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很诱人

恋爱很诱人

忧郁糖

希望大家喜欢这本书,并支持正版阅读!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林清和光荣的骨折了。

  上学期做了个梦,梦见一个很久不见的人,哆哆嗦嗦的醒的特别的早,往落地窗那边一看,太阳都没出来呢。她懵着眼睛裹着被子在床上缓了一段时间,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却发现自己是彻底醒了,没法再闭着眼睡回笼觉。

  于是干脆起床。慢吞吞的洗漱完也不过五点多,对面主卧还静悄悄的闭着门,她踢着拖鞋下去一楼厨房,从冰箱里拎了一罐橘子果酱出来抹面包片。

  “嗷呜”。

  正在她草草填肚子的时候,一只呆头呆脑的柴犬闻声从客厅小跑过来,两只前爪熟稔的搭上她的大腿,伸着舌头哼哧哼哧的冲她喘气。

  “早啊,小九。”她的嗓子还没开,听起来有一点沙哑的质感,“你怎么也醒的这么早?

  “嗷呜”

  被换作小九的柴犬一年傻相,一边用毛茸茸的下巴蹭她的腿,一边仰着鼻子想去闻她手里的面包片。

  林清和按住它的脑袋,从容抬高手:“不行,你不能乱吃东西了,不然我又挨骂了。”

  前几天它不舒服,霍秀兰女士,也就是林清和她妈妈,忧心忡忡的带着它去附近的宠物医院挂号,结果被看诊的医生礼貌的训了一顿:“为了狗狗的健康着想,我建议您还是控制一下它的饮食,以免体重继续增长。”

  简而言之,就是过胖。

  霍秀兰忧心忡忡的回了家,转而把林清和骂了一顿,说除了吃饭时间,不准在乱喂它吃别的东西。

  所以,林清和这会儿是严格遵守母亲大人的命令。

  只苦了一向嘴馋的小九,只能可怜巴巴的望着我吃了,虽然那只干巴巴的面包片,不怎么美味,但它咬咬牙也能吞下去。

  一边逗狗一边吃早餐也花不了多少时间,等林清和把玻璃瓶里的牛奶喝完,天色才刚刚泛出鱼肚白。她简单收拾了一下,把挂在椅背上的帆布包挎到臂弯,然后在玄关处一排长的差不多的黑色运动鞋里面挑了一双有气垫的鞋穿上。

  小九跳了几步,想要跟出去,被她随意的抬了抬脚留在了门内。

  “你乖乖的,今晚回来带你散步。”

  B城近海,原本是个渔村港口,直到改革开放那会儿北划进了沿海开发区,才开始转型专心致志搞第三产业,政府方面高新技术跟旅游两手抓,城市化进程推得飞快,目前在国内算是居于二线。

  林清和生于斯长于斯,从幼儿园道本科辍学,再到现在从事木雕创作,从未长久的离开过这里。

  她工作的地方位于城东一个艺术创业园区,地址离她家不远,地铁坐五个站就到了,不用转线。

  时间太早,几个实习生都还没到,她难得第一个刷指纹进门。谈了一下舌,声控灯应声而起,银白色的灯光瞬间充了空荡荡的一楼,她腌上前门,把蓝牙音响打开,熟门熟路的往里面去了。

  这家工作室名字叫Minus One,创始人是s大美院曾经最具话题性的教授博一。

  薄一年少成名,早年受野兽派的影响很大,风格偏向表现主义,被视为国内油画此方面最高水平,至今他的美术风格换了几圈,渐渐剥离形势,越发的往后现代主义靠拢。

  或许天才总是活的更加随心所欲一些。

  博一并不只专注于画画这一件事,闲来雕雕木头,捏捏陶艺,打打铁,出来的成果也总能受到赞赏。

  作为国内最顶尖的综合性校之一,s大理所当然的向这位年轻的艺术家伸出了橄榄枝,博一怀着培养祖国下一代的美好愿望,交了几年书,也许是名气加持,一路升到教授职称都没太费力气。

