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9.相去万余里

  白筱刚把姜成和护士送出病房,就看到走廊上大步流星的王月遗,

  一手提一个包,一手提一个纸箱,像一个风风火火的女超人。

  白筱迎上去接她,王月遗一股脑儿将左右手上的东西递给她,

  白筱的感觉像是手臂忽然被拉长了,挺了挺脊背才接住。

  王月遗探着脑袋瓜,踮起脚尖看像白筱的身后,道:

  “怎么样了?叔叔在哪里?你猜我刚刚碰到谁了?”

  王月遗将眼光收回来投向白筱,表情已经是满脸的八卦,

  白筱股一股腮帮子,并不理会她的好奇心,

  径自转过身朝着病房走去,王月遗跟在她身后将憋不住的八卦倒了出来。

  王月遗:“筱筱,你还记得隔壁班的徐俏吗。”

  白筱挑一下眉毛看像王月遗:“我记得你们上学的时候走的很近。”

  王月遗:“算是吧,但是她和我在一起总是聊起别人,

  比如贾思乐,比如宋天,还有你。”

  王月遗边说边回忆边和白筱目光交接。

  白筱似乎不相信版竖了竖眉毛,道:“你碰到她了?这似乎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

  要知道这个世界几十亿人口,每个人都有极大的相遇的契机和缘分。

  王月遗却忽然停住脚步,抓住她的胳膊,白筱停了下来,

  转过头就发现王月遗朝着走廊的另一边挤眉弄眼,示意她看。

  白筱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一个女人正站在走廊尽头被一个男人拉住,

  中午初升的阳光从走廊一长排窗户洒进来,亮堂堂的晃眼,

  还不等白筱看清楚,那一男一女已经消失了,

  白筱别过头不再理睬,却看到王月遗依然一脸疑惑地对着那头行注目礼。

  白筱:“徐俏”?她一边说一边回忆,但关于徐俏的记忆,

  模糊到只停留在转学第一天,她帮白筱刷过一次卡,

  再有的零零碎碎的片段,像是遗漏在时光黑洞里的光影,并不真切,她也没兴趣去回忆里探究。

  徐俏收回目光,抿着嘴唇竖起眉毛:“对啊!那个男人似乎在央求她什么事情……

  真是想不明白,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那么受欢迎。真不懂她究竟哪里吸引人。”

  王月遗自说自话般继续放开脚步,白筱没来由的莞尔一笑。

  她但是对徐俏没有什么深刻的感觉,也不知道她究竟有多“受欢迎”,

  只不过,王月遗这般如此不解的对徐俏的私生活进行评价,她也比较费解。

  但她的细微的表情很快就消失了,因为刚刚那个男人的身影,似乎有点熟悉。

  不过她历来对这些事不感兴趣,不过脑子的抛诸脑后。

  白筱将王月遗带来的东西放在桌子,眼光下意识在周简带来的烧水壶一扫而过,

  有些感情,就像是一把烧水壶,你用尽心力将水烧的滚烫,

  却终究还是耐不住时间的流逝,人走茶凉,再热的温度,也会变凉,会被空气蒸发、风干……

  而有一天,你渴了,再端起杯子,那杯水依旧可以喝,却没有了温暖人心的力量。

  白筱到了一杯水给王月遗,她已经自来熟的在床边的躺椅上坐了下来,

  白父打了针又睡着了,药品里有镇定成分,用药睡着后形成一个循环系统,可以帮助身体新陈代谢,所以医生交代了睡觉是正常的。

  王月遗看着白父的睡姿,表情有些许紧张的惊讶,

  白筱看在眼里,却不放在心上,

  这些年,她不是没见过别人形形色色的眼光,这也是她拒绝接受别人靠近的原因。

  她和父亲离群索居,不为别的,就是不想让父亲看到别人的感受而牵动情绪,好在此刻父亲睡着了。

  白筱将水杯轻轻的递给王月遗,后者从病床上抽回目光,

  有些讪然的掩饰自己的表情,白筱在她旁边的椅子坐下,帮父亲掖了掖被子,

  然后侧身和王月遗说话:“让你破费,给你们添麻烦了,改天请大家吃饭吧。”

  王月遗的表情已经恢复正常,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筱筱,你别介意哈,你知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没想到,

  你爸爸……这些年,你照顾他,一定很辛苦吧。”

  白筱:“没有,我不辛苦。”她边说边绽放一个得宜笑容。

  王月遗:“你不觉得苦就好,好啊,那天一起吃饭吧,叫上咱们的老同学。”

  白筱:“好啊!”她回应着,心里却是在盘算周简跟她说过的话。

  “你请我吃两顿饭就好。”

  她知道,他说的不是玩笑,他也许真的会让她请他。

  如果他真的这么要求……,白筱在心里盘算……该用什么方式合适。

  王月遗:“筱筱,叔叔是怎么了?像是受伤了吗?”

  白筱不假思索:“一点点小伤,不碍事。”

  王月遗:“你别介意我打听,只是贾思乐的妈妈是医生,如果你有需要,尽管开口,熟人也好办事一些。”

  白筱明白王月遗的好意,她上学时就听说过,班主任贾老老师说太太是港城最权威的医院的院长。

  她感激的冲王月遗笑了一笑:“有需要我一定开口,贾思乐可不能跟她客气?”

  王月遗笑出了牙齿,对于她即将一同迈入婚姻殿堂的贾思乐,她像是完成了一个多年以来努力实现的梦想,所以现在心里满是关于他的喜悦。

  白筱:“对了,伴娘的事……你看我……”白筱后半句没有说出口,只用眼光看像父亲。

  王月遗却依旧不依不饶,坚持她的立场:“筱筱,我知道你顾虑伯父,

  但是我向你保证,那天一定有人妥善照顾伯父,只耽搁你半天时间,好不好……?”

  白筱:“……”,王月遗的坚持,让她不好在推辞。

  不等她开口表态,王月遗继续道:“好不好嘛?筱筱,我的好筱筱。”

  王月遗已经将水杯放在一边,握住了白筱的一只手,她适应半秒,终究没有推开的点了点头。

  王月遗开心的溢出一个微笑在唇边:“筱筱,你真好!”

  白筱:“不用这个时候给我糖衣炮弹吧。”

  王月遗噗嗤一下,两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

59.相去万余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