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1.你悄然走开

  一个小时的路程,白筱不知不觉就走完了,

  她红肿着双眼,全身湿透了,终于赶上最后一班公车。

  深夜的乘客收起了白日的伪装,失魂落魄的坐在空荡荡的车厢里。

  抑或是望着窗外的雨幕发怔,白筱也不例外,

  她此刻正坐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平复心情。

  大悲大伤之后,是内心深处自我保护的缓释,

  她正像一只受伤的猫,在黑暗中独自舔舐伤口。

  她不想回家,或者说不敢回家,因为她怕去所有周简可能出现的地方。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走了很远,她想了一圈,最后决定去看看爸爸。

  她好想念和她多年相依为命的爸爸,但此时此刻,连爸爸也不在她身边。

  她拖着漂浮的脚步,衣服湿透了,可是身体却像被风干了。

  雨夜中的公车,开的缓慢又任性,

  白筱望着窗外黑惘惘的天光出神,今时今日,终究是错付了人生。

  她灰败又苍白,狼狈不堪,这个样子,不能让爸爸看到,他会担心,

  她努力的整理自己的衣物,用力的管理自己的心情,

  可是,悲伤就是这样,你越与它做对,它越是赖着不走。

  整个路上,白筱都不能使眼泪停下。

  她瑟缩在黑暗的角落中,泪水无声的控诉憾和悔,

  更多的是从十一年前就已经埋下的,她对周简深入骨髓的恨……

  车子渐渐驶入郊区,行人一个一个在不同的站点离去,

  白筱哭到最后,累到哭不出来,

  伏在前排座椅靠背上,眼神空洞昏暗的盯着黑惘惘和路灯光交替出现的夜空。

  车子到站后,她还没有从这场悲伤从回过神来,

  直到司机提醒她终点站到了,她才失魂落魄的起身,

  下车的瞬间,白筱觉得浑身都没有一点力气。

  雨还在下,她的衣服几乎快用身体风干了,

  却不得不再次冲进雨帘,公车司机忽然叫住她,

  拿给她一把伞,白筱不好意思拿了去让司机淋雨,

  被告知司机长年累月捡到了乘客的落在车上的雨伞,

  一把小物件,也没人来认领,他收集起来转送给有需要的人,也算是回馈社会。

  白筱这才道了谢,欣然接过。

  这样去看爸爸,她也不至于被淋湿让他看到她狼狈不堪而担心。

  青山疗养院坐落在港城郊区的孟山上,

  公车只能通到山底下的车站,夜晚时分,

  疗养院的摆渡车早就下班了,白筱沿着蜿蜒的山路缓缓向山顶走去,

  万籁俱寂的深夜山路上,一个伞下的女人的身影,

  在路灯下摇曳着风雨,像一朵盛放在雨中的花。

  周简将车开的像是要飞了起来,

  四野茫茫,荒无人烟,只有冲不出去的雨幕让他憋闷又压抑。

  导航很快将他引上环城路,沿着海岸线再经过跨海大桥,

  就可以到青山疗养院坐落的孟山区,

  他沿路留意着车窗外的行人,时而想到深夜白筱没带伞而心急如焚,

  时而又纠结也许他们错过了,她已经回家了,

  不知不觉车子已经开上跨海大桥,

  路边一块蓝色的路牌,被雨水冲刷后格外醒目,

  蓝色的牌子上用白色的油漆漆出青山疗养院几个大字,

  他继续踩着油门,引擎声在深夜里划破长空。

  几分钟后,他就看到青山疗养院的大门,可是让他郁闷的是,

  此处同样万籁俱寂,连灯火都没有几盏,

  他下了车,在大门口的收缩门前站了片刻,

  门卫室黑灯瞎火,这个时段,人们早已进入梦想。

  他尝试着叫醒门卫,但是疗养院似乎并没我值班的人,

  他不知道,疗养院夜晚封闭后,

  只在侧面留了一个偏门供人出去,

  白筱在快到山顶处,操了一条她熟悉的近路,

  刚好和上山的周简错过,此刻她正和门卫大叔打好招呼,

  做了登记就可以去找她的父亲白明宇。

  当白筱的父亲看到她时,是满满的惊讶和欢喜,

  惊讶的是白筱这个时候来,而且是冒着大雨,

  欢喜的是他的宝贝女儿来了,他自然无比开心。

  白父很快发现女儿一副淋了雨的样子,

  赶紧撑起身体,探身到床头柜,想给白筱到了一杯热茶,

  白父十一年前受了伤,导致下肢神经坏死,肌肉萎缩,

  他为了不过分拖累白筱,坚持要住保障院,

  而女儿拗不过他,加之要扛起生活的担子,

  也确实没有更多的时间照顾父亲,

  遂答应了他的要求,但是私下里给父亲联系了港城最好的青山疗养院。

  虽然父亲慢慢接受自己残疾了这个事实,

  但是白筱始终坚持给父亲复健和护理,

  她心里有一个愿望,父亲能够好起来,

  真真正正的站起来,像小时候那样,

  用他灵活的双腿,驾着车带她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白筱见他行动不便,将他扶坐在床上,走在他身后放了一个枕头。

  自己倒了一杯热茶,边喝边聊着自己今天工作忙,所以来晚了。

  白父五十上下的年纪,虽然腿脚不方便常年躺在病床上,

  但整个人精神饱满,眼神明亮,穿一件浅色衬衣,

  外罩一件灰色针织衫外套,看到白筱后将手中的一本书放到床头柜上,脸上全是看到女儿后慈祥满足的微笑。

  他埋怨白筱冒雨还过来两句,就又坚持起身,准备坐轮椅去给白筱弄点吃的。

  白筱赶紧拦住他,自己要去煮面,

  白父明知道自己不如女儿利索,

  也不多话,告诉白筱东西都放在哪里。

  白筱却在接水时发现管道漏水,她没告诉父亲,

  而是记在心里,打算明天走的时候提醒楼管来修。

  当初白筱之所以选在这里,就是因为青山疗养院有独立的护理房,配套设施齐全,

  她不想让父亲年迈身体不健全的情况下,

  还要和别人挤在一个房间分享自己的缺陷。

  所以她不顾父亲劝阻,出高价让父亲住进了这里,

  十四小时私人看护,一应物品俱全,

  餐食都是每天的看护,单独在病房带的厨房独自做好。

  虽然,最开始的那段时间,她因为要承担巨大的经济开销而焦头烂额,

  甚至曾经三个月,兼职过五分工。

  但此刻看来,这个决定似乎一点没错,

  父亲虽然行动不便,但精神并不差,看上去并不像一个长期卧床的病人。

21.你悄然走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