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天才女

腐天才女

明爱暗恋

支持原创文学,支持正版阅读!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章完结

  她,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小女孩。

  她出生在一个带有中国人特有品质——贫穷的小村。她的父母是60后,但爱子女不分年代。她零到六岁都和平常女孩子一样,并且比同龄小孩聪明,读二年级就可以知道六年级的知识。她的母亲摸着她的头,经常向别人炫耀,信心十足自卖自夸道,这女孩长大后准考某某高校。这贫困的小村可是从来没有人考到过好大学呢!别人也卖力符合,也有人称赞道可以考外国某名牌大学去,但母亲马上翻脸了,说外国有什么好,跟洋人学洋文,忘了祖宗不认人!

  她从小就听母亲的,说什么就做什么。仿佛是她母亲的夙愿凝成的一个小人。她过着母亲的严格生活。每天起床都要拜拜一系列的大佛大尊大菩萨,然后温习功课,必须完成后才可以吃早餐。为了让女儿多点时间学习,母亲不让她锄地晒烈日。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都在学习。娱乐时间是没有了,被母亲按下头在枯燥的书海中拼命潜水,似乎水底就有某某大学录取通知书。母亲要求她还不能与其他成绩不好的同学玩,怕是带坏了不学习的风气给她。这样一来,她就没人玩了,无敌总是寂寞的。

  日子有条不紊地过着,神童的称号一直高挂她头上。但是她一过完13岁生日的晚上,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注定是不能一帆风顺。

  那天她出房间洗漱,她母亲说家里死老鼠了吗?那么臭。于是向邻居借了只猫,放在屋里猫哪里也不去,只是舔了舔她的脚就跑出去了。后来猫死了她母亲赔了一只小鸡给邻居。

  她母亲稀奇,拿她脚闻了闻,差点低血糖晕过去,母亲没读过书没啥文化啊,自以为以形补形有效,于是出巨资给她炖了几次猪脚也不见有效。就打电话给在香港码头工作的父亲想办法,她父亲想了好久,最终给她女儿想了个外号,叫“香港脚”。

  即使方圆二十米都有脚味,可是她的母亲可没有放弃,因为迷信,所以信仰。痴痴地认为是家里的风水出了问题,就请人来看风水,风水师走了几圈她家,最后看着吓到自己的黑狗,说:“这条狗大凶犯煞,在外面惹回来了厄运,杀了这条狗就会好了。”“香港脚”十分不忍心,因为这狗是陪着她长大的,可以说是唯一的倾诉对象。但母亲二话不说,晚上就炖了狗肉,这可是相当于杀半个家产了啊!她母亲邀请各邻居,也没人来吃,都说是吃饱了。

  但是“香港脚”似乎比以前更臭,动一动,整个屋子都是味。怪就怪在,“香港脚”闻不到自己脚的气味。她母亲用生姜,薄荷再加一些醋给她泡脚,然后给她做了几块棉布包住,比原来的脚丫打了好几倍,再踏一对表哥打篮球的球鞋,脚看上去非常大,有好五六寸金莲。味道少了许多,但仍然不经意就会觉得阵阵脚臭。

  母亲不信邪,又千托万求带了俩老母鸡和她找到一个享誉盛名的算命先生给她看八字算命运,据说预言过村几时发灾难,都很灵。

  她母亲虔诚地问:“先生,我女儿面相怎么样啊?”

  算命先生说:“此女骨骼惊奇,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但是,她的眼是半丹凤眼。”

  她母亲焦急问道:“是什么意思?”

  算命先生说:“比喻有一只凤凰飞去天庭取仙丹,这说明她生命前期是风光无比。但是接下来在返回的过程中被守丹人发现了,用神鞭打伤落到凡间跌死了。”

  她母亲吓得魂不守舍,像是自己被宣判了死刑。

  算命先生问小女孩:“你最近遇过什么奇怪的人?他对你做过什么奇怪的事?”

