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看花开几度风

闲看花开几度风

素衣斯幽

闲看花开几度风,只道旧时记忆抚眉梢,转眼一霎,也不过烟云一场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缘起缘灭

  “已经不知多少个夜晚,明珠的身影仿佛还在我的眼前,我还是不敢相信,明珠就这么死了。”弦思已经绝望了,胡家祠堂中不知何时又添了一个灵位,因为他的身份,他的家人也许永远不会过上和平安逸的日子。“大哥,明珠嫂子死了,你还有我们啊,我和爹都是你的亲人,若是嫂子在天有灵,看见你现在的样子又如能含笑九泉啊!”祠堂中这个抽泣着,看似坚强的女子便是胡家的女儿,弦思的妹妹,胡蓁蓁,女儿家大多妩媚娇羞,可胡蓁蓁却有异于普通女子的意志,天不怕,地不怕,如今才知道,天下女子都一个样,伤心时眼泪也会如断了线的珠子。那时,世间仿佛都停止了,直到胡家家丁急匆匆地来报,打破了平静:“老爷,小姐,刚刚陆家的子衿小姐来过了,说是给少爷送了些补品,改日来登门拜访。”“她来干什么,又不是一家人,有什么可看的,把东西退回去,我们胡家还轮不到她来赏赐。”听着胡蓁蓁的语气就知道,胡家并不欢迎陆子衿,当你陆子衿百般刁难越明珠,处处讥讽,出口伤人,明珠与弦思成亲后,她仍不死心,日日登门拜访,如今明珠死了,想必她也该看望自己“未来的家人”吧。“蓁蓁,子衿到底是陆家小姐,且有出身书香门第,你这般说她,也太刻薄了。”胡家老爷胡不治不是个惹事生非的人,无论是在官场上还是家中,总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与胡家老爷是世交,他想,陆子衿虽与弦思是青梅竹马,一个未出阁的女子与其他男子时常来往,总归是不好的吧,可他碍于陆家的情面,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要两家人不吃亏,也该也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生活不会因为一个人而停止,明珠就算死了,弦思依旧要执行悬镜司的指令,这几年幽冥司猖狂,以巫术害人,明珠也死于非命,一日不除幽冥司,百姓便不得安宁,“大人,最近京城的是这来报,城南出现了幽冥司的下落,现到处散播巫术,已经死了千人,这可如何是好。”悬镜司的守卫刚接到指令便来报。“季辰,你带着一些兄弟从城南出发,一路排查,询问来往行人,我先前往京城,到时候,我们在城口茶堂碰头。”弦思带着佩剑,腰间挂着卫令,终于与幽冥司的恶战要来临了吗,这一次,他不会心软,明珠不能白死,那么多兄弟不能白死,无论如何,定要手刃幽冥司,以慰亡灵的怨恨之情。启空城,幽冥司中“主君,这几日我们的手下已遍布京城,城内已安插了我们的杀手,只等悬镜司的那帮蠢货抵达,就把他们一网打尽,天下迟早是我们的!”“霁雨,霁烟都安排好了吗,可别出了岔子。”没想到幽冥司的主君也会如此小心,这让手下们不解“主君,那帮凡人怎抵得上我们的巫师,杀他们易如反掌啊!”“你不知道,悬镜司新上任了一个官令,他可不简单,随身携带狗皇帝御赐的龙佩,凡以巫术接近他的人,都会遭到真龙之气的吊打,万不可轻敌啊!”幽冥君正叹惋着,忽然想到了什么,走进了冰室,冰棺中躺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她究竟是睡着了,还是死去了,无人可知,幽冥主君轻抚那女子的脸庞,低语道:“是时候让你将功赎罪了,去他身边吧……”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历代帝王都有春天祭日的礼制,京城中的人也在春天忙活起来了,到处一片张灯结彩的景象,春天,对于弦思来说,竟是一个悲伤的季节。“听说了吗,城门口有个女子在卖身葬父,好像还是个美人。”“这都什么年头了,竟还有人出这种把戏,该不会是个骗子吧?”“谁知道呢,去看看再说吧。”这附近来来往往的路人都在谈论这个女子,京城百姓安居乐业,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难不成是幽冥司的奸细?弦思越想越急,倒不如去城门口看个究竟。果真,一个妙龄女子身着白色丧服,哭哭啼啼地向城门守卫哭诉。“你当京城是你家吗,说卖身就卖身,过几日陛下就要前往皇家祭坛祭日,若看见你怎么会龙颜大悦,来人呐,把她给我打出京城!”城门守卫到底是陛下亲封的,是出了名的公正无私,可比那些当大官的还厉害三分。“官爷,您就可怜可怜我吧,我自幼丧母,如今唯一的老父亲也去世了,奈何家道中落,连添置口棺材的钱都没有,能好歹给我留条活路吧!”那女子哭红了眼,到惹得弦思一阵心酸,他这是怎么了,竟然对街头一个不认识的陌生女子起了怜意,他走近那女子,只觉得她那张脸熟悉,如同春日里的一道惊雷劈向了他,明珠,怎么会呢?她明明已经死了,那女子与明珠何止是相似,完全就是同一个人啊!看着她,弦思也觉得于心不忍,出面替那女子求情,那守卫见弦思是悬镜司的人,好歹也退让了几分,让那女子留下,帮她埋葬了父亲,至于她,既然连忙都帮了,如今丢也丢不掉了,只能让弦思将她带在身边,走到了一处偏僻的巷口,那女子忽然跪下来,“大人,小女子无以为报,好歹让我留下来,当牛做马,小女子也愿意,只要您不嫌弃!”那女子抽泣着。“留下来到也行,不过,好歹你也要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吧。”“小女冷画。”冷画,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好名字,就如明珠一般。弦思因公务在身,只能将冷画带回胡府,由家人照料着,但只怕陆子衿会为难她,这么多年我,他怎么会不明白子衿的心意呢?子衿是很好,但弦思的心里早就住下了越明珠.……

缘起缘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