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表妹

  次日寅时,秦子衿被敲门声吵醒。

  这个时候慕离绝对还在睡觉,谁会来扣他的门呢。

  他抽出枕边的剑,悄无声息地“飘”到门前,推开一条极细的缝。

  外面的那人骤然使力,他一时不察,竟真的让那人把门推开了,

  他立刻提剑迎上,剑尖却停在距来人眉心不过一寸的地方。

  是个女子。

  是他的妹妹,秦子文。

  秦子文笑嘻嘻地拨开剑尖,佯怒道:“哟,我一路风尘仆仆的来找你,你不仅不欢迎,还拿剑指着我,算什么待客之道。”

  秦子衿无奈皱眉,道:“你来做什么?”

  “帮你啊。”她说的理直气壮。

  “帮我?”秦子衿笑道,明显不信。

  秦子文坐在桌前,自顾自地倒了杯茶,一口气喝光,又倒了一杯,随意把玩着茶杯,茶杯上下浮动,茶水却一滴未落。

  “当然不是帮你,你想多了,”她有一口喝光茶水,随手把空茶杯掼在桌上,道:“我是来保护慕离的,等到真正危机的时候,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如何能护得了他呢?”

  秦子衿敛了笑意,似在沉思。

  半晌,又忽而勾起唇,笑容中含着几分怒意。

  “等,等等,你,你要干嘛?”秦子文坐在凳子上,猛然后退,险险躲开了一剑。

  秦子衿抬剑,指向她,笑道:“你要不要试试,我这把剑的威力?”

  “那倒不用,”秦子文瞬间怂了,讪笑道:“表哥你自幼练剑,无人能敌,妹妹怎么敢试呢?不过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万一有点什么事,妹妹到底还是能帮衬着些的,表哥你也不用分心护着慕离了。”

  秦子衿本就没打算让她回去,刚刚那一剑只是玩笑,他尚留有八成余力。

  “怎么进的城?”秦子衿把剑收回剑鞘,坐在床边,问道。

  秦子文知道他已经同意她留下,心中雀跃,欢快道:“我把那几个守城的护卫毒晕了,就进来了。”

  “……”

  看来这几天会很麻烦了……把这丫头留下来,真的对吗?

  秦子衿对自己刚才的选择感到怀疑。

  辰时,慕离迷迷糊糊地醒来,第一眼就看见守在他的床边,笑眯眯的秦子文。

  慕离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盯着她,抬眼,又看到了一旁皱眉扶额的秦子衿,满脸疑惑。

  秦子文特别喜欢慕离圆乎乎,胖嘟嘟的小脸,罪恶的黑手缓缓伸出,捏捏他的脸。

  可能是没能控制住嘴角的弧度,她想象中和善的微笑变成了猥琐的笑容,把慕离吓的不轻,他掀被下床,扑向秦子衿,寻求安慰。

  他躲在秦子衿身后,探头看秦子文,眼含戒备。

  秦子文动作夸张地捂住胸口,满脸痛苦地道:“我真的那么可怕吗?怎么会把孩子吓成这样!”

  秦子衿低头看慕离,慕离也抬头看他,并且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

  覃川处于关外与中原的交界处,有不少胡人在此做生意。

  秦子文爱极了“樱桃毕罗”,并且用它获得了慕离的一个拥抱。

  虽然慕离还是一直跟着秦子衿。

  “表哥,咱们这么悠闲自在,耽误了皇帝的事该怎么办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她还是嚼着冰糖葫芦,没有半点忧心。

  秦子衿拉着慕离,漫不经心道:“皇上给了我一年的时间,不用着急。”

  “呵,”秦子文吃完冰糖葫芦,又随手从路边的摊位上拿了一个面具,抛给摊主一锭碎银。

  摊主满脸惊异,喊:“客人!不用这么多的!”

  但很明显,秦子文并不想搭理他,在人流的冲击下,摊主也没能追上他们,只能作罢。

  “她倒不怕自己活不过一年。”秦子文笑的没心没肺,戴上面具,猴头莫名很符合她的气质。

  秦子衿皱眉,扯住她,沉声道:“绝对不能当着外人的面这么说,知道吗?”

  或许是因为他的语气太过认真,秦子文也有片刻的愣神,又迅速反应过来,满不在乎地摆摆手,道:“知道了知道了!”

  她又蹦蹦跳跳的走远了。

  秦子衿缓缓跟着,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慕离。

  他感觉秦子文刚刚那并不是心直口快之言,而像是真的想让皇上活不过一年。

  希望是他的错觉。

  他抱起慕离,加快脚步,柔声嘱咐:“慢些。”

  

表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