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昨日重现

  深夜的卧龙岛,静静的卧在湖中,周围的住客都安静静的熄灯睡了。

  此时何杨剑的心‘突突’狂跳!

  “剑剑,干嘛呢?发什么呆?看到美女就这样一副流口水的嘴脸?”华英满脸鄙夷。

  “哦,呵呵,美女,吃鱼,呵呵...”何杨剑讪讪的尬笑。

  “嗯嗯。”吴莎莎接过烤鱼,也不客气,两个人小口的开吃了。

  夜深了,鱼吃完,大家闲谈了几句,也就散了。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何杨剑怎么也睡不着:太像了!太像了!不单模样,还有说话、动作、神态,如出一辙!

  从床上鱼跃起身,也不用思索,何杨剑提笔就画。三下五除二,毫不费力,于清面容的轮廓就跃然纸上!

  太惊讶了,刚才那个女孩太像了!如此熟悉的人居然活脱脱的撞到自己眼前?!笔落于地,何杨剑瘫倒在床,简直了不敢相信!叹了口气,内心缴械:来这里本来是为了离开,可...也许这就是宿命。

  不管昨夜发生了什么,第二天还是会如期到来。

  “剑剑,你魂不守舍的,还想着莎莎?”上午两人做房,华英斜眼瞄了下无精打采的何杨剑。

  “嗯,是啊,有美女干嘛不想?”何杨剑倒是直接,很诚实的,邪邪的回答。

  “她在九仙阁,你可以去找她啊!”华英酸溜溜的怂恿。

  “不用这么急吧?!有的是机会!”何杨剑故作矜持。

  “哈!你还真想去?!不过看你九魄只剩一魄的鬼样子,不去找也不行哈!”华英笑着揶揄。

  “哈哈!”

  说来也巧,没隔几天。四月八号,新入股的老板——项总请大家吃饭,订在了九仙阁。

  这天的何杨剑打扫起卫生来格外麻利,对游客介绍房间也是笑意盈盈。看在眼里的华英只能狂擦额头汗:这家伙,恋爱了...

  晚上7点,准点开席。何杨剑入场便发现了吴莎莎,扎了个马尾,四处张罗,忙忙碌碌——她是大堂经理。

  饭菜蛮好,何阳剑的心思没在吃上。给两个老板和相熟的同事敬了酒,他便翘首以盼——他知道,经理是会来给每桌客人敬酒的。果不其然,吴莎莎端了酒杯,来给大家敬酒。先给舜总,项总分别敬了一杯,预祝两位老板生意兴隆,财源广进。而后与众人一齐举杯共饮,欠身致谢。

  “大家慢慢吃啊,我失陪下......“余音绕梁,吴莎莎已前往隔壁桌。何杨剑才开始吃了起来,内心盘算着,要把吴莎莎的电话号码要过来,还有微信。嘴角微扬...

  “喝酒!”敬了一圈,华英找到了何杨剑喝。

  “嗯,干了!”

  “工作要努力啊,别还一直吊儿郎当的哈!”华英敦敦告诫。

  “是,领导!”居然用“吊儿郎当“来评价我的工作!何杨剑递给华英一个反抗的眼神。

  餐闭,何杨剑在九仙阁四处转悠,好容易扯到个阿姨闲谈,旁敲侧击的打探吴莎莎的信息。

  什么”全名啊,哪年的,哪里人,什么文化,最重要的是有没有男朋友,电话号码“。阿姨是个老实大姐,却也心知肚明。看这后生也不碍眼,成人之美,把有的没的,知道的不知道的,都告诉了何杨剑。何杨剑如获至宝,千恩万谢,情绪激扬的回了临湖居。当晚,慎而又慎的给吴莎莎发个微信添加申请:你好,我是临湖居何杨剑。

  事情顺利,没过多久,来信息了——添加通过:你好+微笑表情。

  抑制不住的激动,何杨剑兴奋的缠着吴莎莎聊了起来。两人你来我往,彼此增进了了解。他们有个共同的爱好,何杨剑先知道的——跑步。何杨剑跑龄有十年,吴莎莎也有七,八年。于是相约,明天晚上八点半,绕临湖居跑。当然,还有吴莎莎一直以来的跑友同事,三人。

  第二天的何杨剑,人简直就飘了起来,可,时间却过的很慢。好不容易天黑吃了晚饭,华英本来要叫住何杨剑说点什么。话没出口,那家伙就不知道奔到哪里去了。华英有点懵逼,悻悻然忙自己的去了。

  挑最轻便的安踏,着最舒适的阿迪,选好路上要用的跑歌。万事俱备,一看时间,刚到八点。何杨剑便溜达到了预定的碰面点——指挥部门口。

  时间一分一秒逝去,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何杨剑翘首以待,不住的往九仙阁那边探望,分外着急,人还没跑,心跳已经上来了……

  “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有电话来了——华英的。

  “何...杨...剑......”语气微弱还哆嗦,“我...肚子...痛!“

  “你干嘛了?你在哪?”感觉不对,何杨剑也急了,“为什么肚子痛?!”

  “我吃...了面条,里面加...了我摘的木耳...”声音更加微弱,还夹杂了哀痛声!

  “你这个蠢货,是不是吃了合树上面的木耳?!那有毒!!”何杨剑预感不妙,撒腿往华英住的银河阁跑,对方已经没有回音了。

  路程不长,却也不短,五六百米,何杨剑一口气跑到。气喘嘘嘘,死劲拍门,没有回音。华英的门是自己私人的密码,总卡打不开。何杨剑只能趴望窗户,窗户内扣了!也不奇怪。一咬牙,肘关节猛的撞上玻璃,”哎呦“也顾不得疼痛,敲开小玻璃,何杨剑翻窗而入。“华英!华英!”只见华英躺在床上,脸色煞白,已经昏迷。

  时间如白驹过隙

  清明节后,雨并不多,天气不差,游人如织。来烧烤的人络绎不绝,住宿的客人也三三两两,

  

昨日重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