  “香港脚”想了想,说:“前两天在村口,碰见过一老人,是个瞎子。我看她可怜,就给了个苹果他吃,他说我脚丫很漂亮,就吐了两口水在我脚上,一只脚一口。但是回家我就洗开了。”

  算命先生说:“这就是你被仙人打下来了。”

  母亲肯定是老瞎子施了魔给她女儿的脚,眼红神童,见不得她女儿天生聪慧。她问算命先生:“那怎么办,先生有什么解除的方法?”

  算命的捋了捋胡子,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她母亲马上骂嚷着要去找老瞎子算账,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了,鬼影都没有。

  村民王大娘说:“以前老瞎子都在这乞讨,现在不知道怎么的就不见了。”

  村民二狗子说:“我前几天看见老瞎子。他在隔壁村乞讨到了富贵人家,被人打了个半死,可能……应该是被打死了,你看也没谁见过他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系铃人都死了,那铃谁来解?

  “香港脚”的母亲不信邪,问村长借来老母牛,煲老母牛的尿给她女儿泡脚,加上蟾蜍干,牛屎虫,黑猫皮等四四十六味药材,泡够七七四十九分钟,晒足九九八十一天……听说原理是以毒攻毒。

  终于有效果!“香港脚”成功比以前更臭了。方圆两百米都不住人。她母亲哭着向周围的人说,是孩子的善良害死她呀……然后也被迫和“香港脚”分开住,给了她一间坟头边的老宅屋。坚持每天戴着口罩给她送饭菜,还找个好看点的理由,让女儿不受外界打扰,安心读书。

  “香港脚”平时都躲在小屋子里看书,唯一能出去就是院子,但还是空气染黄色,并且光着脚丫在院子里跑来跑去跑过的青草都变褐。她在拿住得安全的很,蛇虫鼠蚁都不敢来。

  不能出去见人也是不能出去学校读书,只能由她母亲带些初一的书给她看。她一看就明白写书人的意思,心想,天下书都是一样吧!她感觉看书没什么意义了,又没有同伴玩,唯一的朋友还被杀了,手机等电子产品家里都没钱买,就算有,也不会买给她。她好累了,好想逃离这个被限制的世界了。

  一天晚上,“香港脚”偷偷摸出去玩,勇气来源于啥都接近不来她,宛如刺猬。她蹑手蹑脚地捧着手电筒,逃出小屋。外面很多凹凸不平的坟地,她踉踉跄跄地向走着。村里人看见她就怕,就好像看到鬼一样,她觉得自己也不怕鬼,因为自己就是鬼。

  她走了好久来到一条河边,她那时那刻很兴奋,以为自己逃离了村子,逃离了她妈妈。她向下望,河水匆匆往下游,比她还急于探索新世界。她慢慢蹲下来,闻着河水的味道。哇,没味的,不过很清凉。

  她放下手电筒在草地上,用双手捧起一碗水,像小猫一样轻轻地喝了一口,水贪婪地流入,唤醒了她麻木的心,在那瞬间她忽然明白了什么……

  第二天,她母亲找不到人,于是顺着干枯的草一路找啊找,找啊找,发现在一条河边消失了。急得她哭了,飞快地跑回去叫人来搜救。村民打渔张驶着小船撑根杆子捞完整条河都没有发现人,打渔张说:“应该是溺没了,都那么久了……”她母亲听了一急眼,晕死在地。

  神童死了,而且不见尸体。全村人考名牌大学的愿望落空了。但人们还是惊叹算命先生的神准。还有就是村里风水师养的一池塘鱼全死了,村里不少人养鱼,他还纳闷别人的怎么不死偏偏死他家的,就向村长投诉说有人投毒。村长不理会,默默把自己刻了很久的《家族荣誉》劈碎,拿了一块垫台脚。

  某个夜晚,算命先生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那个夜晚,有一个脏脏的瞎乞丐在河下游抱起一个死了的女孩,女孩脸上挂着微笑。谁也不会发觉曾经神童住的坟屋多了个坟,坟头还有一个腐烂的苹果。

一章完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