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自从开始做这个关于十字路口的梦以后,鹿安安就对睡觉有了恐惧心理。就比如此刻,鹿安安哈欠连天地窝在沙发里,《百变大牌》早就已经结束了,即使承担着明天上班要迟到的风险她也不愿意躺在床上,那个路口带来的恐惧对她来说远远超过了公司里的灭绝师太。鹿安安看着墙上的时钟,已经凌晨两点了,她呆滞地看着秒针滴答滴答地转动,终于抵不过连日来的疲惫,头一歪,就这么睡着了。

  “安安!安安!”鹿安安好不容易睁开眼,看到的却是她大学时候的室友宋淼,“淼淼?”鹿安安一个激灵坐起来,却发现她正身处大学寝室里,她环顾一周,在自己的床上发现了床上躺着一只周易航的周边公仔,已经毕业一年的鹿安安清楚地记得,这只公仔在她大四搬离学校那年,不知道丢在哪里了。而且宋淼她不是……

  “淼淼。你怎么……”不等她问完,宋淼火急火燎地把她从床上拉起来:“安安,我们说好了今天要去爬山的!你怎么赖床呢!”鹿安安呆立在原地,看着宋淼急急忙忙地在鞋柜里找她的运动鞋,她记得这一天,就是从这天起,她几乎每晚都做那个十字路口的梦,就是从这天起,她开始被梦魇折磨。

  “你怎么回事啊?李振在外面等着呢!你再不快点我们就走了啊!”李振是宋淼的男朋友。“别!淼淼!别去!”鹿安安想冲过去拉住宋淼的胳膊,别去,淼淼,别去,求你了。可是鹿安安发现自己又动不了了,甚至连呼喊也没有声音。她要急疯了却又无计可施,鹿安安用尽全力大喊了一声宋淼的名字,却在喊出了声音的同时坠入了无尽的黑暗。

  “安安!你怎么又睡了啊!一会儿下车该感冒了。”鹿安安在宋淼叫她的声音中混沌地睁开了眼睛,她在一辆车里,这车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应该是辆二手车,宋淼看她醒了,继续和正在开车的男友嘻嘻哈哈地聊天,鹿安安看了一眼窗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睛模糊的原因,透过车窗根本看不清外面的风景,鹿安安用力甩甩头想让自己清醒过来,耳边却突然响起了刺耳的刹车声,她的身体随着惯性猛地向前。

  ”淼淼!“鹿安安大喊了一声的同时睁开了眼睛,她在自己的家里,并且以一种滑稽的姿势躺在沙发上。这次她真正地醒过来了,她揉了揉跳动的太阳穴,心脏也在剧烈的跳动。她拿起手机想给白之恒打个电话,却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最终还是放下了。

  鹿安安不敢再睡,窝在沙发上把电视声音调大,默默地等太阳升起来。这一天鹿安安都心不在焉的,开紧急会议的时候也是眼神游离完全没有听灭绝师太讲话,”鹿安安,就你了。今天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冷不防却被点了名,鹿安安吓了一跳连忙点头称是,却又觉得同事的眼神都怪怪的。散会了之后一打听才知道,公司承接了一个剧组的宣传外包,需要有人去一个著名却偏僻的影视城探班采访,采集资料。这部剧正是周易航和苏娆传出绯闻的那部《风之恋人》,负责网上宣传的人必定会被周易航的粉丝骂个狗血喷头,而且周易航和他的团队可是出了名的耍大牌爱黑脸,公司上下没有人想去偏僻的影视城看脸色,这个任务就落在了开会时开小差的鹿安安肩上。

  这个外派任务对于鹿安安来说倒是没什么,只是她第一次接触艺人而且还是自己的爱豆周易航,想想就紧张地手心冒汗。任务紧急,鹿安安下了班急着回去收拾行李,她一边在地铁的过道上飞奔一边给白之恒打电话。

  ”白医生,实在不好意思!我明天要出差,现在赶回家收拾行李,不能去复查了!“鹿安安在噪音杂声中对着手机听筒大声说。

  白之恒把听筒稍微拿远了点儿:”你要去哪?“

  ”A镇!就是那个影视城!“

  ”你那边太吵了,我们见面说。“白之恒挂了电话就脱下白大褂,换上了休闲外套。”哥,你要出去吗?“白逸兴从厚厚的翻译资料中抬起头,眼里闪烁着八卦的光芒,他可从来没见过从来有条不紊的哥哥急着出门。

  白之恒点点头,头也不回地说了句”晚上记得吃饭“。白逸兴听着门外车子启动的声音,默默打开了外卖软件。

  鹿安安开门的时候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白之恒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挑了挑眉:”不请我进去吗?“鹿安安连忙侧身让路,白之恒看着一地的衣服还有摊开的行李箱,终于忍不住了:”鹿安安,你家是猪窝吗?“鹿安安看他一脸严肃又嫌弃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下乐了:”来来来,你坐这儿,我给你倒杯水。“说着把沙发上的衣服丢到一边腾出了一块儿坐着的地方。”不用了“白之恒坐下说:”你昨晚有没有做噩梦?“

  鹿安安坐在地毯上把昨晚的梦原原本本讲给了白之恒听,白之恒疑惑道:”这个梦你不常做,却能记得这么准确吗?“

  ”淼淼她……那次车祸抢救无效去世了,她的男朋友李振当场死亡,我也在医院躺了两个多月。“鹿安安低头说,这次事故带走了她大学最好的朋友,她平复了下情绪:”就是从这以后,我开始频繁地做那个十字路口的梦。“

  白之恒什么也没说,可表情却明明像想说些什么,最终他起身半跪在鹿安安面前,轻轻把她揽入怀里,鹿安安吓得不轻,刚想推开他,白之恒却抬起了手,轻轻安抚着她的背:”别怕,都过去了,别怕……“

  这一刻连鹿安安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她会鼻尖泛酸,甚至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上一次这么被人温柔地安慰还是在妈妈怀里,鹿安安仿佛看到了眼前妈妈在对她笑着招手。”妈妈“鹿安安小声地呜咽着,陷入了昏迷。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