  可惜以他的心性,终究是不适合这样的环境。

  “太他妈官僚主义了!”博教授叼着烟的洋洋的评价。

  就在两年前,他忍无可忍,在全体行政大会上踢翻了校长面前的麦克风,有下一句“日你娘的。”随即带着自己两个徒弟离开了s大从城西跑到城东开了这间工作室。

  撇去一起上大学的学生不谈,博一至今只收过两个入门弟子。

  大弟子许浩然油画专业出身,才华逼人。彼时他一路顺风顺水的保了研,也准备再在学校里浪费几年青春,反正当下这个光景,油画系的学生出社会不是卖假画就是沿街乞讨,结果开学没几个月就有人苦心婆心的天天劝他辍学。

  “你一个学画画的,气候未成,怎么甘心安居一偶?这里没有滋养你成长的氛围,长此下去,只会造成你艺术灵魂的短视与浅薄!你一定要走出去,去北方!去南方!去看看文艺复兴的起源,去看看塞尚,去看看马蒂斯,去看看克里姆特,去看看别人的思想与你有什么不同!”

  徐浩然镇定答到:“没钱。”

  博一怒是:“借你!”

  于是徐浩然揣着老师给的卡,悠哉悠哉的背着背囊去了欧洲游历。

  小弟子是学雕塑的,读本二时被卷进学校一单丑闻,机缘巧合之下被博一帮了一把,完事后这人又是苦口婆心的一通嘴炮。

  “你管那些人**什么?别受他们的影响,这种书不念也罢,我给你找个地方专心雕木头去。”

  这个小弟子,就是林清和。

  而这个地方就是Minus One。

  Minus One取自博一的谐音,负一。

  整天工作室建于半山。,前门临街,后面临海,四层楼,博一占的顶楼,徐浩然占了三楼,林清和只能在二楼了,一楼前半部分正做画廊与展厅,其盈利主要用于工作室日常各项运转。后半部分是个干燥储物室,你面对满了各式各样的木材,基本属于林清和自己用。

  这会儿她开了灯,准备把昨天看中的段木搬上去开工。这块木板体积不大,干燥程度正好用作半身人像雕刻很适合。

  她系好工作围裙,托着腮端详着木材的纹路等看得差不多了,才小心翼翼的爬上一边的人字梯,要将木材从铁架上取下。

  结果正在这时,一阵铃声响了起来。

  您清和停下动作,伸手去摸手机。

  高小桃的声音当即大大呼呼的从听筒传出来。:“林清和我跟你说,你现在必须给我起来,别敷衍,有件事情我得立刻跟你说。”

  “醒着了什么事?”林清和按了免提,将手机塞进围裙的兜里,继续去够那块椴木。

  “你绝对猜不到我要说什么!”

  高小桃没问他为什么这么早醒,自顾自兴奋的连声音都往上提了几度。

  “是修哥。”

  “修哥给我们家打电话了,就在刚才他说他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我没听错吧,这地名老长了。”

  高小涛的嗓门实在太大。一连串的感叹号震的林清和高举着的双手一时间没稳住上方的木材。

  木材离开了铁架又在半空失去依托自然直直往下掉,她也不知道是反应过来了,还是没反应过来,居然下意识倾着身子去接。

  这种行为纯粹突发性脑子短路。

  于是“匡当”一声巨响。

  在一个灰蒙蒙没有日光的早晨,林清和就这样连人带梯子摔了下来。

  “左手腕处有轻微骨折,没有移位上甲板固定养两周就好,不用担心。”

  ******的男医生文字彬彬的长得很标志,要放在平时,林清和肯定看得目不转睛,这鼻子。这眼睛这嘴唇。雕出来不知该多有立体感。

  但此时此刻她却是完全提不起兴致。

  下个月底,B城会举行一场大型的青年雕塑展,博一跟其中几位策展人关系不错,给目前默默无闻的她争取了一个参展机会,本来他是打算这几天就开始着手准备新作品,时间留的充足一点,慢工出细活儿,到时候成果出来眼睛能令人满意一些。没想到突然来了这么一招。

  一只手怎么雕木头?

  她平时是左右两只手都能够灵活,这会儿废了一半功力,估计连一开始的打胚都不得劲了。

  其实也不用估计,事实证明她真是连打胚都打不好,这几天握着把圆弧刀坐在木材面前,怎么也下不去手。

  博一绕着肚皮叼着烟走下来跟她一起蹲在圆郭郭的木材面前发呆。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