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帅哥,以生在相许如何?

  入眼的是十分繁华的城前门,里外都有守卫。

  看着架势,只会有一个可能,这是皇帝的窝。

  跟着阎御风,守卫十分恭敬的齐声,“参见阎王爷。”然后便有两人为他开门。

  卧槽,这人进出都是不用通行证的吗??太特殊了吧,惹不起啊!!

  “走了。”见水星罗站到原地,开口。

  一直和阎御风到了大殿,那儿早以歌舞升平,见阎御风来了,人立马就退了出去。

  “参见皇上。”

  水星罗又不会说这些,只是跟着阎御风做,阎御风见到皇上并没有跪,当然水星罗也照做了,可就是这样,引起了众人的一阵议论。

  阎狂尴尬,“阎王妃,你可知见到朕是要跪的。”

  水星罗很奇怪,转身看着阎御风,又转身看向阎狂,“皇上为何臣要跪?”

  “见了皇上自是要跪的,不跪是大逆不道。”一道娇媚的声音传来,这人是阎狂最宠的妃子,皇贵妃,地位自然不用说。

  “啊?嫁夫从夫,我家王爷没跪,我为何要跪?”水星罗反应很快。

  阎狂黑了脸,这话正是戳到了他的痛处,全天下,阎御风简直与自己平起平坐,甚至大部分的实权还是在阎御风的手中。

  可别人没有把柄在自己手中啊,而且名誉与名声也相当好,这凤城国确实让他管理的很好,再着,有了水家的支持,想要除他,简直是天方夜谭。

  不过听说过水家嫡女臭名远扬。

  “坐吧。”虽有不满,却也极力忍着。

  “谢皇上。”

  找位置入座,这位置即皇上位置的第二个座位,这也足以说明阎御的身份。

  水星罗倒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下去,一路的颠波,累死她了。

  无聊的看着眼前的歌舞升平,唯一剩下的就只有吃东西了,水星罗不断的往嘴里塞东西,还顺手做了一口酌了小酒,不过喝的第一杯她|就迷上了,部队不准喝酒,这还是|她第一次喝。

  对面的人看怪物似的看着水心罗,倒是对面那个人旁边的那位掩嘴笑着|:星儿终于暴露本性了。

  坐在水星罗旁边的阎御风也不在意,拿起一杯,递给水星罗。

  水星罗拿过酒杯一口饮下,“好喝……好喝……哈哈…”此时水星罗的脸红扑扑的,像苹果一般,“阎御风,你也喝……,呵呵…”傻笑。

  这时有人还不嫌事大,“早就听说阎王妃,琴棋书画样样了得,不如为大家表演表演如何?”说这话的,不知是谁家的千金模样,模样倒是长得清秀。

  “啊?表演………我最喜欢表演了。”

  摇摇晃晃的走向中央,那些跳舞的舞妓也不知去哪了,可能全退下了,水星罗十分霸气的唱出,“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焰照亮了我,你的大眼睛明亮又闪烁,好像天上星那最亮的一颗……”

  一直坐着看戏的阎御风,眼皮抽了抽,这都唱的什么歌啊?

  阎狂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笑着打圆场,“阎王妃应该是喝醉了,来人,扶阎御王妃下去休息。”

  外面………

  “我没喝醉,喝……喝啊!”水星罗走路摇摇摆摆。

  “好恶心,一身酒味,贵妃可是让我好好给你醒醒酒呢!”说完将旁边的水桶倒向水星罗。

  一大桶水倒向水星罗,倒水星罗清醒了那么一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人捞入怀中,“你就是这样对待,堂堂的阎王妃的。”

  小玉连忙跪下,“候爷,奴婢也是受人之命啊。”

  “滚。”南宫澈真的生气了,竟然敢这样,这样对待他的星儿!

  “是,是。”小玉连滚带爬的跑了,倒是比水星罗还狼狈。

  “啊?帅哥,你好帅啊!”水星罗抱着南宫澈的腰,“不如,以身相许如何?”水星罗挑着南宫澈的下巴,眼神迷离,准确的说,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好。南宫澈笑得温柔,如沐春风。“先把衣服换了,我就答应。”

  “好,好啊,不准食言哦!”水星罗嘟着嘴,颇有一番可爱的。惹得南宫澈心都化了。

  “嗯。”南宫澈给水星罗交给一路过的宫女,像是不放心一般,直到看到亲眼看到水星罗换的衣服。

  想走上前,却见到了阎御风,他忘了,星儿已经嫁了,星儿不属于他了。

帅哥,以生在相许如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