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最后的时刻

我生命中最后的时刻

文傲wa

身体力行,拒绝盗版,支持正版授权,从这一刻做起!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我的故事

  ……

  1.“我叫段大鹏,段王爷的段,大鹏展翅的大鹏,估计我爸妈希望我…大鹏展翅吧!

  我确实展翅高飞了,只不过,离他们…确实越来越远了。”

  “我今年三十九岁,在珠江国际做金融服务,我的客户都是各公司老总级别,我是销售总监,对于我来说,工作就是,打打高尔夫、听听歌剧、骑骑马、钓钓鱼或是吃个饭什么的,对我这个工作狂人来说,一切的一切…只有两个字:简单。”

  “我去年刚离婚,严格意义上讲,或者对我的老婆来说,都是一种解脱吧!

  我们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叫婷婷。

  今年十六了,法院把监护权给了她的妈妈,对了…我的前妻叫王一蔓,是个中学英语老师,英语不错,不过我真的不喜欢英语。

  虽然,我是做国际金融,对于外籍客户,都有我的助理雷雪儿打理。

  离婚的原因是感情不和,人们都说:离婚有上千种理由,其实,我认为就一个,因为爱到了疲倦程度,就淡然了。

  都说七年之痒,我们十七年的婚姻,最后价值是四十五块的两个深红色小本,结束…

  对了,哥几个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叫“疯子”,确实没有起错,有时候我就是个疯子。”

  2.卧室的床上,“叮叮”的手机闹铃响起,“我说我的段总,我的疯子,你起来了没,说好的哥几个今天去江心岛钓鱼的,您不讲究啊!”

  “这个是我的死党之一,叫秦奋,他的外号叫“禽兽,是个医生。

  正确的说是妇产科医生,这么多学科不选,非要学妇产科,按照禽兽的说法,他是想完全的了解女人,他这个“禽兽”绰号是我起的,相信你也觉得叫的没错。

  “哎,疯子,到你家楼下了,赶紧的,我们仨等你一个,一会还要坐船呢,利索的,赶紧的,别迟到!”

  “这是我的另一个死党,王国栋,绰号果冻,是一个优秀的人民警察。

  他旁边那个,在摇头晃脑听音乐的,是我第三个死党,他叫蒋游,绰号“酱油”,一个小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主要负责经济类型的案件,据我所知,他经手的官司,到现在,没有一件诉讼成功的…

  洗漱完毕,我背上装备下楼,禽兽下车帮我把钓具装进后备箱,我们四人坐定,果冻开车,向着目的地:江心岛出发!

  3.今天周末,正巧也是我们四人每月一聚的时间。

  钓一上午鱼,中午在饭店加工钓鱼成果,下午喝喝茶、晚上吃吃饭、喝点小酒,如果没醉,最后再去酒吧喝两杯,这就是我的生活,离婚中年男人的惬意、潇洒的生活。

  到了江边,停好车。

  坐上驶往江心岛的轮船,大概三十分钟左右,目的地就到了。

  说起江鱼来,可有个讲究,什么三花五罗、什么鲤子老黑,那味道…鲜美的没毛病。

  今天,我和果冻收获不错,钓上来的两条鱼,我这条三斤多,果冻这条有四斤左右。

  禽兽和酱油两个没有收获,钓鱼也和性格有关,毛躁、激进的人,一般都不愿去钓鱼,原因:坐不住。

  其实,我也是个比较激进的人,不然不会有“疯子”的外号。

  不过,马上就四十不惑了,要学着控制情绪,完善自我,用我前妻的话来说:再成熟,稳重一点才行…

  我越来越喜欢钓鱼了,没事的时候我也一个人来,我把它当成,磨练我性格的一种方式,“心静自然凉”。

  两条江鱼一条炖、一条炸,剩下的鱼骨熬汤,再来个岛上的散养的小鸡,炖上蘑菇,整个蘸酱菜,喝着饮料,说说笑笑,这就是衔接我们友情的最佳方式。

  再好的友情,也需要不停的浇灌、培育和滋养,我的人生感悟就是:任何事不能临时抱佛脚,否则,就会失道寡助啊!

  4.吃完午饭,返城。

  回程的路上,八卦的果冻又开始了:“我说疯子,你这离婚都一年了吧,也该找一个了。

  我们所里有一个警花,刚离婚的,带着一个男孩,才33岁,长得不错,就是脾气有点大,用不用…我给你介绍介绍!

