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上官黎家。

  “是你。”

  白寂雪看了看四周。

  “这是哪里?”

  “这是我家,我去山上采药,看见你晕倒了,就把你背回来了。”

  “哦。”

  白寂雪正想下床,结果被上官黎拦下了。

  “我爹说了,你现在还不能下床。”

  这时,上官枫走进来,端着一碗药。

  “醒了呀,那把药喝了再下床吧。”

  说着,就把药递给上官黎。上官黎舀起一小勺药吹了吹,准备喂白寂雪,白寂雪连忙说: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正想拿药,上官黎就把药藏在身后,然后轻轻地把白寂雪的手推开,说道:

  “不行,你手上还有余毒未清,要好好保护,药这么烫,还是我喂你吧!”

  “不用了。”

  白寂雪抢过药,结果药真的很烫,她急忙松开手,上官黎眼疾手快接住了药碗,药一滴没泼。

  “跟你说了药烫。”

  上官黎一边吹药,一边说着。

  白寂雪看了看手上的手帕,问他:

  “这是怎么了?”

  上官黎看了一眼,说:

  “这是我爹帮你去毒时包扎的,当时我看到梁嫂落在这里的手帕,就顺手递给我爹了。”然后喂给白寂雪一勺药,白寂雪看了看药,又看了看上官黎,只好乖乖喝药。

  过了会儿,药喝完了,白寂雪迫不及待地下床。她忽然想到了她的琴,赶紧问上官黎:

  “我的琴呢?”

  上官黎打开柜子,把白寂雪的琴拿出来给她后,说:

  “我背你回来时,帮你把它收起来了。”

  白寂雪把琴搬到院子里,弹了起来。优美的旋律萦绕耳边,碰巧一阵风吹来,院子里的梨树上飘下来许多梨花瓣,就像下雪一样。白寂雪的衣裙也被风吹得飘起来,就像仙女一样。上官黎呆呆地看着白寂雪,回过神,跑进屋里拿出一根笛子,与白寂雪琴笛和音。美妙的旋律萦绕耳畔。

  血离堂里

  一个男人坐在高处的椅子上,冷无艳走了进来,伏地跪拜,然后起身,高兴地说:

  “离笙,你终于出关了。”

  那男子端起一杯茶,品了一口,问她:

  “你去干什么了?手还受了伤。”

  “我…”

  冷无艳有些犹豫。

  “说!”

  男子把杯子重重地放在桌上,然后说道。

  “我…去找白寂雪算账了。”

  “噢?算什么账?”

  那个男人站了起来。

  “算……她五十年前伤了你我的账。”

  冷无艳捏紧拳头。

  “啪!”

  那个男人瞬间出现在下面,打了冷无艳一巴掌,又瞬间回到上面。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闭关期间不许去碰雪儿吗?”

  男人勃然大怒,训斥着冷无艳。

  冷无艳握紧拳头,满身怨气。男人忽然间又没了生气的样子,继续问:

  “那,你把她怎么了?”

  “我根本打不过她。”

  冷无艳忍住怨气,大胆地骗了男子。

  “没伤到她就好。”

  男子看着手上戴着的戒指说。

  冷无艳更生气了,她说:

  “可我受伤了!”

  “你?”

  男子瞬间走到她身边说:

  “谁叫你自不量力,敢去找她算账,这就算是警告吧。”

  男子毫不在意的说,然后又瞬间坐回了宝座上,对所有人说:

  “告诉天下人,我钟离笙回来了!”

  然后消失不见了。

  冷无艳站在原地,捏紧了拳头。被白寂雪弄伤的伤口,流出了鲜血,滴在地上。

  上官黎家。

  已经是傍晚,白寂雪和上官黎一家在吃饭。

  “多谢前辈救了在下的命。”

  白寂雪拿起一杯酒,敬上官枫。

  上官枫也回敬:

  “是黎儿把你背回来的,你应该谢他。”

  白寂雪又敬了上官黎一杯。

  “谢谢你。”

  “嗯?”

  上官黎正专心致志的吃着饭,丝毫不知白寂雪和上官枫在讲什么。

  白寂雪见了,不由得笑了笑。

  “上官前辈这么厉害的高人,怎么会有这么个不正经的儿子?”

  白寂雪无奈的说。

  “我觉得挺好,哈哈!”

  上官枫一边说一边笑。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

  上官黎觉得更奇怪了。

  吃完饭,白寂雪坐在院子里,看着天上的星星。

  “白姑娘!”

  上官黎从厨房跑出来说:

  “今晚你和我睡卧房,我爹睡柴房。”

  “那怎么行?”

  白寂雪站起来说。

  “没事,柴房有床。”

  上官黎一脸无所谓。

  上官枫从厨房走出来,对白寂雪说:

  “白姑娘,今晚你和黎儿睡吧,再怎么说你也是客人,怎么能让你睡柴房呢,而且我怀疑有人会趁你余毒未接而趁虚而入,让黎儿保护你,我也放心。”

  白寂雪犹豫了一会儿,答应了。

  卧房里。

  白寂雪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上官黎听见了,小声地喊:

  “白姑娘?”

  “嗯?”

  “你睡不着吗?”

  “嗯。”

  然后,白寂雪起来靠在窗边,看着满天繁星,好像在想什么。

  上官黎趁白寂雪不注意,蹑手蹑脚地跑到她床上,然后轻轻地在她耳边叫了一声。

  白寂雪一惊,回过神来,才发现上官黎趁她不注意,竟然爬到她床上了。

  “你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我也睡不着,要不我俩聊聊天吧!”

  白寂雪看了看窗外,觉得还不晚,就答应了。

  “你是从哪里来的?”

  “麟山。”

  白寂雪也不知道为什么,上官黎好像有种魔力,让她不得不坦诚相待。

  “麟山不是有一个天下闻名的天云派吗?”

  “对。”

  “你是天云派的人?”

  “是。”

  上官黎似乎一点也不吃惊,他好像一早就知道似的。

  “到你问我了。”

  “问什么?”

  “想问什么都行。”

  “嗯……”

  白寂雪想了会儿,问:

  “你真的是孤儿?”

  “……”

  上官黎愣住了。

  “怎么了?”

  白寂雪看了看呆住了的上官黎。

  上官黎回过神来,吞吞吐吐地说:

  “当……当然,这怎么会有假?”

  “也是。”

  白寂雪点了点头。

  “那么……你会武功?”

  “嗯,我……爹教我的。”

  “我没什么要问的了,你问吧。”

  白寂雪想了想,觉得没什么可以问的了。

  “你……来燕国做什么,如今这里兵荒马乱的。”

  “我来……找荆轲。”

  上官黎又问:

  “来找他做什么?”

  “我知道他即将启程去秦国做一件大事,我要去帮他。”

  白寂雪毫不隐瞒,上官黎显得有些吃惊,但很快又皱起眉头说:

  “去帮他……刺杀秦王政?”

  白寂雪面不改色。

  “是。”

  本章完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