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卖身契,救治

  晚霞满天空,物影渐稀松;

  云层寸寸落,已见星月烁。

  青阳公园小区。

  “东小姐,你看这里的套房怎么样?”

  “嗯~!这地方看着挺不错的。”

  东方凝雪双手怀胸站在路上,满意地看了看眼前建筑高档华丽的套房,又看了看周围的花草从林。

  “嘿嘿!那是当然,这儿的地形可我是找了出名的风水大师看的,地势好幽静不偏僻,有公园也有河池,旺财又旺人,相当不错的一个地方啊……”

  一旁的房东喜滋滋地竖起大拇指称赞着。

  这可是个大款啊,别看这位小姐穿的土里土气的,可开的起上千万的豪车,那就了不起了,低调的富豪,他还是知道滴。

  “行了行了,能进去看看吗?”

  东方凝雪撇了一眼还在滔滔不绝的房东,打断了他的话。

  地势好不好她比他清楚,她只是需要一个隐蔽好的住处罢了。

  一来为了方便她要做的事情,二来她想将一个人接到这里,三来嘛,是眼不见为净喽,经过今早的事儿,她跟龙烨寒是彻底结“仇”了。

  “唉~!好!”

  房东答应一声,领着东方凝雪来到房门前,拿出钥匙打开房门,随后做了个请的姿势赔笑道。

  “请,东小姐,你看看!”

  “嗯!”

  东方凝雪点点头走进去,入眼顶上欧美四围吊灯,地铺实木地板,左边铝合金门窗和直通二楼的钢木直梯,右里边通过玻璃可以看见U字型灶台,中间真皮欧式沙发,周围则是放着一些家具用品。

  欧美化风格,不错不错,她喜欢。

  随后手摸了一把一旁的玻璃柜子,看着手指上的灰尘,又看了看门上的保鲜膜,空气中还有淡淡的甲醛,可以看出这是才装修的。

  “这个……东小姐,这套房子是三天前才装修好的,因为最近忙就忘了叫人打扫了,不好意思啊。”

  看到东方凝雪皱眉,房东不好意思说着,随后又指着这些家具排着胸脯信誓旦旦道。

  “不过这不影响美观,这些东西都是进口的,质量那是杠杠的。哎!你就放心隔我这儿买,我王某人做生意,坚决不让自己吃亏,也不会让顾客吃亏。”

  “好!既然这样我也就不都说了,你开个价吧,这房子多少?”

  面对房东的诚恳,东方凝雪挑眉轻笑地点点头,这个地方无论是地形还是建筑风格都符合她的口味。

  “定价五百万,多了不要少了不卖。”

  一口价五百万,喊出价格时房东心里也有些忐忑,这个价已经还划算了,他也只赚了两百万的成本。

  虽然这小丫头是个土豪,可万一人家觉得贵不买了呢,这世上有些富豪看着有钱,可人家偏偏就想买便宜的东西低调生活,这丫头不会也是吧?!

  “好!五百万就五百万!这是卡,拿去刷吧。”

  看着房东有些忐忑的神情,东方凝雪撇撇嘴豪迈递卡,刚刚还义正言辞的,现在就露出这样的神情,一看就知道是刚接手这活的。

  “唉~!好!我去给你过户,你稍等片刻。”

  房东笑眯眯地接过白卡,忐忑瞬间没了,刷卡!那意思就是买喽。

  看着房东喜滋滋地离去的身影,东方凝雪好笑地摇摇头,随后便漫步走进屋内,边走边打量着,来到铝金窗前。

  抬头看着天边的晚霞中夕阳渐渐消失在眼前,心中感慨,时间过得可真快啊!转眼就过了十五年,十五年了,她何时才能……

  “东小姐,原来你在这儿,我可算没找到你了,你快跟我走一趟。”

  东方凝雪被一个力道拉回神来,转头看了看胳膊上的大手,又看了看慌里慌张拉着她走的男子,冷笑,这么快就来了?一个力道猛地甩开他的束缚。

  “呵!你这是干什么?”

  “我……我想让你跟我去……救我爷爷。”

  “救你爷爷?!你不是不相信我吗?找我去救你爷爷,不怕被我治死吗?”

  “你……我……”

  面对东方凝雪的冷嘲热讽,上官灏不知该说什么。的确,错在与他,若不是他的先说出那样的话,又怎么会被反驳回来呢。

  可是想到爷爷现在生命垂危,就什么也顾不得了,祈求地看着东方凝雪低声下气道。

  “我知道是我的不对,我给你道歉,对不起。我请求你跟我一起去就我爷爷,好吗?”

  “知道吗?作为一个行医者,最不喜欢别人不信任他,也不允许别人侮辱她的职业,你两样都占了,你觉得我会去救你爷爷吗?”

  “我知道我错了,我后悔了,只要你救我爷爷,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一向骄傲的他,如今为这八个字低下头颅。

  栽在这女人的手里,他有些不甘,他上官灏何时这样低声下气地求过人啊。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这次就原谅你了。”

  看着这样的上官灏,东方凝雪本不想搭理,可是突然想到了,看着上官灏诡异一笑。

  “真的?!”

  上官灏喜出望外,她原谅他了?!

  可看到东方凝雪那瘆人的笑容,只觉脊背一寒,他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这女人想干什么?

