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0.去亦长相思

  他无法想象,无法接受,无法适应,

  心里却还依然无法抗拒的处理着一条条信息,一字一句,一个个细微的表情,

  他在研判,在想办法,在解决,在试图反转,

  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他该要用什么办法,再赢回她的心……

  她说“好好生活”,他要怎么办,才能好好生活,没有她,他还怎么生活……

  周简并不死心,也不可能这样死心,

  他不相信,不相信她全忘了,不相信她放弃了,更不相信她不爱了……

  因为,那绝不可能,她说过,亲口说过,除非死了,他才可以和她分开。

  誓言犹在耳畔回响,眼睛里却却看不到光。

  周简将白筱的手拿在掌心,她的手在风里吹的冰冷,

  她抗拒几秒,终于抵不过周简的固执和执着。

  白筱迎着风,气息交替间不自觉吸入几口,

  冰冷的夜风瞬间席卷胸腔,她却觉得五内如焚,

  一阵剧烈的咳嗽,她的心肺似乎都被拧在一起,

  说不清是夜风太冷,还是现实太伤人。

  周简恍然间意识到什么似的,大概是他觉得白筱是冷的,慌忙将自己的大衣也脱下来,披在她的肩上。

  白筱猛然被温暖罩住,夹杂着周简身上的淡淡的味道,麻痹的心贪恋不已,

  灵魂却在不断叫嚣,疼痛细碎,不肯轻易屈就。

  她想抗拒,想将大衣脱下来还给他,想跟他分清界限,

  手却被他牢牢握住,不偏不倚。

  周简意会到她的心思,眼里有分明的悲哀,不容忽视。

  “筱筱,不要拒绝,不要这样,不要……不要……”

  他语气温柔小心,像是深夜里要偷偷爬进她心里的蛊虫,

  白筱内心痛楚并不比谁更轻巧微小。

  周简望着她的眼睛,倒映在白筱眸子里的是满目的哀伤,不忍卒读。

  良久,两人都沉默对视,身后的过山车挾裹着欢呼咆哮而过,

  远处的旋转木马你追我赶,那场少年时乘坐的时光机,在角落里空荡荡听不到回响。

  也许他们在这瞬间都恍然明白,

  爱一个人和恨一个人都是伤筋动骨的,

  这个尘世,一直有人在爱,也一直有人在恨,

  爱的人爱的死去活来,欲罢不能,

  恨的人恨的无所适从,痛彻肺腑。

  可从表面看,尘世似乎云淡风轻,不痛不痒。

  清风一阵,润雨一场,在波澜不惊中,过一天又一天。

  但爱与恨都是缝合在这个尘世面纱之中的细密针脚,

  一针暖,一针凉,一针悲戚,一针茫茫,

  暖的微暖,凉的沁凉,暖暖凉凉中,时间就丢了那么多,也沉淀了这个尘世间珍贵的情感。

  白筱的手在周简的掌心渐渐回暖,

  心却在冰天雪地的边缘越走越远。

  这世间有一种感情,大抵是越深刻,越伤人,越浓厚,越无妄,

  越无限接近,充满无限可能,越让人遗憾无法坦荡靠近,

  因为,那追逐靠近的彼端,不过是破败糟烂的腐朽人生。

  内里满满的败絮,与他给的华丽愿景有着无法跨越的云泥之别。

  白筱觉得她一点也不恨了,再也不恨了,一早就不恨了……

  那错失的一切,不过是自己不堪的命运!

  风从远处潇潇流动,却始终吹不开周简凝结的眉宇,

  那是他眉头解不开的结,也是白筱心里解不开的结,更是他们命里解不开的劫。

  周简穿着白衬衣的挺拔身影,在暗夜的流光溢彩中显得夺目又格格不入,

  这世间声色犬马,唯有他让白筱心念沉沦其中,却无法停留。

  她的眼睛红红的沉默,闪着不易觉察的细碎微光。

  周简就是她生命中非同寻常的,具有特殊意义的流星,明明一早被赋予她最珍贵的感情,

  却因为时间的无情,岁月的匆忙和现实的残酷,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从眼前生生划过,无法挽留。

  周简此刻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他徐徐开口,做最后尝试:

  “筱筱,你今天能来,我心里有多高兴!

  我以为……,我们已经放下那些前尘旧事了,我们已经重新开始了。

  可是,说出这些话,我一点也不怪你。

  你一定是有什么苦衷,或是,当年发生的事情太过严重,

  如果有可能,能不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真的无法接受,没有你的人生。

  如果是因为当年之事,让你的心里有了什么芥蒂,

  请你相信我,我已经回来了,并且已经做好了一切万全准备。

  无论有什么难言之隐,无论你经历了什么样的磨难,

  请让我和你一起尝试,一起解决,好不好?

  不要这么早,在这种情况下就给我判了死刑。”

  如果是这样不明不白,我的灵魂永远都不会平宁。

  周简一颗心已经麻痹,却也不肯屈就,只是他不曾发现,

  随着他的述说,白筱逆着光的眼睛越来越沉,像囚禁着怪兽的千年寒潭。

  她忽然猛的抽回手,用一双恨恨的红色眼镜瞪视周简,那眼神像是要碾碎黑暗。

  怎么有脸明知故问,难道你真的忘了吗……?

  她就要爆发出来,这样的难堪,这样的奇耻大辱,

  让她如何开口,让她如何再去撕裂伤口……她做不到,他却不断追问。

  被唤醒的回忆终于垮塌而来,像是压倒白筱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支撑不住,终于咬着牙关颤抖……

  周简被她一瞬间情绪的剧烈波动惊慌,

  匆忙间将她揽入怀中,轻声安慰:“筱筱,不怕!我在……我在。”

  可是他越温柔白筱的心结越狂躁,

  你说你没有我做不到,我又何尝失去你不万念俱灰!

  心里的恨这一刻只想落地生根,

  白筱只觉得一个念头在心头窜出,

  然后她在周简肩膀狠狠深深的咬一口。

  周简在冷风中颤动一下,然后站住身体,承受白筱给他的疼。

  也许这样,他才能和她一起分担。

  也许这样,她会好受一点点,那么,不管她怎样做,只要她能好一点,他都甘之如饴。

  良久,白筱终于放松,却更加无助的伏在他肩膀无声哭泣。

  周简的心碎了一片一片又一片,却又不被谁看见。

40.去亦长相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