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段子二(1):非要炸毛吗?伪善教授攻与半瞎学生受,一个不长的小短篇

  戏言:(一眼定攻受哈哈哈哈)

  夏悠哉从来没觉得自己悠哉过......

  虽然叫着这名儿......

  就好比现在,他拿着手里的录取通知书,感觉所有的血液都要冲上脑门了,搞得他整个人都快要爆炸起来!

  数学系?!!!!

  他填的不是历史系吗,怎么变成这天杀的数学系了?

  虽然他心里波涛汹涌的厉害,但是面上还是一片风平浪静的,甚至于别人看起来,他还有闲心拿起茶几上的苹果,静静的削着皮???

  正巧这时候,整个夏家的太后娘娘,也就是夏悠哉的母上大人,从房间里出来拿水果,路过客厅,看见自家儿子正拿着一个苹果安安静静的削着,脸上还挂着一脸的恬淡安然的笑容,看起来真是一副美好的画面啊!

  不过,身为夏家最高掌权者的李春颖女士,她还不明白自家儿子肚子里有几根花花肠子嘛,这小样儿,一看就是又遇上什么事儿了呗!

  拿上一盘草莓,李春颖女士走到夏悠哉旁边坐下:“咋了儿子,有啥事儿和你妈我说说!”

  夏悠哉沉默了,暗暗的瞟了一眼自家老妈,脸上表情纠结了几番,终于低声说道:“也没什么,就是填错了志愿而已......”

  一听这话,李春颖女士顿时放宽心下来,还以为遇到啥事了呢,不就是填错了个志愿嘛!

  说话间,蹭蹭夏悠哉的胳膊,李春颖女士将一个草莓递到夏悠哉嘴边:“说说,填成什么了?”

  她见夏悠哉不吃,又把叉子掉转头,自己吃掉了这颗草莓。

  夏悠哉依旧沉默着,对于自家老妈这神经大条的样子,他早就习惯了......但有时候……还是觉得挺难以消受的......

  “就是......把历史填成了数学......”

  拿起桌上的通知单看了几眼,李春颖女士笑了起来:“我说儿子,你这跨度可有点大啊,历史到了数学了!”

  说完,自己先笑的前仰后合起来。

  夏悠哉一脸的菜色,什么奇葩老妈,没有安慰就算了,还把他当笑料.....

  “晚上等你爸回来,和他说道说道,也让他乐呵乐呵,哈哈哈哈!”

  说着,李春颖女士就径直进房间去了,她的剧都还没有追完呢,可不能给耽误了。

  夏悠哉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拿起通知书看了千百回,还是那个明晃晃的数学系,气一上头,把通知书丢在茶几上,就进了自己房间。

  房间里,手机的铃声响的振聋发聩,夏悠哉顺势接了起来,是陈坤。

  没错,和那位陈坤一模一样的名儿,但是这人,可是千差万别。

  一位美男,与一座铁塔,那肯定是没有可比性的......

  夏悠哉刚一接起来,就传来陈坤那豪爽的大嗓门:“怎么样兄弟,拿到通知书了吧,咱们一起去征战Q大的历史系啊!”

  听着陈坤那兴奋的声音,夏悠哉都感觉自己心尖儿在发堵,话在喉咙里百转千回,终究还是出了口:“兄弟......我可能去不了历史系了,我......填成了数学系......”

  那边,陈坤的声音戛然而止,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他那冷幽幽的语调:“你说什么......”

  “我......”

  夏悠哉一句话都还没说完,陈坤那边就爆发了:“我说油菜花,你逗我玩儿呢?当初是你好说歹说要学这个狗屁历史,现在倒好,你他妈拍拍屁股就走人了?让我这一米八的大男儿一个人去历史灰堆里沉沉浮浮?”

  夏悠哉话都插不上,也是一脸的欲哭无泪,他又不是故意的啊,谁叫那数学就在历史下头啊,一花眼就给勾错了,亏得他还检查了好几遍......

