了话锋,相视一笑,不再说话。

  白筱看一眼荀警官,对宋天道:“还有点事没处理完,一会儿招呼你。”

  宋天:“自便。”

  周简:“别客气,去那边坐小座。”

  他一边说,一边顺手从桌子上拿了一瓶他昨晚买来给白筱的水,

  递给宋天,那姿态,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主人。

  白筱依旧看不见周简的表情,只看到宋天扯出一个笑,伸手接过水瓶,又将水瓶和带来的一袋水果,放回一旁的桌子上。

  就这这个时候,忽然一声嘶哑的喊叫,带着一丝凄厉般的爆发出来,

  白筱回头,就看到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抬起了头,脸上的表情扭在一起,浑身都颤栗起来。

  他以为是父亲不舒服了,急忙按下床头的呼唤铃,

  荀警官也变了脸色,看到白父的目光,锁在周简的方向。

  下一秒,一口血从老人虚弱的身体里被呕出来,荀警官的脸上也被溅上一星半点,

  他摸一把脸,就看到白父抬手将面前的笔记簿朝门口砸了过去,

  硬皮的本子在空气里划一道抛物线,最终咂在周简的脚上,再滚到一边合在了一起。

68.仰观众星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