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1. 意气素霓生

  白筱终于被周简松开,她还是不敢看他的眼睛,

  她怕从他眼里看到怜悯,看到同情,

  或者,她更害怕的歉疚……

  他转过她的身体,双手握住她的肩膀,

  周简高出她一个头,她把头扭向一边,只一直看着自己的脚边,

  片刻后,周简终于不再给她余地,他的一只手贴上她的脸颊,

  稍稍一用力,她的头被抬了起来,

  只是白筱依然犟着,依旧低眉垂眼,不触碰他沉沉的目光。

  良久,周简都没有说话,只是白筱能感觉到他灼热笔直的眼神,

  胶在她脸上,不曾飘忽不定,不曾犹豫不决,不曾模棱两可,只难解难分……

  他的拇指忽然在她的脸颊刮过,

  白筱只觉得一点点温暖,短暂如流星般在她皮肤上坠落,然后归于沉寂。

  她的心就要开始抽痛,眼睛都想要颤抖,

  紧接着,更灼热的熨烫覆盖住她的眼睫,

  她知道那是周简的唇,下一秒,她终于沦落,眼泪夺眶而出。

  她在心里讨厌他,怨恨他,怪他,不原谅他,

  可周简却再次收紧怀抱,像是拥抱明天一样爱不释手的紧紧抱住她。

  白筱被他小心翼翼的贴在胸口,内心得到片刻安宁。

  很久很久,她的泪终于被他安抚,止了泛滥。

  她终于看清楚周简的眼睛,那如三月清晨的湖水里,

  满满溢出的是痛楚和疼惜,没有一丝杂质。

  白筱满腹的委屈和难过,终于被他融化,

  抬起手就要打他,却在转念间郁愤难挨,

  她像是被别人偷偷尝了自己最珍视的糖果,心里说不出的难过未娶。

  周简见她情绪就要变,慌忙开口安慰,

  声音又轻又软又慢,像是从心脏深处缓缓咛出的呢喃:

  “筱筱乖!快不要哭了,看到你的眼泪,我心都要碎了……”

  他的眼里是如火如荼的光,闪烁着耀眼的疼爱,

  成了白筱那个夏夜晚上最深切的记忆!

  他的手捧住她的脸,细心的为她擦拭眼帘,

  白筱把拳头攥的紧紧的贴在身体上,用以平复自己的情绪,

  她不时的哽咽抽搐几下,周简立刻轻轻拍打她的脊背,

  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几近崩溃的悲伤……

  年少无知的时候,我们大抵都不懂得,

  为什么爱一个人,轻易的就被交付灵魂,

  变得忐忑,易碎,爱哭,变得只能是他一个人,

  那爱那恨,深刻到,在后来漫长而又独自漂泊的岁月里,

  我们穷其一生的时间和心血去解答,

  都无法说清道明,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交会,

  才可以让人无端铭刻于骨髓,不会变老,不会褪色,不会死去……

  路灯下浓墨重彩的凤凰花树的影子,

  为两个年轻的心守着心事,躲避着漫天繁星的窥视,

  风颠颠倒倒的刮,时间去去来来的守望,

  那一刻时空的光锥已经重叠如幻像,

  在某一个路口,它正捂着嘴偷笑着等待。

  周简的鼻息落在白筱的耳畔,如明月清风,

  白筱的情潮最终被他羽化殆尽。

  周简再在她额头上轻啄一下:“笑一下!我最看不得你不笑了……”他的眼底满是期待和珍惜。

  白筱修眉轻蹙,她那里笑得出来,

  嗔怒的抬起头蹬他一眼,然后打他一下,

  周简的目光和她在空气中对接,

  他忽然咧开嘴笑出白白的牙齿。

  白筱更加来气:“笑什么!”她情绪大起大落,说话时鼻子还囊囊的回音,

  她赶紧掩饰的闭嘴,周简却笑的更大了。

  “我笑你……像一毛茸茸的只兔子。”

  白筱思考半秒他说的关键词,“毛茸茸”是代表可爱,

  可“毛茸茸的兔子”词眼是“兔子。”

  不然他可以形容她是毛茸茸的小猫,小狗甚至是小鸟……

  她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在说她的眼睛,

  因为所有毛茸茸的兔子的眼睛都是红的……

  她更为嗔怪,被他看到自己的样子,

  更要命的是,自己刚刚哭的稀里哗啦的,

  他一定发现了,她有多难过,那样岂不是……

  他发现了……由此可以推理出他对于自己的意义……

  白筱觉得一口气不顺憋在胸口,

  她心里的隐秘不要被外露,不要被发现,不要被拆穿,

  可是,刚刚自己,明明……太不争气了,

  她在心里暗骂自己,心里有个小人儿正在抓狂……

  周简却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一般,

  忽然间出口的话,让她目眩神迷:

  “筱筱!夏天就要过去了,它提醒我时间多么飞快,

  当它进入倒计时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

  我只能爱你,时间会证明我的爱意全是真的!”

  白筱几乎咬了咬嘴唇,才压抑住自己起伏的心弦,

  这一刻有感动,有委屈,更多的是喜悦和幸福!

  原来,她在偷偷爱着周简的同时,

  他也爱着她,并且简单明了的对她宣之于口!

  他的声音在她心里回响,如五月的微风,悦耳动听!

  夜更静了,空气却似乎更灼热了,

  港城的夏天一直如此直白的将自己的光热分享给每一个人,

  从不会掩饰般的,用哪怕柔弱一点的方式来诠释夏天不该有的含蓄……

  须臾,周简将她额头的汗水轻轻拭去,

  然后把贴在额头的刘海掖到耳后。

  白筱忽然哽咽一声,然后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

  周简捡起地上的书包拍一下灰尘,

  然后拉着她坐在树下的花坛边的水泥台上,

  他自己却并没有坐在她旁边,而是半蹲在白筱面前,

  白筱终于可以俯视着他,小脸依然像七月晒过太阳的番茄。

  夜空依旧燥热,周简用自己的手掌在白筱耳边扇风,

  空气微弱缓慢的变化,气流不动声色的将闷热一点一点带走,

  片刻后,周简仰着头望着白筱:“还热吗?”

  白筱其实已经慢慢平复,却故意让他继续,她喜欢看他对她好的样子!

  白筱:“热?热死了……”

  她的皮肤很白,但也很脆弱,有一次和周简看了一场篮球赛,当天是阴天,

  并没有晒太阳,回家之后却起了满身痱子。

  周简还逗她,形容她是一只蘑菇,而他则是采蘑菇的小伙儿。

  过后,却试了几种办法帮她修复皮肤。

  周简看出她故意,云淡风轻的一笑:“可惜我没有招风耳……”

  白筱:“……,一点都不好笑!”她的脸上却不自觉的满满的笑容灿烂。

  

31. 意气素霓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