  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他的锅……

  那天他正好没戴眼镜,随便贴了两片隐形就出了门,正好在半道上还给人碰掉了一只……

  要知道,夏悠哉那眼神儿,天生弱视,没了眼镜辅助就跟瞎子没啥区别了。

  在电脑上勾志愿的时候,整个人都快要贴到屏幕上去了,搞得那老师跟看神经病似的看着他……

  谨慎又谨慎的检查了那么多遍,还是看走了眼……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终年打雁,反倒被雁啄了眼?

  陈坤正在气头上,甩完这句话就挂上了电话,夏悠哉看了手机几眼,也把它摔在一旁,在被窝里翻来滚去。

  这天杀的数学系!数学系!

  其实说起来,夏悠哉油菜花这外号,也只有陈坤才知道,同时,也只有陈坤才敢叫。

  毕竟,也不是谁都知道,当年,李春颖女士联通夏悠哉他爸夏建国先生,在他还未出生的时候,都一致性认为这是一个小闺女呢。

  那时候,夫妻俩把什么都准备好了,甚至连名儿都是取好了的,就等孩儿出来了。

  没想到,左盼右盼,生出来的却是个小子!

  那一瞬间,夏悠哉他爸那脸啊,拉的比马脸都长,他的闺女......没了......

  李春颖女士也是,一知道生出来的是个大胖小子,就开始哭起来,她那白白嫩嫩,像洋娃娃一样的闺女......也没了......

  旁边,一直陪着的陈坤他妈,也就是李春颖女士的闺蜜顾溪女士,一看这夫妻俩这样儿,就想给他们几巴掌,干啥呢这是,生了个儿子就跟号丧似的。

  不过,最后他们还是接受了现实,儿子就儿子吧,也总比没有好。

  但是给闺女起的名儿是肯定不能再用了。

  他的尤彩啊……

  夏建国先生又开始失望起来,他那他们家独有的才华盎然的尤彩小宝贝啊......

  对于他们给夏悠哉起这名儿,顾溪女士是相当不满意的,知道这怎么来的吗?

  那时候夏建国先生还沉浸在“失去女儿”的伤感里,一问给孩子取了什么名儿,脑袋直接不转了,脱口而出:“就叫悠哉吧,希望他一生顺顺遂遂的......”

  话说的好听,谁看不出来这名儿是起的是有多随便啊!

  顾溪女士气的直瞪眼,合着就这样啊,没出生时候为了名字费了多大心思啊,这一出来,就这么随便?

  不过,顾溪女士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那时候她家也有一个才三个月的小子呢,忙着回家照顾,也就气呼呼的回去了。

  要知道,夏悠哉一岁以前,还是著名的“女装大佬”呢,李春颖女士想的是,反正都买了,可不能给浪费了,所以夏悠哉小时候,那全是照着小女孩儿给打扮的。

  后来,还是夏悠哉他爷爷,知道那夫妻俩这么对待自己孙儿,胡子都快要气飞起来了,把他们叫回去就是一顿狠批。

  至此,夏悠哉才终于算是过上了“堂堂正正”的男儿生活,说起来就是一把伤心泪......

  后来,陈坤在自家老妈的熏陶下,知道这哥们原来差点就被叫尤彩了啊,尤彩尤彩,真像油菜花~

  从此,每当陈坤不顺心的时候,总油菜花油菜花的叫夏悠哉,夏悠哉也从没反抗过,没办法,谁叫人家知道自己太多事儿了呢。

  夏悠哉和陈坤关系贼好,是那种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的好。

  记得有一阵儿,李春颖女士沉迷于那啥啥剧,就是两个男生恋爱那种......

  成天的在夏悠哉耳边念叨那些,最后,夏悠哉一个不耐烦,直接对他老妈说:“李春颖女士,你再这样,我就把陈坤给你领回家当儿媳妇,到时候你就是她婆婆了,我猜您肯定会很满意的!”

  夏悠哉说的咬牙切齿,却没想到......

