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2.遥怜小儿女

  白筱利落的给自己煮了一碗面条,

  父亲的生活习惯很规律,否定了白筱让他一起吃的提议。

  她连锅放在沙发旁的小几上吃起来,

  父亲已经在她煮面的空档,剥好了两个橘子,

  一瓣一瓣的分开,放在一次性纸杯里递给她。

  房间里弥漫着面粉和橘子交织的馨香。

  白筱胃口并不是太好,挑挑捡捡的吃几口,拿勺子舀汤喝。

  白父看着女儿的样子,微笑的脸上有不易察觉的怜惜。

  夜风不时将雨中的书稍晃动,在这远离城市喧嚣的病房,父女俩聊起了家常,

  “筱筱,最近工作压力大吗?你徐伯伯的儿子联系了市区的一家疗养院,

  据说还可以一边护理一边做手工,那样我也有点事干。”

  白筱一听这话就皱着眉立刻打断父亲,

  “爸,咱们不是说好了,以后这件事全部由我说了算吗!”

  白父温和一笑,“咱们家的事,从小就是你说了算。”

  白筱见父亲调侃,也满脸堆笑道:“既然这样,你还说这些话。你什么也别管,只管好好复健。”

  她喝一口汤,又继续道:“我都计划好了,咱们分工明确,

  你负责好好锻炼恢复身体,我负责好好工作攒钱。

  等你康复那天,我就接你走,还像小时候那样,你开着车,带着我去旅游。”

  白筱一脸对未来的希望,白父的眼中却多了一些被现实磨砺后的淡然,

  他的后半生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掌上明珠,还有漫长的人生路,

  他希望她的路是光明璀璨的,是平坦晴朗的,

  是有个人和她携手与共,为她遮风挡雨的,

  而他,刚好是她人生路上的绊脚石……

  他爽朗的轻笑一声,回忆起小时候,他的心情变得很好。

  白筱已经吃完,起身去收拾碗筷。

  白父看她身后,看到女儿消瘦的身形,

  吃饭也吃的不香,不禁面露忧愁。

  不过他很快在女儿回来前又换了一副爽朗的表情,

  时间并不早了,白父安排女儿住处,

  他扶着床沿慢慢站起来,想要去柜子给白筱拿干净的被褥,

  还没等他挪开一步,白筱已经发现并打断他,

  “爸!你又干嘛?你可以叫我啊。”白筱抱怨着询问他,

  白父笑吟吟的看着女儿,“柜子里有干净的被褥,前天出太阳刚刚给你晒过。”

  他知道白筱素来爱干净,尤其是十一年前哪件事,

  对她的伤害很深,从那以后,白筱似乎患上了精神洁癖,

  不能容忍一丝一毫不洁净的人和事。

  白筱利落走去柜子,拿出早就整理好的被褥,

  抱出来放在沙发一角,一件一件打开铺好,然后转身对父亲道:

  “这下可以了吧,”她见父亲还没回到床上,

  又上前将他扶回去,然后给他掖好被子,

  白筱坐在床边,看着父亲已经星星点点的鬓角,

  嘟起嘴角,摸一下他的鬓边:“爸,你都长白头发了。”

  白父呵呵一笑:“你都这么大了,爸爸还能不老吗?”

  白筱:“老了也没关系,我会最快速度攒够钱,给你做手术,然后带你去旅游。”

  白父依旧和蔼如春:“傻孩子,爸爸都老了,还做不做什么手术,旅不旅游的。

  只要你下半辈子过的好,爸爸就是现在去了,我也是高兴着去的。”

  白筱还没听到父亲说完,脸上已经变了颜色,

  她听的出父亲的言外之意,也不只一次拒绝了父亲让她成家的提议。

  有一次她忍不住发了脾气,父亲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忽然又拿出来说道。

  白筱压抑着内心的想法,道:“爸,我都说过了,这辈子不嫁人了,就陪在你身边,不好吗?”

  白父:“哈哈,陪在我身边当然好,可是爸爸有一天总会老的,到时候,你一个人在这世界上孤苦无依,该怎么办才好?”

  白父考虑到女儿的情绪,已经用“老”字代替了“死”,

  他最近时常觉得自己拖累了女儿,

  尤其是当年之事,若不是自己气盛惹下了麻烦,

  女儿也不至于辍学回家,这一生的前途都被毁了。

  他怎能不悔恨、心痛,可是女儿这么些年,

  从不见和任何男人有过亲密一点的接触,

  他知道她始终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

  可是,那个小子,是在太可恨、可恶!

  他可怜的女儿……每每想起,他的内心唏嘘不已,悲痛难当……

  白筱却不以为然:“我不在乎,我愿意一个人。”

  白父:“傻孩子,可是爸爸在乎。爸爸希望有个人能和你一起承担人生的重量,

  有个人可以为你遮风挡雨,让你不至于在这个世界上没了爸爸以后,孤苦伶仃的!”

  白父说的很慢,可是白筱一句也没听进去似的。

  打着呵欠说自己困了,要睡觉。

  白父笑吟吟的看着女儿故意的样子,

  满眼都是慈爱和宠溺,她从小就是这样,

  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总会找出各种恰到好处的方法搪塞,

  这一点,像极了他在黄浦江畔认识的白筱的母亲。

  想起往昔的岁月,白父不禁感慨万千,内心一片温软的回忆。

  父女俩各种躺下,白父关了床头灯,

  好久一会儿,两人都各自无话。

  可是白筱很快又打破沉寂,翻了个身道:

  “爸,我想把你接回去一起住,你觉得怎么样?”

  白父思量一秒:“好呀,这样我还可以给你帮忙做做家务,还能省下一笔疗养的费用。

  他在心里焦急,女儿虽然对婚姻大事毫无概念,

  可是做父亲的,怎么会不为她的嫁妆着急,

  万一有一天他真的走了,什么都没给女儿留下,

  那他该如何去九泉之下见自己心爱的妻子。

  他永远也忘不了白筱的妈妈临死时对他的嘱托,

  她将她所有的财产全部拿出来作聘礼要给白筱的父亲续弦,

  只要求女方一定善待她的女儿,将她的女儿抚养长大。

  他怎么不懂妻子这么做的用意,

  不过是担心自己走了,没有人照顾她和孩子。

  可是他怎么可能答应她的提议,

  所以这一生,他宁愿一个人生活,

  也忘不了妻子临死时为他们父女做打算的情深意重。

22.遥怜小儿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