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2.山水白云朝

  当白筱说出“青山疗养院”是目的地,

  周简把车子开的飞快,毫不在意他们正走在限速路段。

  白筱的眼睛红红的沉默无声,整个人却冷静的想一块石雕,

  周简看在眼里,心头一片火烧火燎。

  他不敢询问她几近崩溃的情绪……

  但隐约猜测到,青山疗养院,一定和她的父亲有关,

  他能做的,就是与时间赛跑,与糟糕的晚高峰路段斗智,

  将她最快的送到她的父亲身边,这是他庆幸他现在能为她做的,

  只是,周简当时绝没有预料到,

  很快,那些折磨他已久的陈年旧事的一角已经开始浮出水面……

  青山疗养院,周简并不陌生,只是今天他才暗骂自己的蠢,

  夜晚的正门是不开放的,而他那晚只知道在正门等候,

  在白筱的指引下,车子很快停在疗养院深处,

  白筱没有说话,径自下车朝着一边的建筑快步奔走,

  周简将车子在路边停好的空档,白筱的身影已经在走廊拐角处消失了。

  楼道的一侧,停着一辆和他们一前一后到达的小型面包车,

  周简不经意间瞥见车身处有青山疗养院所在辖区的派出所字样。

  两个男人正利落的从车内出来,朝着白筱背影消失的方向快步走去。

  周简在原地望一眼幽深的夜色下,灰蓝色的建筑几处洞开的灯火,

  寒冬深夜里的人们,似乎并不似夜色宁静。

  他尾随着那两个从警车里出来的男人,很快就又接近了往事的边缘……

  两位男人正是疗养院所在辖区,孟山派出所的便衣民警,

  此时早过了时间,两位民警接到报警,

  第一时间从家里汇合赶来了位于郊区的疗养院,

  年长的警官姓荀,叫荀放,早年曾是港城有名的黑马警员,经验丰富,

  后来却主动调来相对偏远,没有太大发展空间的孟山派出所,

  和他一起出勤的警官方儒约莫还是一位新手,

  跟在他身后,正在聆听荀放说着些什么。

  周简随着他们折身,立刻感觉到一副紧张、怪异的气氛,

  只见长长的走廊上空荡荡,只在其中一间门口围拢着一群表情各异的中老年人,

  他几乎是即刻迈开脚步飞奔过去,因为他隐约听到是白筱的声音,惊慌失措……

  前面不远的警官同样加快了脚步,然后三人几乎同时到达门口,

  视线转身,周简不觉到抽一口气压在胸腔。

  他快速走道白筱身后,蹲下身想要帮忙,

  只是白筱正沉浸在巨大的情绪冲击中,根本没有心思分给他。

  只见并不宽敞但却十分整齐的公寓内挤满了前来观赏或者处理事情的疗养院的工作人员。

  白父正半倚在沙发边一手捂着胸口气喘吁吁,

  他的情绪激动,拒绝接受疗养院护士的帮助,

  白筱正扶着他用手轻抚他的后背。

  周简第一眼看到白父的时候,有一秒,不敢将眼前的人和年少时,那个无比熟悉的白父联系、重叠成一个人。

  那时他是最怕的人除了学校教导主任,应该就是白筱的爸爸白明宇了,

  而更让他害怕的就是白明宇的出租车突然出现在院子里的楼下,

  让他们正在进行的任何事情不得不戛然终止。

  然后他和白筱得赶紧各自逃回家,尤其是白筱要争分夺秒的先他一步进门,

  可是日子久了,总会抓住那么一次两次的蛛丝马迹,

  到后来白父似乎隐约发现了白筱和周简过密的相处,

  他不知道白父有没有对白筱说过什么,

  却在之后每次见面,他和白父打招呼时,

  从对方那种研判和警告的眼神里读出几百种信息,

  白父生的高大,周简当时矮他一头,

  他居高临下的姿态,让做了“亏心事”的周简气势上呈现出被绝对压倒的形式。

  脑中再一想到他对白筱做的那些“好事”,

  让他浑身的细胞都有些像哈巴狗一样夹起尾巴,

  更加不敢坦然面对白父锐利的目光。

  他知道白父是最疼爱他的女儿的,

  而他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到哪里来了一只猴子,

  突然不声不吭的偷走了他毕生侍弄的庄稼田里的硕硕果实。

  以至于后来周简碰到白父都只能快速视线交接,然后加快脚步闪人……

  那时的白父身材高挑,气度宽大,

  周简的未来似乎都被他掌握着生杀予夺的大权,

  所以周简对他是又敬又怕,又偶尔对他打扰他们而敢怒不敢言的不爽。

  可他眼前的老人,哪里还有当年的一点风范,

  他挺拔的高大身材,已经萎缩成一具瘦弱、干枯的佝偻衰老身体,

  他那一双将出租车的方向盘打的灵活自如的手变得苍白又臃肿,

  正无力的搭在自己的胸腔,试图压制自己的剧烈喘息却毫无作用。

  最让他惊讶的是,他的双腿似乎用尽了全力想要变换一下姿势,

  却不得不借着单薄的白筱的支撑,

  才能勉强倚在沙发的棱角不至于瘫倒在地上。

  周简的眼光越过白父二人,看到他身后被摔扁的轮椅,就什么都明白了。

  他之前从黄东东哪里听说了白父在疗养院的消息,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所谓的“疗养”已经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

  他一瞬间心底涌起无限的怜惜和自卑……

  为什么白筱这么多年销声匿迹,或许她只是在这里照顾她的父亲根本走不开,

  为什么她要去兼职很多份工作,因为她的父亲根本不能自理,需要她去拼搏,

  为什么她变了心性,冷淡、坚韧,因为生活过早的全部落在她的肩上,

  连生活下去都尚且自顾不暇,哪里还有什么别的希望……

  她一定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吃了很多他想不到的苦。

  可是周简转念间就又把自己推翻,

  纵然是遇到了这些,她也不至于因为这样而销声匿迹,和他生生断了联系,

  这么多年,一句问候的话都不曾有……

  对,她说她不爱他,不在有关于他……就在不久前,

  可是,他发现了她现在这个样子,他又怎么能够心安……

  他有一瞬间觉得片刻前在游乐场说的话都是狗屁,

  什么他可以成全她,等待她,即使远远看着她……

  如今,他都做不到了,也不想做到了,

  他甚至不相信白筱说的“她不爱他”,这句话是发自肺腑,

  他不相信,一定要做点什么,去挽回,去证明,去改变……

  如果,被他发现白筱说了假话,被他证明白筱还爱着他……

  那么,就算是天塌地陷,就算是沧海桑田……

  耍赖也好,耍手段也罢,他一定要将他们的人生重新绑回在一起,系牢!

42.山水白云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