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0章 再一次的相遇

  推开棺材后的慕子叶,看到的就是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静静躺在里面的画面。

  黑袍,黑靴,就连腰带都是黑色的。只不过在他胸口的位置,绣着一朵艳丽的往生花。

  视线往上移去,看到男子面容的那一刻,慕子叶呆立当场。

  “怎么是他?”喃喃地开口。

  当初看到他的时候,他被别人打了个半死,怎么现在,还真的死了?

  不过,怎么死在这?而且看样子,好像很新鲜的样子。呸,是像活着的样子。

  俯下身捏了捏,呃,软软的,这应该是真人没错吧。探了探鼻息,没有呼吸。嗯?这人是怎么保存的?难道是这棺材?

  众兽听到慕子叶的话,很好奇。棺材里的是人?主人认识?

  “来,我看看。”

  “我先看。”

  “我也要看看。”

  众兽推推搡搡,一不留神,将慕子叶掀进了棺材。

  听到声音的兽兽们看了过来,趴棺材上一瞧。

  与若封嘴对嘴,是慕子叶没有预料到的结果。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五秒钟之后,身下的人竟然睁开了眼睛。

  “卧槽,鬼啊。”

  慕子叶一声尖叫,迅速弹了起来。趴在棺材上的兽兽们悲剧了,还没看清楚棺材里人的模样,就被慕子叶压着从空中摔了下去。

  “哎呦,疼死我了。”屁股都快被摔碎了。

  棺材中的男子坐了起来,看着一地的小兽,和在场除了他之外唯一的人类,男子凌空而下,站到慕子叶跟前,

  “你认识本君?”

  听到这话,慕子叶诧异,“你不是若封?”

  “你果然认识本君。”

  看着眼前一口一个本君的人,慕子叶心塞,大哥,我是认识若封本人,但不认识你这位“本君”啊!

  “不认识,我不认识你。我认错人了,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先走了,您继续睡吧。”

  惦着脚尖,慕子叶轻手轻脚地往外走。

  “还不快走。”看到众兽还愣在原地,慕子叶不由地催促。

  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众兽朝着慕子叶跑了过去。

  “等一下。”

  正要迈出石室大门的慕子叶,就这样生生止住了脚步。

  回过头来的慕子叶,正要问他还有什么事,一眼看去,墙壁竟然秃了。

  “大哥,这墙壁不是我抠的,真的,我发誓,我就进来转了转,没干别的。”慕子叶以为男子叫住她是因为这个事,连忙开口。

  听了她的话,若封的嘴角抽了抽,没干别的?那他是怎么出来的?

  “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慕子叶一懵,我做了什么?

  “你亲了我?”

  “啊?”

  看着她一副惊呆的样子,若封走上前,一把将她的头扣住,重重地吻了下去。

  “记住了,你是我的王后。”说罢,消失不见。

  耳边还回荡着他的轻语,慕子叶傻傻地站在原地。

  “完了,主人被强吻了。”

  “主人的清白毁了”

  “主人要嫁人了”

  听着众兽的话,慕子叶一阵无语,捡了一块砖,你们就说能盖房子了?不就亲了一下嘛,人家也许只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罢了。多大点事啊!

  “啊,主人,你完了,你被标记了。”看着慕子叶眉心中间那朵分外妖艳的往生花,白白大叫着开口。

  “你在说什么?什么标记。”慕子叶疑惑的问。

  “你看你额头。”

  听到白白的话,慕子叶拿出镜子,先前换衣服后就没有戴面具,难道脸上沾上脏东西了?这一看,我去,“这该死的是什么东西。”

  “主人,这应该是某种印记。擦不下去的。”看着慕子叶在那死抠,穹越开口提醒。

  “没有办法消除吗?”

  “估计只有刚才那个男人才办得到。”

  慕子叶一听,混蛋。亏她好心救了他,他就这样恩将仇报?不得已,慕子叶又重新戴上了面具。

  “你们知不知道刚才那个家伙是什么来历?”尽管和若封同名,但她肯定那一定不是他,狡诈,阴险,腹黑,卑鄙小人。

  正在路上走着的某人,“阿嚏”,揉了揉鼻子,“呵呵,看来,小东西想我了呢。”

  “主人,那个人我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你头上印着的东西我们也没见过。”

  也是喽,毕竟它们不是人,又一直生活在丛林里,还是等出去了找找资料吧。

  “对了,你们刚才有没有看见墙上的东西哪去了?”

  见众兽摇头,慕子叶纳闷,怎么好好的就不见了。不管了,先离开这再说。

  正要走出去,慕子叶忽然想起,石室的东西虽然都空了,但棺材还在啊,那可是好东西,死人都烂不了。

  当下一转身,垫着铁桶踩了上去,将棺材收进了空间里。

第30章 再一次的相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