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3.此中一分手

  刚刚一同进来的荀警官、方警官已经清理了现场一干闲杂人等,

  周简想要帮白筱扶着白父,可是又不知道怎样做恰如其分,

  短暂的犹豫间,白父的嘴角突然溢出少量血丝,

  他的身体抽搐一下,然后是剧烈的咳嗽,眼神都变了颜色……

  白筱一瞬间更加慌乱,惊呼着唤爸爸,

  周简赶紧回头叫来正在为一个中年男人处理伤口的护士,

  他这才发现被清场后的室内,除了两位警官,

  一位值班护士,两位保安,一位楼管以外,

  还有一个身材中等的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人。

  地上散落着一些被打翻的生活用具,和一些修理工具。

  他的眼神一扫而过间,觉得那个受伤的男人似乎在哪里见过,

  那男人垂着头并没看谁,只坐在角落灯光的边缘处,沉默着查看自己受伤的情况。

  周简无暇顾及旁人,他已经转身到白筱的对面,

  扶着白父有些奄奄一息的身体,他的意识都有些不太清晰。

  白筱已经止了哭声,只是断线的眼泪不停的掉,

  他们的目光在彼此面前交接一刻,

  白筱似乎是有些诧异他还在这里,

  然后是周简读不懂的她的眼底一闪即逝的情绪。

  护士已经上前来,将白筱赶去旁边,

  周简拉她一把向一旁侧身,好使白父的头靠在白筱的肩,

  他则在护士的吩咐下,快速的将一旁医疗箱打开,

  护士一边用听诊器听心音,一边吩咐一旁的楼管通知了急救中心,

  那神情已经提醒当事人情况不容乐观……

  护士又询问白筱患者是否有既往病史,白筱颤抖着声音一一否决。

  荀警官也已经上前来,看看是否需要帮忙,

  周简和白筱快速的将白父的袖子撸起来,

  护士利落的将血压计调到使用状态,

  周简只看到银白色的水银柱在接近九十的节点,就再也爬升不上去,瞬间滑落到低点。

  几次尝试、确认后,认真、负责的护士吐出三个字让在场的人内心一凛--内出血!

  那个坐在角落的受伤的男人也明显抬起了头,

  朝着白筱父女投来异样的目光,只不过大家都没空发现。

  白筱听完更加慌张失措了,她难过的无助,周简看在眼里同样难受。

  “快!帮忙把他扶起来躺平。”

  护士的语气淡定、沉着,在场的人却无一不知道情况的严重性,

  一开始白父并无外伤,又情绪不稳,强烈拒绝检查,

  人手不足,护士就顺水推舟,先给受伤的年轻男人止血,

  中间耽搁的时间,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

  此刻就算出发到了医院,恐怕也已经不是第一时间送去手术,

  白筱焦灼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眼神涣散,痛苦的喘息着,

  一边轻声唤着“爸爸”,一边央求护士想办法。

  护士已经拆卸掉白父身上的血压计,

  白筱想要把爸爸抱起来,可是她的力气太小,情绪太笨拙,

  她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白父更加剧烈的咳嗽,

  “筱筱!”周简制止,赶紧扶住他们,

  白父一口气吐不出口,然后是一口血被喷了出来,

  周简只觉得脖颈间瞬间的灼热,然后渐渐微凉……

  “爸!……爸!”白筱声线颤抖,已经失声痛哭。

  周简顾不上那些,慌忙将白父坍塌的身体抱在怀里,

  然后在荀警官的搭手帮助下,将白父平稳的放在楼管刚刚推来的平车上。

  周简在放下白父的瞬间,明显看到老人涣散的眼光似乎在慢慢聚拢,

  然后他静静地看着周简,像是无声的诉说着什么,

  周简不确定他是否认出了自己,匆忙间却发现白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他在仔细端详时,白父已经闭上了眼睛。

  “患者休克了!”护士声音陡然肃穆,提高了一个八度。

  白筱已经失声大哭,慌乱着有些不知所措。

  周简已经发声质问楼管:“救护车怎么说……”

  “刚刚,说大约二十分钟……左右……晚高峰还没……过。”

  女楼管似乎已经被这个场景吓住,担心自己工作会不会丢了,

  或者是,周简刚刚质问的口气太紧张,她被代入的说话都不利索。

  周简的眼神已经不在她身上停留,

  他目光沉沉的看着白筱,莫名有让白筱有一丝心下稍定的力量。

  “筱筱!别慌。快去,把车门打开。”

  他将车钥匙塞进白筱手心,用眼神意会她去做什么。

  白筱秒懂,然后像是重新找回了所有力气,

  她看一眼父亲,目光在落回周简,然后迈着大步向解决问题的方向跑去……

  长长的走廊在她的清脆的脚步下摇摇欲坠,

  周简已经在荀警官的帮忙下又快又稳的将白父躺着的平车推向了走廊,

  护士扶着白父的身体,一切似乎都有条不紊。

  临出门时,他似乎听到身后正在做笔录的方警官道:

  “姓名?”

  然后是一个如蚊芮的回答:“警察大哥,是他……是他先动的手……”

  很快周简和荀警官将平车上的白父抱下来,让他平躺在车后座,

  内出血不排除内部骨折造成的穿刺伤,

  周简拦住了要陪着父亲的白筱,

  而是让护士坐在后座,以便随时观察,照看白父,

  宽敞的车厢空间足够,却也狭小,

  白筱被他塞上了副驾,在他发动车子的间隙,

  荀警官敲开他的车窗,一边将一个什么东西放在他车顶,一边道:

  “小伙子,公家车……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我们随后就来。”

  周简用感激眼神向荀警官致意,他知道荀警官将警报器放在了他的车顶,

  也知道他所说的“公家车”并不是不比他的车好,

  或是荀、方两位警官不舍得给他们用,

  而是虽然面包车的空间更大,但速度的确没有优势,

  白父此刻最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周简正在全力争取这一时半刻的时机,

  他要用最短的时间,为白父争取最大的可能,

  车子像风刮过山顶,不仅仅考验速度,他们还需要平稳。

  警报器在车顶尖锐又霸道的嘶喊,

  来往的车辆都自觉的为他们让出一条通往光明的绿色通道。

  车厢内很静很暖,只剩下白筱偶尔的抽噎。

43.此中一分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