  “看到这座房子了吗?想让我救老爷子,就卖身掌管这儿的衣食住行以及卫生,三年!”

  这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少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让他做点儿下人做的事儿,妥妥的打击,不把她受的辱报复回去怎么能行,嗷吼吼吼……

  “什么?!你……”

  上官灏脸色发黑地看着东方凝雪指着的豪大的房子,他就说嘛事情没这么简单。

  “你什么你,想要我救人你就卖身,若是不愿就走吧。”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有时工作忙顾不了,这些可以不做。”

  想羞辱他算可是算错了,他打小就被他爷爷训练如何一个人生存,所以这些活对于他来说小意思。

  “可以,写一张卖身契吧,今后我就是你的主人,而你是我的奴隶,做什么都听从我的安排,不准反抗!”

  “……”

  上官灏脸色铁青,卖身契?!真是羞辱住他了,不过为了爷爷,只好写了份丧权辱身的契约。

  良久,东方凝雪满意地看着手中的契约纸,写了契约就出发吧。刚和上官灏走到门口,就遇到归来的房东。

  看到东方凝雪,房东喜滋滋地白卡房产证和钥匙递给她。

  “东小姐,这是你的卡和房产证,还有钥匙,请你拿好!你还有什么吩咐的吗?需不需我给你……”

  “哎呀!什么吩咐不吩咐的,赶着去救人呢,走!”

  上官灏皱眉不耐道,夺过房东手里递来的东西,不由分说拉着东方凝雪的胳膊走了。

  “唉唉唉~!我话还没说完呢”

  房东看着两人急匆匆的背影有些疑惑,救人?难道东小姐是个医生?

  *

  医院内手术室外。

  “都去了这么长时间了,他们怎么还不回来?等的都急死人了”

  上官铭“呼哧”

  一下从椅上站起来,焦躁不安地看着长廊口。

  师父走了没多久,姑姑和姑父就来了,待手术结束后,杜姐姐就脸色发白地告诉他们,手术失败了,那不是心脏病,而是心脏肿瘤,因为位置太特殊,她不敢动刀,可是不动刀随时就会死掉。

  他们这才响起师父之前说的话,经过姑姑的询问,这才得知师父也会医术,哥知道后就立马让他们等着,他去带师父回来救治,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来。

  看了好会儿,见还是不见人,转身对着坐在椅上的上官丽问道。

  “姑姑,你说师父会跟我哥来吗?”

  “唉~!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丫头爱记仇。”

  上官丽叹了口气

  ,这丫头真不是一般的记仇,上午杜欣婷告诉她东方凝雪把她儿子打伤了还住院了,非常地严重,她当时都有些震惊了,还有人打伤了那小子?!

  到了医院一看,她儿子半死不活地吊在床上,听着他的愤怒埋怨声,她也隐隐地知道了原因,都是嘴贱惹的祸。

  当时她心里就对东方凝雪竖跟大拇指,不愧是她看中的儿媳,这彪脾气真合她胃口,就该有人治治那小子了。

  “啊!不会吧!”

  上官铭张大嘴巴,不可思议道,没这严重吧,在收徒前,他也得罪了他师父,也没见他师父记仇啊!

  “铭,你当初就不拦着灏一点儿呢?”

  “姑姑,不是我不拦,而是……我师父说的话我也有些不信,这让我怎么拦?”

  “唉!那有徒弟不信师父的话呢!”

  上官丽瞪了一眼上官铭无奈道,拜了人家为师还不信人家的话,这徒弟做的还真不够格。

  “我……”

  “来了来了,他们来了!”

  上官丽看到上官灏拉着东方凝雪急匆匆往这边赶,打断上官铭的话连忙走过去拉起东方凝雪的手莞尔柔声道。

  “雪儿,你可算来了,孩子们之前做的事,伯母事先给你道个歉,对不起,你别往心里去啊。”

  看到上官丽,东方凝雪也有些意外他们怎么也在这儿,不过瞬间想到了姓氏,也就了然了。

  “嗯!我没往心里去,我还是很大度滴。”

  东方凝雪点点头,笑眯眯地开口。

  闻言上官景和相对一视;龙昊天满眼宠溺地看着上官丽;上官丽满意微笑;杜欣婷穿着蓝色工作服坐目光呆滞坐在椅上;上官铭又激动又崇拜地看着自家的师父。

  唯有上官灏嘴角直抽头冒三竖线,这女人还能在无耻点儿吗?若不是他写下的卖身契,她能跟他来吗?!大度?浑身上下哪儿大度了?他咋没看见大度啊。

  “那就好!

  噢!快去看看老爷子吧”

  “嗯!我进去了,你们在外等着吧。”

  说完,东方凝雪就走进了空无一人的手术室,西药味和血腥味顿时扑鼻而来,听着医疗机器传来的“滴滴”声,看着节奏时高时低的心电感应器。

  缓步来到上官老爷的旁边,皱眉看着老爷子气息微弱躺在床上,灰白的脸犹如一个死人一般毫无生机。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就是和她爷爷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吗?呵!既然这样,那老爷子,你可不能死啊,你要死了,那我的线索可就断了。

  “吱~!”一道轻微的开门声,东方凝雪抬头,皱眉看着走来的杜欣婷。

  

第八章 卖身契,救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