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有吴莎莎

  日子过的忙碌而充实。白天喧闹闹的烧烤聚会,游人如织;夜晚安静静的临湖品茶,三俩漫步。

  何杨剑两幅画也画好了。

  清明节上午,华英、老板、老板娘都去扫墓,还好游客也不多。

  下午都回来了,游客也多了起来。等开包厢唱K的顾客退场,打扫好卫生,已经是晚上10点多。何杨剑把早准备好的画、蜡烛、山上采的映山红、布置舞台的充气英文字,一齐弄到了湖心岛的草坪上。

  把画按地理位置拼好,自然‘于清’两个字也显现出来,外围点上蜡烛,走成一个‘心’的造型。四周放了杜鹃花,底下摆一行“I love you”的气球。

  华英洗了澡也来到岛上,登上舞台,往草坪上看了看何杨剑的杰作,惺惺然到:“挺浪漫的...”

  “呵呵...有什么用呢?!”何杨剑苦笑。

  “你这些画都画的是哪里?你都到了哪些地方?”华英跳下舞台,逐个的往画上瞧,画的角落里倒是都有字,灯光昏暗,也看不太清。

  “额...看这张,到的是新疆,画的是‘香妃墓’;旁边的是宁夏,画的是银川街景;上边这一横是天山和格尔木;下边的这一勾是拉萨的大昭寺还有这边北京的杨絮纷飞、河南的金色麦田、威海的蓝海风帆、西湖的断桥残雪...”何杨剑一一讲解。

  “西湖?西湖偏东,应该不在这字的轨迹上吧?”华英不解。

  “嗯,是啊,不在。纯粹是因为我们现在听的这首歌——〈清明雨上〉。那段时间人很难过,于清特别喜欢许嵩的歌。我想她了,就从台州跑到西湖,去淋雨,仰着头望天。以前高中的时候,班上组织大家一起来杭州玩,在大巴上我们坐一起,好几次话到嘴边,没有说出口...”

  “那她知道你喜欢她吗?”华英好奇。

  “不知道,或许、可能、不知道吧...”何杨剑垂头丧气,语气颓唐。但又一转念,抛掉负担,眼里放出光彩:“不过,现在她知道了!看,今天有月亮...都过去了,不提了!我们烧篝火吧!”

  “好啊!感恩逝去的人,珍惜现在的人!”华英这妮子的词有时文绉绉的...

  “嗯嗯,我来仙盖山的任务完成了,隔些天我可能就要回浙江了...”何杨剑无端端的抛出一句。

  “呃...嗯嗯。”华英听闻,捡画纸的手一顿。

  俩人堆叠了画纸,把蜡烛扔上去,‘嗡’,一团火熊熊燃起。火光照在两人脸上,各想心事,有时仰头看看天,也没多说话。

  是啊!清明多特殊的日子?!谁没有些话只想或者只能和远方的人说?!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突然谁的肚子一咕噜叫,拉回来两个人的思路。

  “阿姨,你饿了?”何杨剑自然知道是华英的肚子在叫。

  “额...是啊!上午在山上跑了半天,下午到现在才刚忙完,没怎么吃东西...”华英翘嘴皱眉,今天确实能量消耗的多。

  “我去拿鱼竿来钓鱼给你吃!”何杨剑翻身拍屁股去渔火阁拿钓具(今天他刚好住在岛附近,上午还有客人租了鱼竿,所以东西还没放回仓库)。

  没几分钟,何杨剑回来了,带了支甩竿,鱼饵也都一起配了过来。

  挂饵入水,不在话下。许久,浮漂动所未动,何杨剑收线准备重甩。华英来了兴致,开口要竿:“贱贱,让我来试试,这拼人品的事,你估计够呛...”

  “嗯,好吧,你会吗?”何杨剑对华英的技术存疑。

  “小瞧人?看我的!”华英潇洒一挥,落点很好。

  “阿姨,我们这属于偷鱼吧?待会老王师傅过来不麻烦了?...”何杨剑弱弱的问。

  “呵呵,不属于,我有钓鱼券,明天给老板娘一报就好了。”华英挺了挺线,放好鱼竿。

  月光在湖面摇曳,浮漂随微波晃动。猛然!浮漂一沉不见,华英眼尖,拽到鱼竿,扯紧鱼线。发现鱼不小,力气很大,赶忙一张一弛,收放有度。拉锯了几分钟,鱼精疲力尽,被拉上岸。何杨剑把鱼抓住,松了鱼钩,是条石鲩,三四斤重。岛上的工具箱有小刀,何杨剑翻了出来。两人连拽带扯,把鱼处理好,捅进铁签,放入烤鱼夹。刷了油,窝进火里,滋滋的烤!