  李春颖女士面带怜悯的看了看自己儿子,伸手拍了拍夏悠哉的胳膊,语气低沉:“儿子......我怕到时候我当不了陈坤他婆婆,反倒成了他丈母娘......”

  说完,李春颖女士就走了,留下夏悠哉一个人,无言以对......

  ******

  冷竞有着一副虚伪的面孔......

  当然,这可不是他本人的原话,而是他周围的人通过各种惨痛教训总结出来的,绝对可以说是经验之谈了。

  这其中,首当其冲的表达义愤填膺之情的就是他的小表弟白杨,那可还是一个读初中的小屁孩呢,每次见到冷竞就是一激灵,不由自主的就会打寒颤,颤的就和那风中的杨柳差不多的德行……

  照他的描述来说,对于冷竞的印象就是:我哥每次都笑得跟个不二周助似的,但那心啊,就跟海棠似的,贼黑啊!

  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忘记,他妈把他托付给冷竞照顾的那一晚上发生了什么......

  我想,只要是个人,在温度变化差的跟过山车似的深秋被迫性的在阳台上待了一晚上,那可能就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阴影了,都不能说是冻成狗,那完全就已经是被冻成冰坨子了……

  仔细想想,他也真的是冤,偷溜进书房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把他那小心眼表哥的笔记本给碰掉到地上了,屏幕裂成了七八瓣儿……

  他也是天真,对于这个第一次见面的表哥,看那温柔又和善的暖男样儿,就被迷惑了,还巴巴的跑去和人家坦白......

  谁知人家听完后,一脸温和的笑意:“哦~这样啊~”

  看似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所以他也就放下心了,毕竟,年纪还尚小的他,在自己家里也是众星拱月的存在,家里的人,都从没和他真正急眼过。

  所以,当他正准备又跑去找新奇玩意儿的时候,胳膊蓦然被人抓住了的那一瞬间,他直觉性的眼皮一跳,就感觉要出事。

  果不其然,他那“温柔”的表哥接着轻轻柔柔的说道:“小孩子不乖,可是会被惩罚的哦。”

  说完,冷竞就拖着白杨到了寒风萧瑟的阳台。

  事实上,白杨当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真是懵圈的。

  然后他就看见冷竞接着说道:“你弄坏了我周一上课要用的课件啊,怎么办呢?真是难办啊......要不然,你就在阳台上呆一晚上好了。”

  隔着玻璃,他还是显得那么让人如浴春风……

  然后,歪头又是一脸的笑容:“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和你妈妈说你弄坏我东西的。”

  接着,锁上阳台的门,利落走人。

  冷竞他自己就这样径直进了书房,留下白杨一个人,站在冷风里,静静的思考人生......

  关键是事后,人家还一脸笑眯眯的拍着他的脸说:“小表弟,我们相处的这么愉快,等会你妈妈来,你总会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

  “嗯?”

  冷竞边说着,还轻柔的在他那头毛上不断秃噜着。

  白杨恨不得头皮都不是自己的了,妈的这一身的鸡皮疙瘩,真他妈的恶寒啊......

  其实说起来也是事实,如果要给冷竞分个类的话,他大概就属于“伪善”这一类吧。

  别的不说,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他,看着就像那种学识渊博的学者,气质温和,颇有韩剧男主角那种感觉,绝对是女孩子心中白马王子的不二人选。

  但是,如果你真是他身边亲近的人呢,听到这样的话,那绝对就只有一个大白眼,具体意思是:给你一个眼神你自己体会。

  他很恶劣,是发自骨子里的恶劣。

  明明就没有近视,戴着眼镜也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可亲而已。

  记得冷竞他妈赵秦女士曾经说过:“在我这家里,我惹天惹地都不想去招惹冷竞这尊大佛。”

  话说的是无奈又好笑,但真的是事实,对于此言论,冷竞他爸冷腾先生是无比赞同。

  谁叫他总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干的却净不是“人事儿”。

  

段子二(1):非要炸毛吗?伪善教授攻与半瞎学生受,一个不长的小短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