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6章

  回到自己的房间,白诗薇又呆呆地在梳妆台前坐了一会儿。想着昨晚上的事情,脸上仍旧感觉火辣辣的。

  她实在是太害怕了,从前她听过黎宇哲的名声,都说他是F市的商业神话,也说他性情冰冷、铁腕手段。如果放在从前,他对她来说,就是那样遥远、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物。她觉得如果自己站在他面前,她肯定是要仰望、崇拜他的。

  可是她却是要以这样的身份面对着他。

  一种更加赤裸的、亲密的、却不平等的关系与之相处。

  所以她才会害怕至此,怕的不仅是他这个如神祗般冷酷的人物,还有自己作为一个从前备受娇宠的女孩的自尊。

  她一直接受的教育,就是女孩子的感情与身体,是最最珍贵的。不能随便付出被糟践、也不能利用感情与身体去玩弄别的人,更更不能以此去交换利益。一旦底线突破了,那就是一个人格的彻底摧毁。

  但同时她也知道,自己没有选择。

  因为她还有家人啊!

  家人,是足以让她牺牲掉自己的所有,都要拼死守护的。

  所以,一定要守住白家!下次,绝对不能让黎宇哲对自己失望了,毕竟没有谁给钱你救整个集团、给你优渥的生活,还不从你身上图任何东西的。

  她又不是公主,谁会无条件迁就满足你。白诗薇自嘲地想着,在心里也渐渐坚定了答案。

  她走到床头边,按下了墙上的呼叫按钮。

  很快有人接起来。

  “麻烦请小月上来我房间一趟。”她说。

  女仆小月很快就走了进来:“白小姐,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白诗薇走到书桌前坐下,拿起笔在纸上写了起来。

  “杨管家说你以后负责为我收集递送我需要的讯息。”她边写边说道,然后将写好的纸张递给了小月。“以后我需要每天阅读F市商政界的详细新闻、还有国内外的重要新闻。最后这个,白家延辉集团最新进展消息,一定要给我拿来。”

  “是。”小月接过了纸条。

  “还有,跟杨管家说,《TIME》《Vogue》《TheEconomist》和《华尔街日报》,这几样周刊以后准时将最新的一期给我送上来。”她眼睛看着小月,有种坚定与从容。

  “是。”小月的语气越发恭敬。

  白诗薇想了想,最后说道:“再加两本音乐杂志,《Pizzicato》和《MusicLover》。”

  小月快速用笔在纸上做了记录,点了点头。“是!”

  “这些在傍晚之前拿上来给我吧,辛苦了,我先去睡一会儿。”白诗薇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床边疲惫地躺下。

  小月走过去把落地窗纱合上,开了睡眠灯,又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盒精致的熏香点上。

  “我不用熏香的。”白诗薇睁开眼说。

  小月有些犹疑,“这是纯手工野生沉香,味道很清淡,有助睡眠的。杨管家说您睡眠不好,以后睡前都要熏一些。”她顿了顿,“您要保养好容貌和身体,这是最重要的。”

  白诗薇不再拒绝,闭着眼沉沉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已是午后,杨管家询问是否给她上午饭。白诗薇想了想摇摇头,“就弄点下午茶吧,我想在花园里看一看。”

  见到白诗薇终于有心情出来逛逛了,杨管家眼睛里露出了欢喜。很快就在花园里的小桌子上摆上了一应精美的下午茶点。

  白诗薇拿起一块司康沾了果酱来吃,旁边的茶艺师为她递上了一杯斯里兰卡橙黄白毫。

  她喝着茶看见了三两年轻女仆们流连在白蔷薇花丛中,手中挎着藤编小篮子,一边说笑着一边采下了一朵朵蔷薇花放进篮子里。

  “她们这是在做什么呢?”看着这些明媚的笑脸,白诗薇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不由问小月道。

  “这是把蔷薇花采下来,花瓣制成新鲜的精油和香料呢!”小月说。“黎先生很喜欢白蔷薇花的味道。”

  “每天都要制作新的么?”

  “是呀,黎先生过来的时间不定,所以要每天都准备好才行。”

  白诗薇握着茶杯的手顿了顿,然后又从容地喝了一口。“下次我沐浴的花瓣,将玫瑰换成白蔷薇吧。”

  “好的!”小月脆生生答应道:“香薰和精油呢?”

  “不要香薰。以后的发油都用蔷薇花的好了。”白诗薇又想起了昨晚黎宇哲撩着她的长发细细嗅着的场景,忽然觉得此刻的头发上隐隐有一阵被撕磨的感觉。她忙晃了晃头,让这种让人脸红的臆想从自己的脑海中消散。

第006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