  “你烤,我再钓一条!”华英把鱼竿豪气一举,随即甩竿。

  “哎呦!”一声惨叫!

  “阿姨,你甩到我了!哎呦...”

  华英手里一遇阻,听到何杨剑惨叫,知道不好,赶紧回头。一看,何杨剑捂着脸,鱼钩挂到他鼻子!华英心里一紧,很担心的近脸查看。“噗嗤!”实在没忍住,华英笑了:两个钩,都先扯到衣服,然后一齐刚好一边挂住一个鼻孔...

  “你还笑?要流血了!...”何杨剑扭曲着脸叫苦不迭。

  “嗯嗯,好,对不起,真不好意思啊!我给你卸勾...”华英瞪大眼睛,上下其手,又是两声惨叫,勾先后卸下。

  何杨剑手捂鼻子,痛的蹲在一旁,看看手上,血到没怎么流,还好挂的不深...

  “没事吧?”华英笑过后很关心。

  “没...事..,你甩竿能不能看看周围?.”何杨剑看看捂着的手上没多少血,拿纸巾擦了下,递给了华英一个幽怨的眼神。

  “呃...那重新下勾再钓个鱼给你吧?!”华英这个主意‘好’!

  “不用,吃了这个睡觉。”冰冷冷的拒绝!

  鱼肉烤到焦黄,撒上盐、辣椒、孜然。何杨剑把鱼往华英眼前一递,“吃!”

  “那我不客气了哈!……你呢?”都咬了一口,才问!

  “我看着你吃...”何杨剑把钩收好。

  “一起吃吧,这鱼不小!”华英把鱼扯了一半给何杨剑。

  “嗯,”也不推辞,何杨剑开始大口朵颐。

  ‘啪’!燃烧的竹子爆裂,不知是哪道火光,窜到了更高。何杨剑看到——华英吃鱼嘴旁有了很多黑灰;肚子坏水一嘀咕,手一摸纸箱里的木炭,朝她额头就是一撇!然后飞跑开,‘哈哈’大笑。

  “好啊!你敢抹黑?!看我不砸你!”华英被捈的脸上一条大黑杠!操起手里的鱼,手也摸了炭,追了过去。

  一时间,两人在岛上东躲西窜,相互追逐,不多久,两人都成了大花脸,彼此嘲弄。

  “华英?!”上岛的竹桥里传来声音,有两三个人,打着手机电筒过来了。

  “你们在这钓了鱼啊!”这是另一个年纪大的男声。

  远的灯下看不清楚,近了华英看清是九仙阁的吴莎莎和另外个女孩还有看鱼称秤的老王师傅。

  “哦,莎莎啊!吃鱼么?王师傅,不好意思啊,我们钓了条鱼,明天给老板娘报账...”鱼肉基本都掉了,华英手里的鱼只剩下骨头,何杨剑的鱼倒还好。

  “哈哈……你们俩个都成这样了!”她们看到华英何杨剑两人到处乌黑、灰不溜秋的样子笑作一团!

  “呵呵...”这俩个嬉闹的人只能憨憨的傻笑。

  “这鱼有多重?”火光的映照下,王师傅胖胖的、油油的、喜庆的脸笑意盈盈。

  “额,不知道,大概三、四斤吧?”华英猜测道。

  “没事,你们把鱼肉吃光,鱼骨占鱼重百分之八,呆会我称下鱼骨有多重就好。”老王师傅毫不在意。

  “呃...王师傅你牛!剑剑,分些鱼给大家吃。”看上去五十多岁,憨憨的农夫形象的王师傅语出惊人!

  “莎莎,你们两个是到夜跑吧?”华英平时也碰到她们跑步。

  “嗯嗯,刚好在桥头碰到王师傅说这边岛上有人偷鱼,原来是你们俩个内贼!这个帅哥是你们新进的员工吧?”吴莎莎嫣然一问,刚好,何杨剑走近,打算递烤鱼给吴莎莎。

  陡然!在火光的映衬下,看到吴莎莎撩起长发的脸,何杨剑心猛的一沉,要伸出的手臂,瞬时僵硬凝固住。

  “这……”

  倒吸一口凉气!

  

有吴莎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