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4.几回伤往事

  她嘟嘟嘴,他却并没有走,只含笑看着她。

  目光里沉甸甸的爱意,毫不掩饰,

  她忽然觉得羞红了脸,他忽然间就让她变得慌乱无比。

  她感觉到脸颊两边烧烧的烫,只能像稻穗一样弯下脸,埋头在水果盒里翻找。

  良久以后,他看着她把冰激凌吃去一半的时候,

  才开口道:“好啦,我走了,你不许吃了。

  放进冰箱,晚上热了再吃知道吗。”

  白筱乖巧的回答着“嗯。”眼里却隐约有些不舍,

  而男生的眼睛,不比她少。

  “我做了柠檬起司,明天带去学校。”

  “真的!果真能闻到有一点柠檬的味道。”他皱皱鼻子。

  白筱不禁一脸好看的笑。

  “我真希望时间过快一点。”

  “为什么?人家不都希望时间慢一点。”

  他目光沉沉的看她片刻,忽然嘴角弯出一个笑。

  “因为明天到了,我们就可以一起了呀。”

  白筱撇一下嘴巴,还以为你有什么长远的计划。

  她不知道,他当时的内心:真希望时间可以过的快一点,

  再快一点,这样我就可以和你真真正正在一起,

  永永远远在一起,我要娶你,和你成一个家,再也不分离!

  白筱记住了他那时的眼睛,深邃光明,

  站在夕阳下,专注认真。比阳光还灼人。

  她一不小心就晃了神,盯着烤箱里亮起的暗黄色灯光,

  眼睛里是这些年少有的留恋。

  同事黄东东忽然拍她一把,“诶,想什么呢?你都看呆了……”

  “有吗?反正没想你!”她瞟他一眼故意为之,

  她觉得这位男同事,今天用藏着什么事乖乖的。

  “哈哈,我可不敢让你老人家惦记。”

  他一边说,一边讨好的帮白筱把操作台上的水果皮清理干净,

  又把用过的蛋糕模型整理放好。

  那平时都是她自己的工作,她看着黄东东谄媚的样子,

  手下的工作却不尽如人意,不禁溢出一分笑意。

  看着他把纸杯蛋糕和蛋挞的托盘混到一起整理,

  白筱终于忍不住打断,“好啦,好啦,

  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快说。一会都让你弄乱了。”

  她不得不将他整理过的地方,又一一调整一遍,

  这是她的习惯,不论做什么,都按照规律行事,这样不至于乱。

  黄东东看她一脸嫌弃的重新摆放着,

  脸上依然是巴结的诡异笑容,白筱心里在想,这个黄东东今天脑子坏掉了。

  “筱筱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千万别和我生气。”

  白筱挑着眉,斜他一眼,“打住,

  对于大龄单身男的秘密,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黄东东到嘴边的话,听完后,忽然收了回去。

  还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让白筱自然而然联想到,

  他所指的秘密,是不是和自己有关。

  所以黄东东今天这么奇奇怪怪的。

  她正欲追问,烤箱叮的一声,白筱立刻戴上手套,

  去查看成果,再没心思管什么秘密。

  托盘上圆鼓鼓的一排排小胖子,

  在还弥散着水蒸汽的烤箱里呼吸着。

  白筱会在每次出烤箱的时候等上一分钟,

  这样刚烤好的面包会二次吸收部分水蒸汽,吃起来口感才更好。

  她踮着脚将托盘从烤箱抽出来,

  空气中的柠檬味儿更浓郁了。

  转过身才发现黄东东还没走,正目不转睛的看她手里的柠檬起司。

  “呀!筱筱,你又创作新品了,真厉害!”

  白筱顾不上回答他,她要快速的将它们分离到盛具里,

  以免温度下降之后可能会粘盘。

  所有的糕点,再出烤箱的那几分钟最终重要,

  所以白筱现在正全神贯注在自己手上。

  就连周简走进来,发现她并靠近过来,她也丝毫没有察觉。

  周简一眼就看到了吧台一角的白筱,

  白色围裙罩在灰色衬衣前,正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他站在她身后不远处,她也没发现,

  空气中有新鲜的柠檬清香,和记忆中一样清新,

  他下意识深深嗅了一下,柠檬起司的味道历久弥新,仿佛更惹人回味了。

  他一瞬不眨的看着她,将一块块甜点分放在白色描底方盒里,

  脸上看不出的表情,手上却是十分娴熟。

  他不仅在心里假设,如果当年,

  没有发生那些事,她没有被投进监狱,

  此时的她,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她一定过的比现在更风生水起。

  他想,虽然她此刻也不见得落魄,

  可是,他一直知道,以她的聪明才智,

  一定早已获得生命更多的重视。

  不过这样也好,他更喜欢她现在的样子,

  少了一些年少时的乖觉,多了一份成熟后的宁静。

  让人感觉更想去靠近,更想去珍惜。

  他脸上不知不觉的涌起一缕缕笑意。

  白筱正在把最后一个甜点包装好。

  就听到黄东东谄媚的一声问候,

  “周老板,你又来啦!你是来找她的吧。

  ……筱筱……筱筱。”

  她听到召唤,转过身就看到周简正目光灼灼,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饶是她昨天刚刚见过他,也难免被他鲜明的存在所吸引,

  他比十一年前更让人过目难忘了。

  轮廓清晰的眉目里是耀眼的光泽,

  肩膀比少年时的更宽阔厚实,让人有想要依靠的感觉。

  白衬衣的领子勾勒在脖颈上,利落又流畅。

  雨后初晴的二月,天气清冷潮湿,

  质地柔软的手工风衣外套,更显得他俊郎出挑。

  她眼神在他身上停住一秒,才反应过来自己不该有一些表情,

  她睫毛微微晃动一阵,低下头,拉下脸,

  自顾自的将手里的拼盘放入玻璃冷柜里。

  与其纠缠于无谓的痛苦,不如在交汇时冷心硬性,

  她已经没有理由去面对有关他的一切,

  荣光也好,污秽也罢,都随着十一年的那个夜晚,

  刻入她的骨血,将她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从此,她再无欢愉,再无企盼。

  只剩下无尽的绝望和枯竭,随着时间的流逝,与日俱增。

  命运对她的态度,似乎从一开始就从没有过丝毫眷顾,

  终究是她太过弱小,无论怎样去挣脱,

  不管有过怎么样的努力,都不曾被片刻温柔相待。

  她唯一的防守,不过是置之不理。

14.几回伤往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