  (果冻是我们四个中间的大暖男,主要特点好管闲事,对人热情的不得了)

  “得了,脾气大,还警花,你是让疯子,死得更快点,是吧!

  对了疯子,话说你不是体检了吗,报告出来没,我说你少熬点夜吧,容易猝死。”禽兽接着话茬,问道。(禽兽是个面冷心热,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我翻了翻白眼,突然想起来,掏出电话…拨通了我的助理:“雪儿,我的那个体检报告出来没,哦,出来了,明天到市医院体检科去取。

  好的,我去吧,你难得回趟家,好好休息一下,嗯,拜拜。”

  挂了电话,“明天去市医院体检科拿检测报告,我还要睡个懒觉,你们谁帮我去拿一下!”换来的是三个中指。

  5.斯诺克台球室。

  两人一组开始对战,我和酱油,禽兽和果冻,都是臭手,闲得无聊,其实我乒乓球打得不错,每次秒杀这哥仨,时间一长,没人和我玩了。

  “看那两个美女,身材特别火爆的,球特别的好。”旁边桌台上,两个姑娘确实打得不错,引得禽兽嗷嗷叫那种,旁边是果冻的愤怒,酱油的嫌弃及我的无奈。

  (酱油的名字名副其实,一般都没有存在感,不过我知道,他是我们这几个当中,最死心眼的一个,凡事认死理)

  “妈妈,我不想画了,集中不了精神。“女儿婷婷一边说,一边打开电脑,准备登陆qq。

  客厅靠近阳台的方桌,王一蔓正在批改学生的作业,这会,手机突然来了个微信。

  “一蔓,你下午忙不,一起喝杯咖啡吧?

  如果不方便,那就晚上一起吃个饭。

  我知道江边那,开了家重庆火锅,非常地道。

  我知道你爱吃辣,可以吗!”末尾,还有几个哀求的表情符号。

  这是教导主任杨光发来的微信,自从知道王一蔓离婚后,妻子死于车祸的他,就看上了这个成熟、稳重,对他来说魅力十足的女人。

  王一蔓想了想,回了微信:“我现在正在批改作业,晚上火锅店,七点钟见。”

  “好好,七点钟,不见不散。”杨光微信快速的回复了。

  “婷婷,一会把你送去你奶奶家,妈妈晚上有点事。”王一蔓朝女儿的卧室喊道。

  门开了,婷婷露出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是不是那个什么月光,妈妈,他对你没安好心,你要小心一点,你说…你这么大的人了,还让我替你操心。

  哎…算了,我还是去奶奶家,让她给我包茴香馅饺子吧!”婷婷说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王一蔓想说什么,嘴动了动,没有说出来。

  “他不知道,现在过得好吗!”王一蔓脑海里,段大鹏的影子一闪而过。

  “我怎么还是忘不了他,那个自私自利的家伙,我想他干嘛!”王一蔓使劲摇摇头,驱赶走脑海里,有些渐渐模糊的影子。

  看了下表,两点四十五分,时间还早,又埋头批起了作业。

  6.“我说,疯子,你不是爱吃辣吗!

  哥们我发现一个地,我们科室里的小姑娘都去过,说那的味道不错,叫什么重庆火锅,怎么样,晚上我们去试试。”禽兽一边说着,一边“噹”的打了一杆。

  “我没有意见,问下果冻和酱油。”我用粉托擦拭着台球杆顶部,说道。

  “他俩能有什么意见,哪次不是我出主意,你掏钱,他俩一个司机、一个后勤的,不说了,就这么定了,晚上就吃重庆火锅了。”

  王一蔓在挑选着晚上约会的衣服,旁边婷婷拿着薯片,一边吃,一边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妈妈。

  我们四个人出了斯诺克台球室,上了车,过了两条街,下车,进了一家造型中心。

  禽兽要烫个自来卷,酱油让造型师修理着鬓角,我和果冻,正在洗着头,妹子的小手洗的真舒服,我有些困了。

  昨天看方案,看到凌晨两点半,好想睡一觉啊!

  我想让自己清醒起来,不过,两个眼睛开始打架了,“实在顶不住了,我先小憩一下。”我嘟囔了一句,也不知道他们听见没。

  现在是下午六点,距离我们的相遇,还有一个小时…

一.我的故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